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伦乱之配






唐朝中宗年间,江西抚州,有一户穷等人家,姓花。
花家男主人不幸中年去世了,留下了孤儿寡母,境况十分凄凉。
花氏自从丧夫之后,根据古代封建传统,没有再嫁,而是把儿子抚养成人。
花氏的儿子花国栋,很有志气,在艰苦的生活环境中,发奋读书。
这一年,花国栋正好二十岁。
青春焕发,风华正茂,花氏眼看儿子长得一表人才,又喜又愁。
咦!她有什么好愁的呢?
原来,古代的女子,十五、六岁就要出嫁,古代的男子,十八岁就要成亲了。
花国栋今年廿岁了,依然是名单身汉,怎不叫当母亲的心急呢?
可是,急归急,花氏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原因只有一个字:“穷!”
家裹的经济生活,完全靠花氏给人家洗衣服维持。
洗衣赚来的钱实在少得可怜,维持吃饭问题,已经十分勉强,更谈不上储蓄起来,给儿子作聘金了。
花氏到处向人借钱,可是,大家都知道她根本无力还债,谁也不肯借给她。
怎么办办呢?花氏急得寝食不安。
“国栋是花家的唯一骨肉,如果娶不到妻子,花家就要断后了!”
花氏左思右想,绞尽脑汁:“到底有什么办法,才可以借到钱哩?”
不想还好,越想越困难,借钱是要还的,自己长年洗衣服,根本还不起钱,唯一的希望就寄託住儿子身上,希望他将来能考上个状元,这就有钱还债了。
但是,这毕竟只是个幻想!
眼看花家真的要绝后了!花氏觉得自己对不起死去的丈夫,痛苦万分!
突然间,她想起一个人来!
“有救了!”花氏忍不住叫了起来:“只要找到娟娟,就有救了!她一定肯借!”
娟娟是谁呢?
原来,娟娼和花氏是童年时代的好友,两人曾经结拜过。
到了十五岁的时候,娟娟和花氏这对死党才分手,各自嫁人。
“媳说娟娟嫁到杭州府,夫家还不错,如果我向她借,她一定不会推托的!”
花氏越想越有信心,于是急忙收拾行装赴杭州向女友求助,跟儿子花国栋交代了事情,自己便乘船沿长江而下,直赴杭州,寻找娟娟。
长江流急,只有二天的时间,船便到了杭州。花氏上了岸,也不知道娟娟的地址,幸亏她还记得娟娟的夫家姓叶,是个布商。
“请问,有姓叶的布行吗?”
花氏走在大街上,逢人便打听,也有知道的,便给她指了方向。
到了布行,花氏问一老者:“请问,这是姓叶的布行吗?”
老者答:“是啊!”
花氏再问:“请问老闆在吗?”
老者答:“我就是老闆啊!”
花氏一看这位叶老闆,约六十岁模样,似乎不像是娟娟的丈夫便问道:
“请问,你的夫人是不是叫娟娟?”
叶老闆大笑:“我有三个老婆,可是,偏偏没有一个名叫娟娟。”
花氏不由失望地準备离开,突然又不死心地再问:“请问,杭州城内,还有没有姓叶的布行?”
“没有了,唯有我一家。”
花氏彻底绝望了!
心想:“完了!找不到娟娟,借不到钱,国栋娶不到老婆,我没睑回去了。”
花氏正在心乱如麻之际,只见那个六十多岁的叶老闆突然叫住她。
“且慢,我记得十多年前,杭州城还有另外一家姓叶的布行,后来破产倒闭了,不过我记得他的夫人好像就叫娟娟!”
“真的吗?”花氏喜出望外:“你还记得她的地址吗?”
“好像在城隍庙旁边。”
“谢谢,谢谢。”
花氏一路问路,找到了城隍庙。
果然,庙边一座茅屋,一个女人坐在屋外洗衣服。
“娟娟!”
虽然分别了二十年,娟娟是风采依然。她作梦也没想到在此看见老友。
“梅梅!”
两人紧紧拥抱,流下了喜悦的眼泪。
“梅梅,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花氏抬头一看,娟娟的茅屋又破烂又骯髒,看起来,她也很贫穷。
“唉!别提了!”
于是花氏把自己的来意,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娟娟,然后说:“现在,看到你也是洗衣服为生,我知道你跟我差不多,借钱的事……”
娟娟突然打断花氏:“借钱,我没办法,我现在连买米的钱也没有。”
“我知道,别提了。”
“但是,你想给你儿子娶妻,我倒有办法。”
“可是,我没钱啊!”
“不要你一文钱聘礼!”
花氏目瞪口呆:“不要聘礼?”
娟娟笑着:“我认识一个朋友,人也长得不错,就是年纪大了一些,大约廿七、八岁左右,新近死了丈夫,急欲改嫁,宁愿不要聘金。”
花氏一听,犹豫起来道:“娶一个寡妇,会给人家笑话。”
“傻瓜,这裹是杭州,你把她带到江西,谁晓得她底细?”
花氏一听,有道理,反正自己没钱,能找到个不要钱的儿媳已经十分难得了。
“好吧,什么时候见个面啊?”
“不用见了,夜长梦多,万一来了个有聘金的男人,就把她抢走了。”
“那怎么办?”
“你马上乘今天下午的船回江西,我叫她自己到码头上找你,立刻离开杭州!”
花氏连连点头,赶快回码头订船去了。
到了下午,花氏便焦急不安地站在船头上,等待儿媳妇的到来。果然,不一会儿功夫,只见一个中年女子,施施然走到码头来,低头万福道:
“是花氏吗?我是娟娟叫来的。”
花氏抬头一看,只见这女子浓妆艳抹,十分漂亮,不由大喜。
“快上船了。”花氏扶着这女子上了船。
船家用篙一点,帆船便向江内驶去。
花氏坐在船舱中,仔细打量这女子,觉得十分面熟,一时又想不起在那裹见过。
她又仔细观察,猛然间醒悟过来!
“你就是娟娟!”
艳抹湲妆的娟娟这才抬头笑了起来。
“娟娟,你开什废玩笑嘛,船已经开了,我的儿媳妇不见了!”
“放心吧梅娘,”娟娟一笑:“其实,根本没有那个廿七八岁的小寡妇,是我在骗你的。”
“你骗得我好惨!我儿子的老婆怎么办?”
“你儿子的老婆,就在这裹啊!”
“什么?你……?”
“不错。”娟娟嫣然一笑:“我打算嫁给你儿子。”
“胡闹!你已经卅六岁了!”
“但是我这一打扮,跟廿七、八岁差不多,刚才上船时,你不是也看不出来吗?”
“但是,你怎么可以当我儿媳呢?”
“穷字当头,就不要太计较了,你想想,除了我,任何一个女人肯不要聘金吗?除了我,任何一个女人肯嫁到你们贫穷人家吗?”
花氏一听,不由低头深思:娟娟如此牺牲自己,完全是仗义帮忙,使花家可以有个后代,使儿子可以安心读书。
“娟娟,我真不知如何感激你!”
花氏望看自已这位知己,十分感动。
船逆流而行,几日之后,到了江花氏带着娟娟,来到家中,然后把儿子叫来。
“国栋,你知道娘亲金钱有限,所以这次到杭州,只能替你找到一个大约廿八岁的娘子。”
花国栋是个很孝顺的孩子,当下回答说:“娘亲放心,孩儿有个妻室,已经心满意足,年龄大小,并不是一个重要的事。”
花氏见儿子加此明理,心头一块大石落了地。于是便说:“拣日不加撞日,反正我们一贫加洗,也没钱举行庆典,你们跪下来,叩个头就算成亲了吧!”
于是花国栋和娟娟便跪了下来,拜天拜地,也给花氏一拜。
花氏见昔日的好朋友,如今跪在自己面前,觉得不大好意思了。
拜完之后,夫妻又相拜,便送入洞房。
其实,花氏只有一茅屋,勉强隔了一房一厅。
花国栋夫妻睡了房,花氏只好睡在厅中,中间只用布帘子隔着,任何声响都听得一清二楚,尤其是夜深人静,万簌俱寂,连根针掉地都听得见。
布帘之后,开始时是一片死寂花氏不禁有些担心:娟娟会不会跟国栋行房呢?是不是她觉得帮忙而已,没有必要行房了?这样,岂不糟糕?
花氏正在着急,只听布帘子后传来了“唏唏嗦嗦”的声音。
“嗯,”花氏暗暗点头:“这是二人脱衣服了……”
布帘后,又传来一阵“啧、啧”的声音……
“这是二人在亲嘴呢!是谁先亲谁呢?国栋那么老实,可能还是娟娟主动吧?”
布帘后,亲嘴声越来越响。
“咦,二人倒动了真情了!”
稍后一回,只听床板“吱”的一响……
“嗯,他们上床了。”
床板开始有节奏地“吱呀吱呀”地响了起来……
“不错,国栋还真能干!”
随着床板的响声,又响起了男性粗重的喘息声……
随着这喘息声,又响起了女性低低的呻吟声……
“开始来了……娟娟已经十多年末嚐男人的滋味了,今晚她彷彿处女般呻吟……”
女性的呻吟声越来越响,越来越急促……
床板的响声也越来越刺耳……
男性的喘息声变成了兽性的低吼。
呻吟声转换成低低的叫唤声了!
“娟娟这叫床声充满诱惑,以前他老公一定很享受!”
低低的叫唤声越来越高,越来越尖,变成无法控制的尖叫了!
男性的低吼也变成狂嘶……
然后一切都于死寂,一点声音也没有。
突然,花国栋从布帘后伸出头来,恐惧地说:
“娘子死了!”
《乱伦配》之二
花国栋从布帘后伸出头来,满脸恐惧,浑身哆嗦,向母亲求助。
花氏也吓了一跳,急忙掀开布帘,走入房中。
房中,一对花烛已燃烧殆尽了……
“娘子死了!”
床上,娟娟躺着,一动也不动。
花氏突然一阵心跳。
但见娟娟全身赤裸,仰卧着,洁白的肉体,赤裸裸地呈现在眼前……
虽然是三十多岁的中年妇人,娟娟卸依然散发着女性的魅力……
修长的大腿,毫不在意地分开着,使大腿上端那撮黑毛,也扩大了一些她白白的粉脸,泛起一阵可爱的桃红……
白嫩的胸脯,微微地一起一伏,看到这情景,花氏知道,娟娟决不是死亡,而祇是暂时虚脱而己。
花氏走到床前坐在娟娟身边,轻轻地替娟娟按摸着心口。
果然,没有多久,娟娟呻吟一声,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苏醒过来。
“娟娟,你怎么啦?”
花氏关切地问,娟娟睁大眼睛望着花氏,脸上泛起红晕。
“我昏过去了。”
“昏迷?有病?”
“不,哦是太快活了,因此才昏迷过去。”
“快活也会昏迷?”
花氏有些不信。因为在古代,女人三从四德,在床上都要遵守封建礼节,内然不敢太放肆,花氏结婚十多年,从来也没尝到过性爱的欢愉滋味,每次只是例行公事。
像快活得昏迷这种事,是她无法想像的。
因此,她又抓住娟娟的手。
“我不信,快活还会昏迷?”
“真的,”娟娟两眼闪着光茫,彷彿还在回味道:“你们国栋啊,太能干了!”
“瞎说,国栋是第一次行房,根本没有床上的经验,他怎么能干呢?”
“他天生的,精力无穷,插得我是死去活来,飘飘欲仙,他又能持久,大战一夜,金枪不倒,我却已经洩了三次,实在支特不住了。”
花氏听娟娟这么一说,心中不由暗喜喜,难得儿子和娟娟这么亲熟。
“喂喂,娟娟,我不明白,你也是过来人,结婚也那么久了……”
“是啊,行房七百次,我从来也没昏迷过,想不到今天被个小伙子搞成这样!”
娟娟一边说着,一边坐起身来,穿上衣服。
“好了,梅梅,我该走了。”
花氏大吃一惊:“什么?走?上哪儿去?”
“回杭州去啊。”
花氏又吃一惊:“喂!你不是说跟我儿子成亲吗?”
“是啊,亲已经成了,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好了,该回去了。”
“喂!你没有信用啊!”
“什么没有信用?你又没有下聘金,我只是好心来帮你的忙嘛!”
花氏急得心乱如麻,好不容易帮儿子娶了妻,只有一夜,新娘就要跑了。
“娟娟,你不能走啊!”花氏几乎是哀求,差点跪下来。
儿子与娟娟那么亲热,在行房时那么和谐,梅娘正在因这门亲事而开心。
“要是我现在告诉他,说新娘是义务代工,马上要跑了,他非急出病来不可。”
花氏担心儿子,双目泪汪汪。
娟娟看见梅娘急得这样子,不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调皮地望着花氏道:
“梅梅,你要我不走,除非答应我一个条件。”
花氏一听有救,哪肯放过,马上点头道:“行,莫说一件,一千件都行!”
“我只有一个条件而已。”
“我答应你,什么条件?”
“你嫁给我儿子!”
“什么?”
花氏宅全糊涂了。
“梅梅,我的情形跟你一样,我也有个儿子,名叫叶承祖,今年也是二十岁,也到了成亲的年龄了,可是我家徙四壁,连吃饭都成问题,哪有钱给他作聘金呢?如果你能嫁给承祖……?”
“不行!不行!”花氏脸都红了,连连摇手。
“为甚么不行?”
“我今年卅六岁了,怎么可以嫁给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呢?”
“怎么不行呢?我今年也卅六岁了,不也同样嫁给二十岁的国楝了吗?”
花氏一愕:“对啊,你嫁给我儿子,你就是我的儿媳妇了。我是你的婆婆了,怎么可以又嫁给你儿子,咱们两家不是乱了套了?”
娟娟叹了口气:“梅梅,穷到山穷水尽了,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花氏坐在床边,心中矛盾。
“梅梅,你嫁到我家,远在千里之外的杭州,别人都不认识你,那晓得我们两家的底细?”
“这……。”花氏动摇了。
“我们都是为了儿子着想。你嫁给承祖,可以照顾他,我也放心。同样的,我作为国栋的妻子,也尽心尽力照顾他,你也可以放心。”
“我放心……!”
“咱们两人,互相照顾对方儿子,使他们安心读书,将来参加科举,博取功名,光宗耀祖!”
娟娟这番话,终于打动了花氏。
“而且,”娟娟又调皮地搂着花氏说:“你我都是守了多年寡的人,夜夜空虚,实在需耍找个男人发洩,现在找到一个小伙子,虎猛龙精……!”
“我不听,我不听!”花氏双手掩面,羞得倒在娟娟怀中。
娟娟知道花氏已经答应了,儿子的亲事也解决了,心中也十分高兴。
“好了,亲爱的婆婆,现在请你出房去。”
“为什么?”
“你忘了,今晚是我跟国栋新婚之夜,新郎官现在还在外面等候呢!”
花氏闻言一笑,立刻出房。
“娘亲,她怎么样啦?是不是死了?”
“不是,傻孩子,她已经没事了,快进去吧,新娘子正等着你呢。”
花国栋心花怒放,掀开布帘,又入房去了。
没有多久,房中又传来了男、女的声音……
这声昔充满了性的挑逗……
这声音充满了性的欢愉……
花氏坐在厅中,耳朵听着这淋漓尽致的声音,心中充满了幻想……
她情不自禁幻想着,自己和叶承祖脱光了衣服,在床上的情景……
她的裤子湿了……
三天之后。
花氏把儿子叫到面前,对他说:“孩子,娘亲和你妻子要去长安,娘亲在长安找到个女佣工作,收入颇丰,今后就定居长安工作,不会再回来了。你妻子数天后就会回来的,日后便由她来照顾你的生活。”
母子两洒泪而别!
花氏和娟娟上了一艘开往杭州的船。在船上,娟娟拿出化妆品,精心地替花氏化了妆,花氏本来就长得比娟娟还漂亮,再加上浓妆艳抹、简直是个绝色美人。
“梅梅,你这一打扮,简直像个二十岁的大姑娘,连我见了都心动了!”
“别瞎说!”
花氏嘴上骂着,自己凑到镜前一看,果然是如花似玉,非常高兴。
这边厢,娟娟尽洗铅华,尽量打扮得很老气,以便拉开二人的年龄距离。
船顺流而行,两天时间便到了杭州。
娟娟带着花氏回家,见了儿子,骗他说是媒人介绍的新寡媚娘。
叶承祖一见媚娘貌若天仙,身子不由酥了半边,马上答应了。
娟娟见儿子满意,心中一块大石也落了地,当下便说:“拣日不加撞日,反正咱们也没钱举行婚礼,你们跪下来叩头拜堂吧。”
于是叶承祖和媚娘跪了下来,拜天地,也给娟娟一拜,然后夫妻交拜。
夫妻进入洞房了。
娟娟家也是间大茅屋,同样用布帘隔了个房间,给他们做洞房。
媚娘进入洞房,一颗心“砰砰”直跳……
叶承祖走到她面前,双手捧着她的脸,贪婪地不停摸着……
媚娘不由得微微颤抖……
把一个热烘烘的嘴唇压了下来!
媚娘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文质彬彬的秀才,进了洞房竟然这么狼胎?
她有些害羞,紧闭着嘴唇但是,叶承祖并不着急,他伸出湿漉漉的舌头,轻轻地舐着她的嘴唇花氏感到一股电流从嘴唇传遍全身……
她不由自主的放鬆了,男人的舌头像蛇一样,爬进了她的口腔……
媚娘从来也没这样接吻过,只觉得全耳软棉棉……
男人的舌头撤退了……
媚娘情不自禁,伸出了自己的舌头……
甜蜜的吻,给媚娘带来了无比畅快……
叶承祖口中含着媚娘的舌头,两手并没有闲着……
十指像十条小蛇,游遍媚娘全身……
小蛇爬上高峰……
小蛇钻入溪涧……
媚娘只觉得全身发软、无力……
“亲人……我……我要!”
媚娘毫不羞耻地发出了呼声……
叶承祖十指上下活动,媚娘身上的衣裙像变魔术似地,纷纷坠地……
媚娘的肉体饱满、白嫩,就像少女……
叶承祖再也按捺不住了,把自己的头埋在两肉山之间,肆意地舐着。
湿漉漉的舌头,像一条灵蛇,在山峰之间爬行……
“啊……相公……快来!”
媚娘的十指也疯狂活动着,扯下了叶承祖的裤子……
十指抓住一条大蟒蛇……
“啊……骚娘子……”
叶承祖狂叫着,骑了上去,疯狂冲击……
媚娘两条白腿直翘到天……
积累了十多年的空虚,积累了十多年的性苦闷,现在,得到了十多倍的补偿……
媚娘全身无比酥麻,口中狂呼浪叫……
承祖不理,继续伸出双手,抓住媚娘的两只大奶,尽情的把玩起来。
媚娘的奶头,确似两粒红萄萄,甚迷人、诱人。承祖的两手轻轻捏在她的两粒奶头上,使出了一切挑逗的玩法,使得她上下都尽兴。
只见梅娘的面部,渐渐的变换了好几种颜色,时红时白,时而咬牙切齿,时而微微淡笑,时而乱喊乱叫,时而低声浪哼。
颤动的速度,时快时缓,上下套动的情形,时起时落,而姿势则是时而紧夹双腿急剧摇动,时而鬆弛两腿,动作上竟慢到像是徐步缓行,随着当时的需求,而变换各种不同的角度和情况。
承祖玩得高兴,不时用力捏着乳峰,大家伙则配合着她的动作,一顶一挺的冲击顶撞,慼觉全身舒服,真个是销魂到了入骨。
他越捏越有趣,也越干越刺激,“大东西”和手都份外的活跃。
而梅娘所承受的感觉更适意,颠波的幅度也越剧烈,吐气如急喘,并频频娇啼。
承祖现在可像是狂人赛野马,拚命的往前奔驰若。
梅娘可说是已经兴奋到了极点,她的浪蕩,确已到了骇人听闻的阶层了。
坐在厅上的娟娟也不由笑了:原来媚娘比她还淫蕩。
突然,叶承祖从布帘后后伸出头来,恐惧地说:“娘子死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乱伦配》之三
叶承祖从布帘后伸出头来,满脸恐惧,浑身哆嗦,向母亲求助。
“娘子死了!”
娟娟是过来之人,听了此话,不由会心一笑:
“想不到媚娘平日里那么端庄,上了床居然也如此地放蕩!”
于是,娟娟含笑掀红布帘,走入房中。
房中,一对花烛燃烧殆尽……
床上,媚娘躺着,一动也不动……
娟娟突然一阵心跳。
媚娘全身赤裸,仰卧着,洁白的肉体,散发着中年妇人的魅力……
高耸的胸脯一起一伏,份外诱人……
娟娟情不自禁泛起一股醋意,媚娘虽然跟她同年纪,但身材却比她更好,更白……
她去到床前,坐在媚娘身边,轻轻地用手按摩着她的心口……
按摩没有多久,媚娘呻吟一声,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苏醒过来。
“我的妈呀!”
媚娘双颊起红晕,望着娟娟说道:“我现在才相信,快活也曾昏迷。”
娟娟不由“噗哧”一笑,说:“现在,你要感谢我出的这个主意了吧?”
媚娘调皮一笑:“多谢婆婆。”
娟娟笑着打了她一下:“你才是我婆婆呢!”
“说真的,”媚娘回味无穷地说:“我结婚十多年,那个死鬼老公,上了床就懂得乱插,三两下就完了,我从来不知道,行房原来这么快活。”
娟娟一笑,说:“其实,我们这种配搭最理想,三十多岁的女人,需求正旺,配一个二十岁小伙子,龙精虎猛,正好满足她的需要。同时,我们都是有儿子的人,懂得家务,懂得照顾家庭、丈夫……”
“好了,别啰囌了,娟娟,请你快出去吧!”
“为甚么?”
“今晚是我跟承祖新婚之夜,新郎官现住还在外面等得不耐烦了。”
娟娟一笑:“你啊,才结婚,就重色轻友了。”
娟娟立刻出房。
“娘亲,她死了没有?”
“傻孩子,她已经没事,快进去吧、”
叶承祖心花怒放,掀开布帘,走入房中去。
没有多久房中又传出了床板的摇撼声……
又没多久,传出了叶承祖的低吼声……
又没多久,传出了媚娘的呻吟声……
三天之后。
娟娟把儿子叫到面前:“孩子,娘亲在长安找到了一扮女佣工作,收入颇丰,今后就定居长安,不会再回来了。好在你已成亲,今后就由你的萋子来照顾你的生活。”
于是,叶承祖和媚娘双双跪往地上,给母亲一拜,娟娟洒泪而别。
娟娟又乘船回到江西,回到花国楝身边,两人过起了甜甜蜜蜜的夫妻生活。
在杭州,媚娘和叶承祖也恩恩爱爱,邻居们都称讚地们是一对好夫妻。
两个女人,勤奋劳动,精心照顾丈夫的生活,使丈夫能专心读书。
两位丈夫得到爱情的滋润,得到妻子的照顾和鼓勘,更加发奋读书,成绩大进。
三年之后,花国拣和叶承祖离家赴京参加考试。
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花国楝一举考中榜眼,叶承祖同时考中探花,状元则是南京考生俞华。
喜讯传到江西和杭州二地,娟娟和媚娘不禁又喜又悲。
喜甚么?
自己的儿子金榜题名,自己的丈夫也同样金榜题,从此富贵荣华,享之不尽,又穷又苦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悲甚么?
既然儿子和丈夫高中,欢喜部来不及,还有甚么好悲的呢?
原来,状元、榜眼、探花,称为金殿三甲。考中之后,皇帝在金殿上摆御酒祝贺。
而三甲的夫人同时册封为一品夫人,也要同时出席。
如果娟娟和媚娘同时陪伴丈夫出席御宴,叶承祖和花国拣就会发现,自己的母亲居然成了对方的妻子,他们肯定无法接受。
在古代寡妇再嫁是很丢脸的事,如果被皇帝发现这件事,花、叶二人的榜眼和探花名衔就会被取消,甚至将他们判罪。
同时,花叶二人在报考之时,已径将妻室姓名如实呈报,因此也不能作假,皇帝的御宴,更是一定要参加,不参加便视为欺君犯上,要杀头的。
因此,媚娘和娟娟一边高兴,一边又担心,担心事情暴露,影响耳子前程。
二人商量了半天,也商量不出个解决的办法,不由相对而泣。
她们双双来到长安,跟儿子与丈夫会面,只好老老实实地,把事情的真相跟二个男人说了出来。
花国楝和叶承祖一听,呆了半天。
他们都是很明理的人,知道自己的母亲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儿子而牺牲,同时,他们也都非常喜欢自己的妻子。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一旦暴露,二家人全要坐牢。
这个后果太严重了,因此,花国楝和叶承祖都决定,保持原状,保守这个秘密。
媚娘和娟娟见儿子都能谅解她们,事情得到解决,危险化解了,都十分高兴。
但是,她们没想到:隔墙有耳!
原来,金殿三甲,都住在皇宫内的房间,每人一房,只隔一堵墙。地们在商讨对策时,不知道状元俞华就在隔壁偷听。
俞华虽然中了状元,但却是个小人。他得到这消息,十分高兴。第二天,便偷偷约了花、叶二人出来,向他们勒索一千万两银子,否则便要报告皇上。
花、叶二人大吃一惊,他们刚刚中考,一千万两银子根本拿不出来。
两个人都是读书人,碰到这种事情,束手无策,只好找媚娘和娟娟商量。
媚娘也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吓得大哭。倒是娟娟有魄力,够冷静,遇事不慌,她想出了一个妙计。
于是花、叶二人再次去找俞华,佯称答应他的勒索。
俞华不知道花、叶二家一贫如洗,以为他们真的有辨法筹到钱,优答应宽限三天。
俞华是个单身汉,还没有结婚,因此,他是一个人独居房间。
一这天晚上,俞华正準备就寝,突然传这一阵敲门声,他上前开门。
门外,站着两位打扮得花枝招屐,妖艳非凡的女人,她们便是媚娘和娟娟。
“两位是……?”
“我们是皇上派来服恃状元老爷的。”
俞华一着两个美女,顿时心花怒放,把她们迎入房中。
为甚么俞华这么大意?
原来,他虽然隔墙偷听,却一直没有见过媚娘和娟娟的面孔。同时,他现在住在皇宫中,皇宫的女人都是宫女,不可能有外来的女人。
另外,他也看出两个美女都已三十岁,当然不可能是二十岁的花、叶二人的妻子。
所以,俞华很相信两位美女的话,以为这老皇帝给他的赏赐。
媚娘和娟娟为了迷惑俞华,两人都精心化了妆,浓妆艳抹,真是一肌一容,闭月羞花。
一进了门,两人一左一右,挟住俞华,一阵香气扑入俞华鼻孔中,使他觉得一阵心蕩……
他低头一看,媚娘的胸脯高高翘着,轮廓鲜明,娟娟的衣裳也很薄,隐隐看得见白晰晰的肉体……
他体内的慾火马上燃烧起来……
媚娘故意把身子依偎着俞华,把一对又大又软的乳房去挤着俞华的身子,使他浑身舒畅……
娟娟也不示弱,一双又白又柔软的手悄悄伸了过来,在俞华的屁股上摸着……
俞华的呼吸立刻急速起来,血液的流通也加快了
还没走到床边,地已径忍不住了……
这个白面书生,一手抓住媚娘高耸的乳房,另一手搂着娟娟的腰,在她的粉脸上一吻……
“状元爷,别这样嘛……。”
两个美女楣笑着,躲躲闪闪,挑逗着俞华。
俞华一辈子也没碰到女人,在情场上是个生手。
现在踫到这两个中年女人,根本无法抵抗。
说话之间,两个女人已经走到床前,风情万种地躺了下来……
俞华两颗眼珠畿乎掉下来……
原来,雨个美女都下穿底裤,只是外面罩着件大花裙,当她们把大褪高高翘之时,裙子便滑落下来,露出那雪白的大腿……
四条大腿,摆着一个撩人姿态……
俞华浑身颤抖着,全身温度不断提高……
他跪在床上,把头伸到床上。四条白嫩的大腿温柔地夹着她的头……
俞华伸出嘴唇,贪婪地吻着……
他伸出湿润的舌头,慌狂地舐着嫩白的大腿……
疯狂、刺激,前所未有的快感……
四条白藕般的手臂把他抓住,向床内倒下去……
俞华倒在两具柔软的肉体中间媚娘的小手伸入地的衣襟,抚摸着他的胸……
娟娟的小手伸入他的内裤,抚摸着他隆起的硬体,俞华从来没想到这两个宫女,居然这么风骚,心中深深庆幸自己当上状元,才可以享受到皇上赐予的这种特殊的恩典。
四条白嫩的手臂,上下活动着,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将俞华全身衣服剥光了……
俞华彷彿自己当上皇帝了,飘飘欲仙,艳福无边……
两个美女又用手,又用口,又用腿,又用身体,前
后夹政,上下摩擦……
俞华忍不住,发出了快活的呻吟……
娟娟两片嫣缸的樱桃红唇,灵巧地在俞华的小腹上活动着……
“啊……住下……再生下……
俞华疯狂地叫着,同时用双手,把娟娟的头拼命住下压去……
娟娟的头继纸住下溜去,她张开嘴巴,轻轻地含住了俞华的硬体……
“啊……太妙了……快……用舌头舐……!”
俞华只觉得全骨毛孔都浸满了无法形容的畅快,他疯狂叫着……
媚娘也没闲着,她双手抱着俞华的头,亲热地吻……
娟娟的口技一流,舌头更是灵活,又含又舐……
俞华的硬体加粗、加硬……
就在这时,,娟娟的上下齿狠很用力一咬……
“啊!……”俞华正要惨叫,媚娘用一个大忱头捂住地……
然后,媚娘和娟娟悄悄溜出房门。
突然身后传来呼声,痛得惨叫的俞华冲出房门,大叫:“救命!”
宫中太监听到叫声,赶来支援,看见新科状元赤身露体,下部血淋淋,不由大吃一惊。
“是谁干的?”
“是两个宫女。”
俞华因伤势太重,流血过多,当夜就死了。
皇帝见有人谋杀状元,大为震惊,下令盘问所有宫女,当然,永远查不出真相来。
由于俞华已死,花国楝昇为状元,叶承祖昇为榜眼,他们出席了乡宴,各自带着自己的娇妻,到外地当上大官。
不过,花叶二家从此也再没有来往。
- 终 -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