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人妻小说

【英格尔的手札-夏夜篇】【作者:浮云半日】【完】


  作者的话:
  小弟是新人,趁着风月新开站,也尝试写了一篇幼文,因为是处女作,写的不好的地方,还请各位不吝指教。
  ***********************************「嘻嘻~哥哥,晓秋又…又噗滋了一下」晓秋轻轻的笑着,伸手拨开垂下的浏海。
  「哈哈哈,这已经是今天的第几回啦!」我笑着说道。
  晓秋酡红的脸颊浮现可爱的小酒窝,长长的睫毛巍巍颤动,那双漂亮的大眼迷蒙的看着我,眼角闪耀泪光,闷热的空气随着晓秋的汗水,散发出一股少女独有的体香。
  晓秋跨坐在我身上,两双小小的膝盖跪在褟褟米,娇小的她犹如人偶,从蓝白条纹连身裙延伸出来的,白皙细长的手脚,滑嫩的肌肤如白瓷一般毫无瑕疵,那是只有她这个年纪的少女才能拥有的。
  双腿间原本狭小的粉红色细缝被撑开至极限,柔软湿热的膣道紧紧的缠绕住我的分身,随着晓秋的呼吸声,膣道内肉褶缓慢的收缩着,止不住的爱液混杂着鲜血,从交合处沿着无法全部进入的分身泊泊的流下。
  「明明今天是第一次做爱,你就完全不痛了,很有潜质喔!」我说出赞赏的话,右手在她的头上摸着给予奖励。
  「嗯呼~」害羞的晓秋低下头,不敢正视我。
  那副娇羞的模样,让我血脉喷张,原本硬挺的分身又再胀大几分,忍不住心中的欲火,我扶着晓秋,让她缓缓躺下,晓秋漂亮的黑色长发犹如扇子,散开铺在褟褟米上。
  深怕弄痛我身下这副娇小的身躯,我轻柔的动作着,将晓秋的大腿架起在手臂上,双手撑住地板,原本停住活动的分身,又再度开始缓慢的抽插。
  「噫…唔啊啊…嗯……啊」美妙的呻吟声不停的从晓秋的小嘴里宣泄而出,充分表达出这副身躯的敏感度。
  「呜…哈啊啊…舒服的感觉出来了…啊…」晓秋眯着眼睛说道,泪水盈满眼眶,从眼角滴落在褟褟米。
  顺着晓秋平坦的小腹,我的右手慢慢往上移动,升高的体温随着晓秋滑嫩的肌肤传达到我的掌心,手指停在粉红色的尖端,轻柔的揉捏,小小的乳头兴奋的挺立起来。
  虽然是还未真正开始发育的平坦胸部,却还是可以感受到那充满弹性的小小隆起,让人很想要用嘴巴尝尝看滋味如何,可惜晓秋的身躯实在是太娇小了,即使我低下头去,却连她的脸颊也亲吻不到。
  这股悔恨,就让我在其它地方弥补吧,抽插的速度渐渐加快,如法忍受的快感冲击着晓秋,让她不自觉的紧紧抓着我。
  「跟哥哥的动作一起…呜啊…传过来很多……哈…这…这就是勇气吗?」晓秋敏感的身体,开始浮现出淡淡的粉红色,喘息声越来越大。
  「是啊…给软弱的晓秋送很多的勇气过去呦…」我左手手臂撑在褟褟米,将身体的重量随着分身的抽插压在晓秋身上,晓秋的大腿随着本能环着我,明明是窄小的膣道,我却贪心的想要将分身完全送入,分身的前端不停的打在那柔软有弹性的膣道尽头。
  「哥哥…晓秋会努力的……噫啊…我再也不会害怕什么怪物…因为我…我从哥哥这里…得到许多勇气……啊呜…」晓秋的口齿模糊的说道。
  「这一点勇气还不够喔,还要再射一次才足够。」我加重冲击的力道。
  「啊!!」随着我分身的撞击,晓秋惊叫。
  或许是感到害羞,晓秋咬着衣服,努力不让声音泄漏出来,紧闭着双眼,眉头紧紧的皱着,想要忍耐住那不停冲击她的快感,只能发出「嗯呜呜…」的闷声,但是这动作却让我更加兴奋,下身抽差的速度不停的加快,让彼此间的交合处发出「噗滋噗滋」的响声。
  忽然间,晓秋的身体弓起,全身发热不停抽搐,窄小的膣道涌出大量爱液,彷佛要勒断我的分身般强烈收缩,原本紧咬着衣服的小嘴松开,发出「啊啊啊啊~」的叫声,小手紧抓着我。
  我忍受不住,累积已久的欲望一口气宣泄而出,大量浓稠的白浊涌向那美妙的花园,窄小的膣道无法容纳,从交合处喷溅溢出。
  「哈呼呼呼……」晓秋失神的喘着气,眼泪和口水都流出来。
  「啊…出了一身汗,应该没关系吧…」我的分身还放在晓秋的膣道,享受柔软的肉褶一阵一阵收缩的余韵。
  「呜…嗯…等会,我想要喝麦茶……」晓秋瘫软着身躯,微弱的说着。
  “今天,我终于把妹妹的处女夺走了,一切的起因,都是从昨晚开始……”
  ************
  现在正是炙热的夏天,夜晚酷热难熬,陪着我的只有一台老旧的电风扇以及窗外的虫鸣声。
  虽然现在是暑假,我却为了专题在奋斗着,桌上满是许多资料的文件,我必须要将这些东西完全理解并消化掉,并且做出整里,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会让人脑袋打结的工作。
  「唔…真的是累死人了」我用力的伸了懒腰,打了哈欠,脖子跟肩膀因为长时间的阅读而酸痛着。
  「嗯,已经一点了吗。」我看着桌上的电子时钟说道。
  不知不觉已经这么晚了,毕竟现在是假期,还是不要让自己太过疲倦,我想,今晚大概就看到这里好了,剩下的明天再继续。
  我开始收拾桌上的文件,并且将今天的进度贴上卷标,此时,身后却传来了开门声。
  「嗯?」我疑惑的转动着椅子往后看。
  推开拉门的,是我今年才刚满八岁的妹妹,晓秋,此时的她,正泪眼汪汪的看着我,娇小的身躯微微发抖。
  「呜…哥哥……」晓秋哭泣着跑向我,双手紧紧环住我的脖子。
  「发生什么事了吗?都这么晚了,你怎么……」我疑惑的看着她问道。
  晓秋穿着粉红色的上下两件式草莓睡衣,在睡裤上,两腿之间,颜色不太一样,还微微的冒着热气,我一闻到味道就知道是什么事了。
  「房…房间里有怪物,我不敢去上厕所,所…所以…呜呜~嘶…呜呜~」晓秋抽抽噎噎的说道,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却也越哭越大声。
  怪物?
  真是的,大概又是晚上的深夜节目。
  夏天的晚上最常播送这类的怪谈节目,大概是因为一想到夏天,就会让人想到试胆大会之类的东西,我小时候也有类似的经验,虽然害怕,却又忍不住好奇心,偷偷跑去观看,结果晚上不敢上厕所而尿在裤子上,隔天当然是被骂的很惨呢。
  现在想起来也真的是会让人难以启齿的童年回忆,哈哈哈,不过现在不是笑的时候,得赶快处理眼前的事情。
  不过不管怎么说,晓秋也太胆小了,她早应该是脱离尿床年纪的时候了吧。
  「真是的,你也已经三年级了,要成熟点啦。」我跪在地上,将晓秋的睡裤连同内裤一起脱下。
  「呜…对不起…」晓秋抽噎的说道,她的左手扶着我,右手撩起衣服。
  我沿着晓秋玲珑的腰围往下看,两腿之间的耻丘洁白无毛,小小隆起的形状犹如水煮蛋一般,有着饱满圆润的曲线,粉红色的隙缝就在中间。
  「睡裤我明天会偷偷帮你洗掉的啦,你只要换掉内裤就可以了。」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上的卫生纸对折。
  晓秋乖乖的点头。
  我温柔并且仔细的沿着那粉红色的裂缝擦拭,由上而下,连接近菊穴的后方也很仔细的清理。
  「哥…我觉得…好痒喔…」晓秋两手抓着衣服说道。
  「要是不好好擦干净的话,可是会长痱子的喔,连皱折的地方也要认真的掰开……」我拿着新的卫生纸,用大拇指轻轻的掰开那可爱的裂缝,绉折内有着漂亮的粉红色,手指慢慢深入擦拭,深藏在细缝顶端的柔嫩蓓蕾,我用指尖轻轻的摩擦。
  「被子明天也要晒干啊,你今晚就睡我这吧。」我若无其事的说道,手上的动作人持续着,晓秋没有答话,只是红着脸颊微微的喘息着……让晓秋换上新的内裤之后,她就一溜烟的钻进我的被子里,躺在我为她准备好的枕头上,将薄薄的被子盖住自己,只露出一双还残留着泪光的眼睛看着我。
  「我要关灯啰!」我说道。
  「呜…嗯。」
  喀喳一声,我将天花板的电灯开关拉下,在那一瞬间,我原本平静的脸,立刻冷汗直流。
  虽然我装的很冷静,其实我很喜欢妹妹,无法克制的对着对这个才只有八岁的妹妹产生欲望。
  其实…其实我刚刚…我刚刚,真的好想好想好想用舌头舔干净啊啊啊啊啊!!!!
  好想好想真的好想,想到血泪都快要从眼睛里喷出来,你知道我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成功克制住内心的欲望吗?
  内心的天使跟恶魔彼此交战了好几百回,恶魔希望我直接用舌头舔,天使则抵抗恶魔,告诉我第一次接触用手指会比较好。
  现在是怎样!!难道没有正面思考一点的天使吗?
  内心交战许久,我却要把持住自己的面孔,努力将自己禽兽的一面压下来,最后终于靠理智才稍微能够清醒一点,事实上,我根本就记不太清楚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我应该没有说出什么诡异的话吧?
  有吗?没有吧,告诉我,我刚才应该没有吧!!!
  可是,现在却又陷入这种状况……
  朝思暮想的妹妹就躺在自己的身旁,各种思绪不停的在脑中不停的盘旋,彼此交错,邪恶的欲望蠢蠢欲动,心跳加快,心跳声也越来越大,真想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啊啊!!
  看着身旁的晓秋,我的手不自觉的伸了过去……「哥哥!」晓秋突然投向我的怀中。
  我吓了一大跳,伸出去的手甚至都还没碰到她,晓秋却自己靠了过来,我只能僵硬的手搂在晓秋的肩上,至少也是达到了目的。
  怀里的晓秋啜泣着,我安慰她说道「怎…怎么了,你还是会害怕吗?」「没事了,有哥哥在不用怕。」
  啊啊,晓秋头发的香味传了过来,洗发精的味道实在是太有杀伤力,我…我不行了,已经忍不住了……
  我低下头,吻向晓秋,一时反应不过来的晓秋,我毫不费力就轻易攻占她的小嘴,舌头深入,在她滑嫩的口腔中肆意侵略。
  离开了她的小嘴,彼此之间还连着一丝唾液,晓秋莫名的看着我。
  「哥哥…?」
  这声叫唤,让我原本被欲望压制住的理性,又再度从意识中浮现出来,我立刻就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好事,反射动作的起身,赶紧对目前的状况做出最好的弥补。
  「啊啊…不…不是啦,刚刚的那是…呃…那是…其实那是…法术啦!」「法术?」
  「呃…对,是可以让恐惧消失的法术啦,对,所以刚刚才会……」「那么,再继续做吧。」
  我还没理解发生什么事情时,一个柔软的东西就贴着我的嘴唇,晓秋环住我的脖子,扑上来亲吻着我,小小的舌头伸出来,舔弄着我的舌头。
  “好柔软!!”这是我当下的反应。
  在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回应时,晓秋的嘴唇就离开了我。
  「怎…怎么样?害怕什么的应该都消失了吧。」我赶紧暗示的说道。
  「嘻嘻,真的耶。」晓秋红着脸,摸着自己的嘴唇,高兴的对我说道。
  结果,再度躺回床铺里的晓秋,很快就睡着了,幸好,她还是个小孩子,所以才能这么快就安心下来,也才能够相信我那漏洞百出的理由……可是,现在又换我睡不着了,发生过刚才那样刺激的事情之后,睡意什么的早就不知道跑哪去,眼前有着安祥睡容的,是我只穿着一条内裤的妹妹,她规律的呼吸,就吹在我的脖子上。
  啊啊……勃起到极限的分身……好痛……
  ************
  到了隔天,我将晓秋尿湿的床铺晒在我的窗口,夏天强烈的阳光直射,应该很快就会干。
  「太好了,爸爸妈妈都没有发现就去上班了呢。」晓秋高兴的看着窗外。
  「啊啊…是啊。」坐在旁边的我打了一个大哈欠,揉了揉眼睛,想让自己有精神一点。
  「哥哥你好像很累,是复习功课太累了吗?」攀在窗口栏杆的晓秋,转头问道。
  其实不是复习功课啦,而是做专题,而且也不是因为做专题太累,是我昨天晚上根本紧张的睡不着,当然,这种理由也不可能说出来。
  「啊…嗯…是稍微有一点累。」
  温暖的天气,以及在电风扇的吹拂,忍不住倦意的我,眼皮渐渐沉重,就这样靠着墙壁,慢慢进入梦乡。
  我感受到了柔软的东西贴在我的嘴唇上,某个湿滑的东西不停的游移着,啊…是作梦了吧,大概是昨晚的关系,所以才会做了被晓秋亲吻的梦。
  可是有一点不太对劲,这感觉也太真实了一点吧,我猛然睁开眼睛,却看到晓秋的脸无比的贴近我,应该说,她正在亲我。
  离开我的嘴唇,晓秋舔着自己的嘴角,调皮的对我笑着,看到我睁开眼睛,她说道「啊!哥哥你醒了吗?」
  「呀…阿呀…你你你在干什么啊……」我紧张的有一点结巴。
  「为了今天晚上一个人也没事,所以趁现在多弄一点勇气啊,是你跟我说的法术啊,嘻嘻,感觉有一点难为情呢。」
  晓秋害羞看着我,脸颊变的红起来,可爱度比平时增加了五十百分比,糟糕,我晚上压抑住的欲望又开始……停不住了……
  「是…是吗?那么要多弄一些勇气才行喔。」
  似乎是不知道我的意思,晓秋歪着头疑惑的看着我。
  我一把掀起晓秋的蓝白条纹连身裙,扶着她的背,让她仰躺下来,「哎?什么?哥哥?」晓秋不知所措的问着。
  「这…这也是法术啦。」我伸出舌头朝着晓秋柔软的胸部舔去。
  「对胆小的你来说,是需要很多的勇气吧!?」摸着晓秋的大腿,我的舌头在那雪白如瓷器般的肌肤上游移,对着那粉红色的尖端轻轻的吸吮着。
  晓秋小小的乳头,我渴望已久的乳头,小小的…尖尖的…漂亮的粉红色乳头。
  「嗯…」晓秋没有再发出疑问,只是闭上眼睛,随着我的吸吮而微微的皱着眉头。
  「啊…我到底在做什么!!」看着瘫软在我怀里,让我为所欲为的晓秋,我的理智忽然又跑了出来。
  晓秋…是我的妹妹,晓秋从三年前就开始散发出女性的魅力了,虽然很难以置信,不过对我来说,是在也真实不过的事情了,晓秋就是这样可爱,让我无法自拔。
  但是,她毕竟是我的妹妹,我只能拼命的扮演好哥哥的角色,可是,现在我却做出这种事情来……
  我没资格当哥哥了。
  「咦?哥哥,已经…结束啦?」晓秋起身问道。
  「啊…是啊,两边都是…」
  不论是最为人还是作为哥哥,都已经结束了。
  「可是,人家觉得勇气还不够耶。」晓秋抬头看着我说道。
  「哎!?」
  「我怕今天晚上…还是不敢一个人睡……」
  什么,这样子,哎…啊?
  难道,这表示,我可以……做到最后吗?
  「既然这样,那我就在多做一点好了。」
  理智已死,我已经完全没资格做哥哥了,这样做的话,就已经再也无法回头了。
  我将晓秋的小内裤掀开,将躺在褟褟米上的她双腿抬起,我轻易的就将内裤从她身上褪下,昨晚时,晓秋两腿之间的粉红色裂缝,又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啊!哥哥,那里是……」
  「因为是法术嘛……可以吧。」
  虽然用的是疑问句,我也没有必要听到她的响应,低下头去,舌头朝那粉红色的裂缝进攻,仔细的舔遍每一寸肉褶,将藏在里头的娇嫩蓓蕾舔出,一下一下的挑弄着。
  「哥哥……」
  有着润滑作用的液体,开始从细缝中流出,发现到这情况,我更加卖力的运用舌头,努力的舔弄着。
  渐渐的,晓秋的爱液已经多到沾满我的嘴,虽然讶异晓秋的身体如此敏感,却也没心情顾虑到这一些,我掏出早已硬挺许久的分身,将前端准确的抵在那正确的位子。
  「啊!这个硬硬的是……」晓秋惊讶的问道。
  「这也是法术啦!」
  我奋力的挺起分身,虽然已经足够湿润,狭小的膣道却让我难以前进,突破晓秋的处女膜,就算那肉壁紧紧的包覆我的分身,湿热的肉褶紧缩缠绕,我依然缓慢的前进。
  「啊啊…进来了,哥哥进来了…我好害怕……」随着我的分身缓慢进入,里头的空气被挤出来,发出「噗叽噗叽」的响声。
  「不用担心,因为这种法术就是这样的啦。」
  忽然,分身的前端顶到某个有弹性的东西,我知道那是什么,终于到了尽头,在顶到尽头的瞬间的,晓秋似乎也感觉到,发出「呼啊啊~」的叫声。
  哈哈,这样子,就是这样,妹妹的处女就归我了,哈哈……我的腰开始摇动,分身缓慢的抽插着,狭窄的膣道因为有充分润滑,让我的分身可以顺利的移动着。
  「啊…哥哥…不能这个样子动啦!」
  这是晓秋从未感受过的快感,她难受的扭动身体,双腿颤抖着。
  「我要把勇气……咕噜咕噜的…注入你的身体喔…」维持着插入的状态,我将晓秋扶起来,让她背对着我,肉璧与分身的摩擦,让晓秋不自觉的颤抖。
  我从她身后架起她的双腿,娇小的晓秋非常的轻,双腿被抬高之后,身体的重心就全在臀部,一上一下的举着晓秋,我的分身无比的深入,每一下重击,都让我尝到了无比快感。
  「啊啊…啊啊~」这样刺激的大幅摆动,晓秋也无法忍受,美妙的呻吟声随着交合的啪哒声,奏出美妙的交响乐。
  「呜!」乱伦的快感以及晓秋湿热的膣道,让我忍受不住,白浊的欲望一涌而出,我紧紧的抱住晓秋,将分身尽可能的抵在深出,要将晓秋的小小子宫内,充满的我的精液,晓秋也发出「嗯呜呜~」的叫声。
  终于,在妹妹的子宫里初次射精!!!
  「哥哥…怎么样?勇气进来了吧。」还坐在我身上的晓秋,喘息的问道。
  激烈的动作让我心脏快速跳动,刚才那顶绝的快感依然回荡在我的脑中,啊啊……我好像也稍微有一点勇气了啊……
  「好,在多做一点…」我推倒晓秋,让她紧俏的小屁股对着我,恢复精神的分身再度挺入那销魂的洞口。
  「呜啊…啊嗯……」晓秋美妙的呻吟又开始响起……************
  温暖的气温,电风扇凉快的吹着我,经过早些时候与妹妹的激烈作爱,疲惫精神撑不住,趁着晓秋去洗澡,清洁身体的污秽时,我又靠着墙睡着了。
  在迷蒙中,我好像看到洗完澡的晓秋靠近我。
  「嘻嘻,哥哥又睡着了……」晓秋靠了过来,亲吻着我。
  「谢谢你给了我好多勇气…人家会努力的!」
  这时的晓秋看起来好像成熟十几岁,坚定的表情,跟爱哭的她完全相反,成熟的犹如…犹如大人一样。
  啊…我大概又是在作梦吧。
  最后,连仅存的意识也消失,我完全的进入梦乡。
  当天晚上,我一样是处理专题数据一直到深夜,去上厕所的途中,经过了晓秋的房间,未完全闭上的拉门,日光灯的光线从门缝中射出。
  咦?还没睡啊?
  难道又需要勇气了吗?嘿嘿,真拿她没办法。
  我流着口水,准备拉开纸门时,却看到了……
  晓秋的房间飘着无数黑色的物体,最高的顶到天花板,最矮的只有脚踝的高度,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那物体的头上,像是眼睛的白色缺口,全都盯的房间的正中央看,而在那中间的,就是晓秋。
  「今天,我就要跟你们说再见了!」她的表情,成熟的让我无法辨认,明明是我的妹妹,我却彷佛从未认识她一般。
  晓秋举起右手,手指上夹着一张纸片,上面用毛笔写着像是咒语的东西,「用我从巫女夏目姐姐那里得到的符咒,和从哥哥那边得到的勇气,永远的要跟你们说再见了!!」
  这时我脑中忽然浮现,昨晚晓秋哭泣的抱着我的情景「房…房间里有怪物。」她泪眼汪汪的告诉我
  【完】
字节:15022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