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少妇小说

从心开始

天空灰蒙蒙的,下着淅沥沥的雨滴,车窗上的挡风玻璃渐渐浮现出一层雾气。

  裴宇凡伸手打开车上的空调,看着温暖的气流将那层白雾迅速吹开,转头对妻子袁丽斯温柔的说:「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袁丽斯从裹得严严实实的风衣里伸出头,透了口气,明亮的双眼透过车窗凝视了一会远处,并没有回答裴宇凡的问题:「天气这么凉,不知道咱妈知不知道给甜甜多穿几件衣服。」

  「今天出门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一下天气预报,知道今天要降温,已经提前给爸妈带了几件甜甜穿的厚衣服,应该不会有问题,倒是你……」裴宇凡顿了顿语气,伸出一只手握了握袁丽斯冰凉的指尖,「还是这么怕冷,别冻坏了。」袁丽斯从小体质就不是特别好,手和脚经常会冰凉。感受到从丈夫手心里传来的温度,袁丽斯淡然的脸上露出一丝温暖的笑容:「我还好,这不是有你呢么。」随着两人说话的功夫,车内的气温随着空调的打开逐渐升高起来。两人结婚多年,心里有什么话有时并不需要说出来便已经知道。袁丽斯打开音乐,一阵悦耳的旋律响起,是两个人都很爱听的歌,阿黛尔的《some one like you》

  「Never 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Don't forget me, I beg, I remember you said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当歌曲的副歌部分响起,裴宇凡和袁丽斯不自觉的跟随音乐哼唱起来,白色汉兰达内荡漾起温馨的气氛。

  裴宇凡今年37岁,正是年富力强,大有作为的时候,现在是一家电子产品公司华北区的经理。妻子袁丽斯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只比裴宇凡小1个多月,现在在一所中学当外语教师,当年上学时也是天之骄女,不仅学习成绩出众还是英语系的系花。裴宇凡学习普通,样貌也不是特别出众,但还是鼓起勇气用尽浑身解数穷追不舍的对袁丽斯展开爱情攻势,终于,也是在这样一个阴雨天,他拿着一把吉他在袁丽斯的寝室楼下弹唱了一首《情非得已》,还没唱完,袁丽斯就出现在寝室的楼梯口为他撑起了一把雨伞,从此以后,校园里便多出了一对情侣,一时传为佳话,裴宇凡也为此招来无数单身男子的羡慕嫉妒恨。

  进入城区,路况开始复杂起来,裴宇凡收起思绪,注意力放在开车上。女儿甜甜今年10岁,已经上四年级了,每个周末夫妻二人都会把女儿送到居住在市郊奶奶家,然后再开车回家享受一下难得的二人世界。当汽车驶近小区已经快要中午,袁丽斯进屋便忙活做饭,裴宇凡打开电脑浏览了一下关于公司内部的一些邮件。不一会妻子便从后面走来催促:「宇凡,放假就别忙活工作了,我炒了几个菜看看可不可口?」

  裴宇凡回头看见妻子因为刚做晚饭而有些微微发红的脸颊,美艳不可方物,忙起身双手搂着袁丽斯的纤腰,轻轻吻了一下妻子的嘴唇。「讨厌!」慌忙逃进厨房盛菜去了。袁丽斯性格内敛,以前一心扑在学习和工作上,对其他人几乎不苟言笑,朋友也少得可怜,也只有面对自己的丈夫时才能敞开心扉说笑一下。对于裴宇凡的调情手段最多也只会说一句「讨厌」,不过那欲拒还迎的语气却令裴宇凡乐此不疲。

  裴宇凡坐到饭桌前看见桌上放着一只砂锅,忍着热浪揭开盖子,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那是妻子最拿手的番茄牛腩汤,砂锅内牛肉酥烂,番茄完全融化在汤水里成了一片暖暖的红色,汤汁上还细心的撒了一点翠绿色香菜叶,不禁让人食指大动。裴宇凡拿起一副汤匙,舀出一勺汤,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吹,呲溜一声喝进嘴里咂摸了几下,露出一副满足的表情。袁丽斯端着刚出锅的醋溜白菜走到饭厅正好看见丈夫偷吃的样子,美目一瞪,说道:「急什么急?赶快去洗手再来吃。」中午这顿饭吃得裴宇凡舒爽无比,接连让妻子盛了两碗米饭,一锅汤喝得见底才挺着肚子停下来。袁丽斯因为怕胖要保持体形,只吃了一点就放下碗筷,微笑看着丈夫大口吃喝,仿佛比自己吃饭还要高兴。只是眉宇之间却仿佛有些忧愁与紧张的情绪。

  「吃饱了!」裴宇凡满意的拍了拍肚子,「咱们跟老余两口子约的3点钟见面,还能午休一会,怎么样?有什么问题么?」袁丽斯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默默的起身将饭桌上的碗筷收拾了一番。裴宇凡看着沉默的妻子,想要再说些什么可始终没说出口,咂摸两下嘴之后就去看电视了。

  上岛咖啡厅里,一位女大学生优雅的弹着钢琴曲,余化龙和沈婷各点了一杯咖啡坐在座位上正在等人,余化龙拿着手机正看着当日的篮球比赛新闻打发无聊的等人时光,沈婷却十分兴奋缠着余化龙说个不停。「老公~ 哎,你别老玩手机了行不行,跟我说说你的那个同学裴宇凡长什么样子,帅不帅?」沈婷见余化龙正聚精会神的看手机,对自己的言语并没听到,一把就将他的手机抢了过来,娇嗔道,「跟你说话呢,成天就知道看手机,你快说说裴宇凡性格怎么样?好说话么?」余化龙有些无奈的看看这个比自己小了十几岁的妻子,整理了一下头绪神秘的跟沈婷说:「这个裴宇凡呐,别看他长的普通,也不爱说话,但是当年上学时可是个风光无比的人物。硬是把当年英语系的系花追到了手,按现在的话说就是搞了一个大新闻,让全校的男生最少有一半都对他恨之入骨。上学时我俩在一个寝室,关系不错,刚毕业不久两个人就结婚了。那时候我们还有些联系,只是后来都忙于工作,现在联系少了一些。现在听说已经是一个什么公司的总经理了,哦,对了,去年咱们结婚的时候老裴他们两口子也来参加婚礼,只是当时太忙,你可能没注意到,如果见了面也许就能想起来了。」余化龙说完只见沈婷听的聚精会神,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就知道沈婷的小心思,微微笑了一下说道,「看你那花痴的样子,真是服了你了,好吧,跟你说,老裴按现在来看也算是个帅哥,这下满足你的好奇心了吧?」看到小妻子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余化龙温柔的在沈婷的鼻子上刮了一下。沈婷皱了皱鼻子,又心满意足的蜷缩在座位上喝起咖啡来。

  余化龙和裴宇凡是大学同学,关系非常不错。毕业后并没有到处求职找工作,而是开了一家建筑材料的店铺,曾经结果一次婚,夫妻两人感情也不错,但是前妻在一次坐飞机去南方进货的时候飞机失事去世了。余化龙一度非常痛苦和自责,从此便一心一意的扑在生意上,近几年国内的房价飞涨,但是也没有阻止得了国人买房的热情,建筑材料行业也跟着沾了光,余化龙的生意越做越大,可是却绝口不提再婚的事情。现在的妻子沈婷只有25岁,这个小了他12岁的女孩却出人意料的打开了他尘封已久的情感大门,很快两个人就结婚了。沈婷虽然年轻爱玩,但是仍然能收起心帮着余化龙操持家业。

  同时两个人还共同保有一个小秘密,那就是他们两人在网上加入了一个换妻俱乐部的QQ群,而且还是这个这个群的管理员。俱乐部不定期每月会举行一到两次的活动,当然内容就是换妻了。余化龙没想到沈婷居然比自己还早接受了这个想法,虽然开始的时候心理有些别扭,但是余化龙发现自己和妻子的感情不仅没出现什么问题,而且两人的感情和夫妻生活更加和谐了。

  过年一次同学聚会的时候,裴宇凡不停的表扬余化龙老当益壮,娶了一个小妻子。余化龙得意之余在酒后不经意的跟老同学裴宇凡透露出自己的这个秘密,顿时把裴宇凡惊得目瞪口呆,余化龙说完之后也有些后悔,再三告诫裴宇凡不能对其他人说出这件事。裴宇凡当然不会和别人说,但是经常会打电话让余化龙给他说说其中的一些艳遇,这种私密话题也只是两个老熟人之间的秘密。直到有一天,裴宇凡居然和他说也想带着袁丽斯加入这个俱乐部。余化龙听到后一改往日嬉皮笑脸的样子,很严肃的和老同学叮嘱,一定要考虑清楚才能加入,否则真的影响夫妻之间的感情,那罪过可就大了。直到反复确认后才把裴宇凡拉入了换妻俱乐部的QQ群。

  裴宇凡和袁丽斯结婚多年,所有人都说两个人非常般配。但是鞋子穿的舒不舒服只有自己的脚知道。虽然两个人还是非常恩爱,但是在床上却早已没有从前的激情了。当年袁丽斯刚怀孕的时候,因为怕伤害到肚子里的小宝宝,两个人将近一年没有夫妻生活,等孩子出生之后两人起早贪黑的照顾女儿甜甜,每天累的倒头便睡,也没有精力去想那方面的事情。等到甜甜长大一些,工作的压力让裴宇凡焦头烂额。每天陪客户吃饭应酬,经常半夜才回家。仔细算来这7、8年两个人的性生活加起来用两只手也数得出来。直到裴宇凡无意中得知老同学余化龙居然有这么一个俱乐部,有一次两人打电话聊这个话题的时候被妻子袁丽斯听到后大发雷霆,两人为此吵了一架。但过后,裴宇凡明显感觉到袁丽斯的心里也产生了一些变化。又试探着和她说了一些换妻方面的话题后,发现只要一涉及到此类敏感的话题,妻子的身体就会变得特别敏感,兴奋。最后终于说服了她一起加入了余化龙的这个俱乐部。

  为了帮助打消裴宇凡和袁丽斯二人对于换妻的紧张情绪和排斥心理,余化龙计划先举行一个小型的私人换妻活动,只有他和裴宇凡两个家庭参加。今天便是约定的时间,余化龙和小妻子沈婷早早的就先来到约定地点。

  沈婷正缠着让余化龙再给他说一些关于他们上大学时候的故事,余化龙用眼角的余光看见咖啡厅里走进一对男女,男的穿了一件黑色立领休闲服,米色裤子和棕色的皮鞋,给人一股低调成功人士的感觉。女的也给人一种典雅端庄的印象,一头浅栗色的波浪长发,身穿淡蓝色的风衣,脚底蹬着一双皮靴,气质不凡。余化龙定睛一看,正是裴宇凡袁丽斯夫妇二人,立刻站起来朝二人招手:「老裴,这里!」裴宇凡看到余化龙后领着袁丽斯快步走到座位处,笑道:「来的可够早的啊,今天店里的生意不用打理了么?」

  余化龙哈哈一笑:「我那点门面可入不了裴经理的法眼,店里卖货的那两个小丫头挺机灵,我也不用像从前那样什么事都跟着操心了。」说完拉起沈婷向裴宇凡夫妇介绍了一下,「婷婷,这两位就是我一直跟你说的裴宇凡和袁丽斯,怎么样?算得上郎才女貌,佳偶天成吧。」

  「裴哥,袁姐,你们好。」沈婷眨着漂亮的大眼睛,笑眯眯的朝两人问了声好。

  袁丽斯一向腼腆,面对这么热情和青春靓丽的少女显然不太习惯,俏脸一红,抿嘴笑了一下,朝沈婷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裴宇凡从前虽然也不太爱说话,但是经过多年的历练早已学会初次见面如何与人交往,朝沈婷笑着说:「你好,我和老余相识多年,咱们也不见外了,不用叫的那么客气,直接说名字就行。如果真论起来的话我和丽斯还要叫你嫂子呢。」

  四人说笑一番后,叫来服务员又点了两杯饮品和一些零食。裴宇凡和袁丽斯跟余化龙早就很熟悉了,聊天的时候自然很随意。沈婷的性格也属于自来熟,很快就和袁丽斯熟络起来,聊起一些女性感兴趣的一些话题。裴余二人则天南地北,上到国际形势,下到衣食住行,说的不亦乐乎。余化龙一直都是活跃分子,话题不断,说起话来风趣幽默,逗得众人不时哈哈大笑。甚至一度让几人忘记了一开始来的目的,天色开始昏暗的时候。余化龙看了看手表,对众人说:「咱们聊的够久了,是不是该进行下一个项目了?」

  「好啊好啊,我的咖啡都凉了。在这儿一直坐着也没什么意思,咱们走吧。」沈婷立刻响应起来。

  裴宇凡和袁丽斯却沉默了下来,两人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虽然刚才聊天的时候表面上谈笑自若,但心里却总在紧绷着一根弦,刻意回避来时的目的。只是,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余化龙盯着面前的夫妻二人,这个决定并不好做,还是要两人自己想通才行。

  裴宇凡从兜里拿出一支香烟,刚要点着,猛然发现这里是禁止吸烟的场所。深吸了口气,仿佛下定什么决心似的,猛地咬牙说道:「好吧,就这么定了!」起身穿上外衣走出了咖啡厅。沈婷脸上喜色连连,一双大眼睛斜了斜余化龙,跟着裴宇凡跑了出去。

  袁丽斯泪水在眼里不住打转,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茫然的坐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余化龙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说道:「呃……如果说没准备好的话我们可以把这次的活动立即终止,这种事是强迫不来的,以前也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走吧!」袁丽斯用纸巾擦了擦眼角,打断了余化龙的说话。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看见仍然愣在那里的余化龙又说了一遍,「走吧!我已经想好了。」「裴哥,过了这个红绿灯后下一个路口右转就到了。」沈婷坐在副驾驶上为裴宇凡指路,余化龙两口子提前就在一个酒店预定了两个房间。裴宇凡在门童的指引下把车停到了指定位置后,沈婷很自然的挽住了裴宇凡的胳膊朝酒店门口走去。沈婷这一路上嘴就没停,此刻依然雀跃着跟裴宇凡说话,「裴哥,你和老余真是同学?为什么你这么年轻,你看看老余脸上都出现很多褶子了。」裴宇凡从来没与妻子之外的异性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有些不太习惯,动作十分僵硬,看着青春靓丽的沈婷,听着她不停的说这说那,沈婷说话速度非常快,让他根本插不上嘴,也只能时不时的报以微笑以示自己听到了她说的是什么。

  沈婷从挎包里找出房卡,看了一下房间号「1608」。是16楼的一个房间,位置不是最高层但也足够僻静了。找到了酒店房间后,沈婷欢呼一声跳起来重重的砸在圆形的大床上,媚眼如丝的看着裴宇凡:「怎么了?在车上就像个木头人一样,我就那么没有吸引力么?」裴宇凡赧赧的笑了一下说道:「我只是有些不太习惯,2个小时前我们还不认识呢,这么快就发展到这一步……」沈婷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温柔的为裴宇凡揭开衣服扣子,娇声说道:「你真是个好男人,从前做游戏的时候那些男人都是急不可耐的直接就进入正题了。我先去洗个澡,你在这好好等着啊。」

  浴室里传来阵阵水流声音,裴宇凡茫然的按着电视遥控器,虽然一开始很期待这场换妻游戏,但是在咖啡店离开时看到妻子袁丽斯纠结的表情,心里却产生了一种愧疚与负罪感,不知道袁丽斯和余化龙他俩现在在做什么,妻子那美丽动人的肉体也许此刻正在被余化龙那个牲口侵犯着。裴宇凡越想心里越是焦急,以至于沈婷穿着浴袍走到自己身边都浑然不觉。以至于当沈婷的一双柔荑轻柔的搭在裴宇凡肩膀上的时候,裴宇凡吓了一跳。「对不起没有注意到你已经洗完了。」沈婷早已猜出裴宇凡心里在想什么,笑道:「裴哥,是不是在担心嫂子啊?」「没,没有。」

  「担心是正常的,所以我才说你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嘛,不过你放心吧,我们这个俱乐部还是有自己的规则的,那就是不能用强,双方一定要心甘情愿才行,你就不要担心他们了,老余一定会照顾好嫂子的。」说完,沈婷解开浴袍的系带,露出一对浑圆的乳房贴在裴宇凡的脸上,柔声说道「去洗澡吧,我等着你。」「哦,好。」脸颊传来柔软的触感使裴宇凡头脑中一片空白,在沈婷的一番开导和勾引下呼吸也急促起来,脱下外衣和裤子进入了浴室。男人洗澡要比女人节省很多时间,当裴宇凡赤裸身体走出浴室的时候,看见沈婷躺在床上盖着被子正在玩手机并没有看见自己出来。「妈的!干了!」裴宇凡暗下决心,深呼吸了几口气,又自嘲的笑了一下后走到床边,钻进了被子里。裴宇凡发现被子内的沈婷早已经把浴袍脱掉,只剩下光滑娇嫩的躯体,裴宇凡从背后伸手环抱住沈婷,双手扣住胸前的乳房来回揉捏,沈婷放下手机,鼻子里传出重重的喘息声。过了一会,沈婷转过身来,玉手轻轻的抚摸裴宇凡的脸颊,望着裴宇凡的双眼,神情柔声道:「哥哥,你长的好帅。」同时探头吻住裴宇凡的嘴唇,两人的舌头彼此互相交缠,津液在二人的口中来回交换,沈婷不堪刺激口中不断的吟哦着。

  良久,沈婷翻身伏在裴宇凡身上,床上的被子在两人的纠缠中早已不知去向,裴宇凡身上的浴袍也早就脱落。沈婷伸出香舌不断在裴宇凡的脸颊和脖子上舔舐,渐渐的又向下开始亲吻,来回拨弄裴宇凡胸部的乳头。从前裴宇凡和妻子做爱都是规规矩矩,袁丽斯从来没有向此刻沈婷这样主动出击过,乳头上传来的阵阵快感令他闭起眼睛不停「嘶,嘶」的吸着凉气享受着舒爽的快感。裴宇凡虽然看不到沈婷的动作,但是能感觉到她的躯体越来越向自己的身体下面移动,忽然口中「啊」的一声,裴宇凡感觉到自己的肉棒被沈婷的舌头舔了一下,强烈的快感使他情不自禁的叫了一下。沈婷见裴宇凡反应如此强烈,又调皮的用小手在裴宇凡火热的鸡巴上来回撸了几下,只见紫红色的龟头处慢慢的渗出一些透明的液体。

  沈婷便用舌尖将这些液体卷到嘴里,只反复几次,沈婷就感觉到手中的肉棒又变得大了一些,睾丸更是不断的颤抖。她知道不能在刺激裴宇凡了,不然一定会提前缴枪。

  裴宇凡此时正处在将要射精的边缘,被这个小自己12岁的小姑娘用这么成熟的手法所挑逗让裴宇凡难以自控。但忽然所有的刺激都停止下来,睁眼一看原来沈婷又钻进裴宇凡的怀中,吃吃的笑起来问:「哥哥,舒服吗?」「没想到你这么会弄,刚才差点射出来。」裴宇凡激动的连手都不知道放在哪,只是毫无规律的来回抚摸沈婷的娇躯。过了一会,沈婷见裴宇凡又平复了一些,说道:「裴哥,你别动了,我来伺候你吧。」翻身坐到裴宇凡的身上,身体像蛇一样来回的扭动着,一对乳房在裴宇凡的眼前晃来晃去,令他头晕目眩。裴宇凡身下的肉棒不自觉的又挺立起来,感受到男人身体的变化,沈婷稍稍抬起屁股,用手扶住挺立的肉棒对准自己的阴道慢慢的坐了下去。当肉棒进入自己身体的一刹那,两人都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慢慢的摇晃起来。当身体适应了肉棒的尺寸后,沈婷动作逐渐变大,像是在做跷跷板一样上下活动起来,裴宇凡躺在床上,双手扶着沈婷的细腰,配合着她的动作频率不断耸动,两人的结合处不断发出肉体碰撞的响声,终于裴宇凡承受不住那越来越强烈的快感,虎吼一声,将滚烫的精液射进沈婷的体内。沈婷被阴精一烫,身体也不自觉的颤抖着,从嗓子里发出阵阵哀鸣,最后无力的软倒在裴宇凡的身上。

  1610房间里,余化龙和袁丽斯两人坐在沙发上相对无话。两人之前也算是认识,毕竟余化龙和裴宇凡是同学,来往过几次。但是袁丽斯性格比较冷淡,最多就是礼节性的和余化龙说过几次话。余化龙虽然从小就是活跃分子,擅长交际,但是在上大学时就一直对身为系花的袁丽斯有种特别的感觉,在她的面前却也不敢造次,怕惊扰了佳人,余化龙坐在那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有什么话题可以缓解一下当前的气氛。

  裴宇凡和袁丽斯最近几年似乎一直都没有什么夫妻生活,尤其是有了孩子以后两人忙的够呛,每天累得倒头就睡。等孩子慢慢长大了,裴宇凡的工作也正处于上升期,经常有酒局需要应酬,每次都要后半夜才回家。刚开始袁丽斯发现裴宇凡居然偷偷关注一个换妻俱乐部的QQ群时非常愤怒,但那一天丈夫似乎特别兴奋,很少见的主动央求和她做了一次。她也是一个有着正常生理需要的女人,心里居然隐约接受了裴宇凡的这个想法,为了能够增加两个人的情感,不知怎的就鬼使神差的同意了裴宇凡提出的换妻意见。只是真到了这一步,袁丽斯的心里还是非常紧张,尤其是面对一个熟人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两人尴尬中,隔壁隐约传来一阵女人若有若无的呻吟声,那应该是沈婷正在忘我的叫喊着。袁丽斯眼圈一红,又差点流出眼泪,心里却也接受了丈夫正在和别的女人上床的事实。余化龙见状识趣的递过一张纸巾。袁丽斯红着眼睛接过纸巾,幽幽的看了看余化龙说了声:「谢谢。」余化龙却顾左右而言他:「丽斯,他……他们似乎已经开始了。其实我们这个俱乐部的活动是有自己的规定的,双方一定要心甘情愿。其实你也不必勉强自己,我还是希望你和老裴两个人的生活幸福的,不要因为这件事而让你们两个产生隔阂。」袁丽斯的性格比较要强,属于外柔内刚型,既然决定了一件事必然不会轻易改变。尤其是听到丈夫和沈婷激烈的做爱声,咬着牙下定了决心。想到这,一丝红晕浮现在袁丽斯的俏脸上,用手整理了一下额前的刘海,故作平静的和余化龙说:「既然这样,我们也开始吧。」

  「你真的想好了?」

  「当然。」

  余化龙也不客气,总不能在女人面前失了面子。起身走到袁丽斯面前,伸手抚摸了一下袁丽斯头上的栗色波浪长发,暧昧的说道:「既然这样,我们还是去床上聊聊比较好。」

  袁丽斯顺从的起身,脱下风衣随手一扔跟随余化龙坐在床上。余化龙用手挑起袁丽斯的下巴揉捏了几下,紧接着就将女人的红唇含在自己的口中。尽管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第一次和其他男人接触令袁丽斯异常紧张,当余化龙的舌头伸进自己口中来回搅动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可是很快便迷失在这羞耻的快感当中。袁丽斯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立领毛衣,显得胸部特别饱满,余化龙在亲吻的同时腾出一只手隔着衣服将袁丽斯的乳房握在掌中来回摩挲。因为怕袁丽斯第一次接触换妻活动,心里产生抵触感,余化龙并没有使用什么过分的动作,只用了一些温柔的调情手段,可是这依然是袁丽斯所无法抵挡的。当二人唇分的时候,袁丽斯的骨头早已像是融化了一样无力的倒在床上,不住娇喘。看着当年的系花被自己逗弄得如此娇媚,余化龙心中充满了成就感,他轻柔的为袁丽斯脱去衣服和裤子,袁丽斯虽然害羞得想要阻止一下,但不知怎地身体提不起丝毫力气去反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像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大白羊一样随意摆弄。当看到袁丽斯洁白的裸体时,余化龙禁不住吹了一下口哨,笑道:「丽斯,准备好了吗?」

  袁丽斯此刻哪说的出话,只是稍微眨两下眼睛,表示已经准备好了。此情此景,余化龙脱光衣裤,露出怒挺的肉棒,跪在袁丽斯的两腿之间,发现袁丽斯粉红的阴唇里早已泥泞不堪。将鸡蛋一样的龟头对准那迷人的洞口慢慢的挤了进去。

  袁丽斯双目紧闭,却能感觉到下体被插入一根巨大的物体,那东西要比裴宇凡的大了一圈不止,充实感令她不自觉的将嘴巴张到最大却叫不出声音,只能大口的吸气来适应巨物的入侵。余化龙并没有给袁丽斯太多时间去适应自己肉棒的尺寸,只是觉得女人的阴道十分狭窄,自己的肉棒被挤压的非常舒服。「怎么样?我的鸡巴是不是插的很爽?」说完还示威一般的来回抽动两下,袁丽斯舒爽的额头上青筋暴露,紧接着,余化龙又稍作调整,扛起一条洁白修长的玉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便开始大力的抽查起来。

  袁丽斯从前和丈夫在一起时两人都是非常规规矩矩的正常体位,做爱的过程也没有太多技巧,做爱过程也十分无趣,没有什么互动,更别提说一些肉麻的情话了。但余化龙明显是个中老手,不仅肉棒硕大能够直通深处,令袁丽斯美得直翻白眼,同时抽插得频率也非常有技巧,时而大开大合时而慢慢研磨,总能刺激到袁丽斯的灵魂深处。从未叫床过的她这一刻总觉得胸中似乎闷口气,不叫出来就不能把这口气释放出来,可是一想到自己发出这种声音那可真的需要找个地洞钻进去了。为了不让自己发出羞耻的呻吟声,袁丽斯赶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唇,但是没想到这一切都被余化龙看在眼里,用低沉十分具有诱惑力的声音说:「想叫就叫出来吧,没人会笑话你,只有这样才能做的更投入。」袁丽斯不住的摇头,一头长发摇晃的凌乱不堪表示着抗议,但是羞耻的呻吟声却不受控制的从鼻腔和喉咙深处发出。当余化龙将袁丽斯捂着嘴唇的手拉开放到她自己阴蒂上的时候,由于口腔没有了阻碍物,袁丽斯立刻发出阵阵销魂的呻吟「啊!哦,不要……不要这样,啊,我快……不行了,哦,哦,太深了,啊!

  啊!啊!」袁丽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说出这么淫荡的声音,羞得她真想立刻停止下来,但是身下那根该死的肉棒冲击的越来越快,让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终于,在袁丽斯伸长脖子发出一声垂死般的哀嚎之后,两条腿筛糠一样的不住抖动,被这个丈夫的好朋友带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高潮。

  余化龙看着美人那迷人的肉体,大力的抽插了几下才噗噗的射出数发浓浓的精液,袁丽斯高潮后已经变成一滩烂泥毫无反应,只是无力的哼哼了几声,然后被余化龙搂在怀中慢慢的回味高潮后的余韵。

  裴宇凡抚摸着沈婷青春富有活力的躯体和齐耳短发,发出感叹:「婷婷,没想到你的技术这么好,我比你大了十多岁真是白活了。」沈婷笑道:「裴哥你也不必说这样的话,做爱需要全身心的投入才能获得最高的快乐,我看从前你和嫂子两个人在床上一定是心里没有完全放开。女人欲望需要感受到男人的爱意和耐心才能被调动起来的。」裴宇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看来这方面我还真需要学习一下才行。」沈婷一下来了兴致,从裴宇凡的怀中挣脱出来,用一只手扶着头饶有兴趣的说:「哈,现在不就是非常好的学习时间么,我来教你如何激发女人的欲望。首先要知道女人的一些敏感部位。来,首先亲吻我的耳垂和下颌。」裴宇凡听到沈婷的话语,一步一步的照做,将沈婷的耳垂含在口中用舌头仔细的搅动,时不时的用舌尖伸进耳洞中舔一下。

  「嗯,啊,非常好,就是这个感觉,嗯,不需要太用力,哥哥你弄的我好舒服。哦,然后慢慢的向下亲吻我的脖子和锁骨。哎~ 对,就是这里。裴哥你要记住,这几个地方可都是女人非常敏感的地方。」沈婷似乎完全投入到教师的身份当中,十分负责的向裴宇凡讲解起来。

  「接下来就是乳头和肚脐,婷婷现在需要哥哥的口水,哦,下面就可以……啊……可以自由发挥了,啊……随意亲吻我哪里都行。」在沈婷耐心的引导下,裴宇凡几乎吻遍沈婷的全身,沈婷似乎也进入了状态,抓起裴宇凡的手,含住一根手指嘬在口中,连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变调了。裴宇凡看着沈婷迷离的双眼,这个年轻的女孩被自己努力的挑起情欲,身下的肉棒不知不觉的再次挺立起来。感受到男人身体的变化,沈婷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屁股撅的老高来回晃动,粉嫩的阴道口一张一合的展现在裴宇凡面前,娇声说:「哥哥,现在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操婷婷。」

  裴宇凡也被这淫靡的气氛感染,脑袋像是突然开窍了,喝道:「婷婷,看哥哥的肉棒如何操你!」说完,两手扶住沈婷的屁股,龟头对准阴道口狠狠的刺了进去。

  「啊!哥哥你操的我……啊……好舒服,婷婷就喜欢让哥哥操。啊……这……这叫后入式,也叫狗交,嗯,在用力些……婷婷喜……喜欢这个姿势被操。

  啊……以前老余这么操我的时候……哦……还逼着让我学狗叫呢。啊!好刺激!

  哥哥你好棒!」

  「是么?那你就是小母狗咯?来,母狗,给哥哥叫两声。」裴宇凡干的十分来劲,每一下都用尽全力,肉棒尽数没入沈婷的体内。

  「汪汪汪!汪汪汪!婷婷母狗叫的好听吗?」

  「汪汪……哦……汪汪汪!」袁丽斯和沈婷只有一墙之隔,此时她被摆成和沈婷相同的姿势正在接受余化龙猛烈的操干。袁丽斯的皮肤保养的不错,非常细腻,只是因为生过孩子,所以不像年轻人那样紧致,但也增加了些许成熟女人的魅力。余化龙跪在她的身后,小腹用力的撞击着白嫩的屁股,在袁丽斯的屁股上激起阵阵涟漪。操干的同时还不停说着下流的话:「母狗!你看你现在的姿势就是一条挨操的母狗!快叫两声!」

  按照袁丽斯本来的性格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举动,可是今天在余化龙丰富的调情手段挑逗之后,不仅摆出从前无法想象的姿势,就连心里也彻底臣服在余化龙的淫威之下,听到余化龙那下流得令人羞耻的脏话,心中没有丝毫抵触,口中竟毫无意识十分配合的学起狗叫来。余化龙哈哈大笑,一边猛烈的抽插一边用手掌大力的拍打袁丽斯的美臀。

  两个房间,一墙之隔,呻吟声,狗叫声,啪啪声此起彼伏,四个人同时演奏了一首奇特的合奏曲。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