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公车小说

飞机洗手间里的缠绵

他二十二岁,大学本科在读生,往返学校与家坐汽车或动车就可以,不需要飞机。</p><p>  第一次坐飞机,就坐上了国际航班,他微感兴奋。而这种兴奋很快随着机翼的上升而逐渐消失。</p><p>  机身颤抖了下,他嚓的一声解开了眼罩。</p><p>  拉开小帘子,看了看玻璃窗外,外面除了云还是云,没有想象中的蚂蚁似的建筑,因此也就没有任何刺激可言,由于行前送别大餐吃得过多,在飞机上作呕了一番,此刻醒来也分不清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p><p>  他没有戴腕表,因为不喜欢,嫌麻烦,习惯了手机上看时间。从口袋里掏出沉睡许久的新手机——一部红色外壳智能安卓系统的HTC,那本是送给前女友徐沧游的礼物,可伤感的是,就在出国的前两天,他们选择了分手。</p><p>  那天晚上,天下着雨,似乎早已为这悲情分手剧情铺垫了气氛。学校的情人湖泛起了涟漪,零零散散的恋人相依而行。在大学谈恋爱,看上去是件轻松的事情,可有时候会让人刻骨铭心。因为一个人的初恋,都是抹不去的一段记忆。</p><p>  在一棵见证了他们两年多恋情的樟树下,奕炫气喘吁吁的看着沧游,电话里的急事将他拉到了这里。这颗樟树枝叶密茂,晴天的时候可以听见鸟儿在里面歌唱,落叶随着风吹到了情人湖里,似一扁舟,悠然的顺水而流。</p><p>  一对恋人从他们身旁经过,女孩撅着嘴抱怨男孩不会撑伞,于是男孩侧过身子,更紧的抱住了女孩的腰。女孩的嘴边浮现一丝笑容,甜甜的靠在了男孩的胸前。</p><p>  “我们还是分手吧。”还没从眼前的甜蜜景象中缓过神来,沧游的话如同一根重重的棒子将他打回了“镇定”。他诧异的望着沧游的眼睛,那双正在流泪望向别处的眼睛。</p><p>  “奕炫,我爱你,但是我不得不放手。如果让你选择是留下来陪我还是出国,那就是任性不懂事。我不要任性不懂事,你说过最讨厌的就是我的任性不懂事。”她的语速越来越快,突然又慢了下来,“现在你可以解脱了,你的前途。。。。。。更重要,所以我不得不面对现实。”</p><p>  她哽咽着抹了抹眼角继续说,“分手也许是最好的路。”</p><p>  奕炫没有为她擦干泪水,一个动作也没做,只是愣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风夹着雨水呼呼的吹过来,打湿了他的脸。</p><p>  沧游狠下心,将手中的雨伞收了,任雨水和着泪水折磨自己,期待奕炫能够怜惜一下。如果他能安慰她一下,自己的心也许就会改变。可是静默了一分钟,奕炫还是一个动作也没做。</p><p>  颤抖的声音再次响起,搀和了几分愤怒:“看来你是真的不爱我,我现在这么冷,你居然一动不动像是在看戏!慧霞说的对,你肯定是。。。。。。不爱我了!”沧游的内心挣扎着,你倒是说爱我啊!</p><p>  我?我不是不爱你。奕炫在心里为自己辩解,却死扛着自尊说不出来。突然他张口了,依旧是面无表情:“如果要断,还是早点断的好。”</p><p>  沧游本以为奕炫会挽留几分,最后却收到了这么一句无情无义的话,她大哭起来:“好。。。。。。好。。。。。。我等不起,作为女人,我真的等不起。做你的出国梦去吧!”</p><p>  她将伞重重的扔向奕炫,捂着嘴,皱着眉头跑了出去。奕炫轻轻的叫了声沧游,但是她的背影已经渐行渐远,他想追,可是所谓的自尊再次降服了他,愣愣的站在雨里,任雨水淋湿短袖。。。。。。</p><p>  “先生,为你提供酒水,请问您需要点什么?”空姐望着有点泪花的奕炫问道。</p><p>  “噢,随便吧。”奕炫回过神来,心里还在为当初的不作为感到后悔,为什么当时不挽留她,为什么!</p><p>  “有苹果汁、橙汁、红酒。。。。”空姐的声音响起。</p><p>  “红酒。”奕炫喊道,将一肚子的郁闷都喊了出去。</p><p>  一个人的旅行真是有点孤单寂寞,记忆里的那些不堪回首的片段越是不想浮现,就越来扰乱你的视线,脑海中潜藏的美好时光像幻灯片播放,充斥着整个神经。</p><p>  解脱,我需要解脱。Kim说过,这个航班上会有一个女孩和我同行,都怪自己没仔细问,这么大的机舱,怎样才能遇见她?</p><p>  他拿起了耳机,调了个频道,贝多芬的《月光》如一股清泉,悠悠的荡进了心底。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他很快就又进入了梦乡。</p><p>  当他醒来的时候,时间显示凌晨3点,机舱的光线很微弱,大家似乎都进入了睡眠。他感觉膀胱有点膨胀,便小心翼翼的起身,往洗手间走去。</p><p>  飞机上共有两个洗手间,附近帘子内的里间此刻变得很安静。奕炫正准备开门解决,却隐约听见对面的那个洗手间内传来了一些声音。他的耳朵向来很灵敏,能捕捉到细微的声音,就像狗的鼻子一样。</p><p>  洗手间里,亚洲女人袒露的肩像一块美玉,橘黄色的吊带滑到了手肘上,臀部随着机翼的上下微调而微调着,修长的腿架在了男人的腰上。她紧紧的搂着男人的颈部,生怕从飞机上坠落下去,身子越发觉得烫了起来,哼哼声也越来越大。</p><p>  这种直冲云霄、一日千里的感觉足以令门外的奕炫浮想联翩。他仿佛感受到沧游缠绵细语的抱住他的身子,那团嫩肉坚挺着,散发出诱人的栗子味,舌头软而有弹性,刚嚼完的薄荷味还存留着,就像美妙的音符跳跃在他的每一块肌肉上。</p><p>  里间的女人控制不住自己了,竟忘情的流下了泪水。镜子上残留着她古奇香水味的手印,男人的汗水滴在了她胸口的那颗痣上,顺着深深的乳沟,缓缓滚进了肚脐里。</p><p>  “Snow,你怎么流泪了?”男子睁开陶醉的双眼关心的问。</p><p>  女人破涕为笑:“没有,我是太幸福了。是你让我体验到了天空上的翱翔,我终于可以放手了,JP,你等我从那个混蛋家里把孩子带走,我们就去法国。”</p><p>  JP点了点头。</p><p>  奕炫猛地收了偷听的耳朵,蹑手蹑脚的急忙躲到洗手间内,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令人不安。随后,开启水龙头,抽了N张面巾纸,仔细清理自己的私人战场。心想,飞机上灵感来的真快。</p><p>  飞机还在顺着航线表演着。</p><p>  继续回到座位,他睡不着,感叹起自己和沧游牵牵手,聊聊天——那种柏拉图的爱情是如此的脆弱。邻座女孩的轻微呼噜声如此恼人,他戴上耳机,掏出笔记本温习着出国留学注意事项。</p><p>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将要降落。”十几个小时的身体折磨终于结束了,他将笔记本放至包中,然后等待着放飞的那一刻。</p><p>  都说翱翔天空的滋味是不错的,看来也是一道围城,进去坐个十几个小时连腰都坐疼了。他伸了个懒腰,再次向窗外望去,只见一道道绿田就像方格子,整个城市如同模型,凸显出一个字——绿来。这种绿意仿佛触手可及,他作了一个抓的动作,心中呼喊着,到了,到了!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