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强暴小说

花楼恶少

第一章

  花楼,京城最大、最高级的妓院,出的人都是大富大的败家子或贪色者。

  一天,一切就似平常,客人心的饮酒作乐,妓女也笑吟吟的陪着、服侍着。直到……

  砰!

  花楼后一个幽的小楼,被人急急忙忙的打,只见一个人跑来,对着面正在喝茶的老大叫,“不好了!嬷嬷!死了!”

  老一听被荼呛着,她咳了几下,狠狠的瞪向问口的人,“死阿男,要害死我啊?我死了你可就饭吃了!”

  “哎,嬷嬷,件事你要弄不好,她就真的死定了!”

  “什事?”阿男的慌令老不安起来。

  “是段公子。”

  “段公子?”

  “他要你上为他准备一个女人,不然他就要在咱们对面一比花楼更大、更气派、更多美人的妓院,让咱们生意,喝西北风去!”

  可真的不得了啊!

  段公子在城中可是出了名的流氓,仗着家有财有势,到处欺侮善良老百姓。惹了他,就想再在活下去。

  老本来也有些手足措,但即她又坐下来,喝了一口茶。“不怕不怕。他要女人,叫小去就好了。”

  “如果段大少肯要小还好,只可惜他看中的不是小。”

  “那是?”

  “是文老的女儿。”

  “什么?那个小女?”

  当晚,幽暗的房传来一声声微弱的呻吟,上好的被褥上躺着一具娇美的少女身,空气中沵漫一股令人昏昏欲睡又分的香气。

  此,被人打,一个高大英挺的身影走了来。

  昏的光照映着床上微蹙眉的小女人,出她稚气天真的小脸。

  男人情不自禁的伸出手碰她细嫩的肌,然后沿着她迷人的脸部线来到了她柔软微的发。

  好柔、好滑……她执起一发在手指,黝黑的眼眸中着不为人知的深情及望。

  他的目光毫不客气的梭巡她全身,一股甜甜淡淡的少女馨香传入他的鼻,似一形的手在他的内撩拨挑逗。

  床上的少女身穿单薄的裳,窈窕的身段在光下若若,魂撩人。

  样一朵美好的小花,出身在一个污的境,真是太可惜了。今夜,他就是摘了她最稚嫩的花心……

  也她会哭吧?

  但她的命早已注定,在他第一眼看见她的瞬。

  她注定是他一个人的……

  他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在她身边躺了下来。“小西,我会好好的爱你的……”

  他伸手抱住了她,脸着脸,那份少女幽香,熏人欲醉。润的小唇薄薄的、软软的,像是沾着初露的樱,吸引着人好好的吻她……

  他也的做了。

  到她柔软的唇,他似贪婪的小男孩不断吸取她口中蜜津,几乎以自拔。小妓女的甜滋味出乎他的想像……

  而被吻的人儿似乎也很喜,着眼,一脸陶醉的任由他索求。

  他她有着雪白的脖子及美丽的肩,伸出大手的抚摸着,落下似雨般火热的吻。

  “小西,你吻起来的感真好!”他声音沙哑的。

  当他用舌舔她的耳朵,她手抱住他,唇不断逸出的呻吟,似乎她也很想要。

  她该不会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

  一想到已经有人采下朵花,他眼眸出一道不悦……不,应该不会的。他跟老了,他要她的第一次。

  不管多少代,他想要的西就要得到!

  她有反抗,只是不断扭、娇吟。他大手慢慢扯下她身上的衣,美丽的乳房完全呈在他面前,令人久久法呼吸,上面两朵嫩嫩的蓓蕾不断惑着他,要他好好的疼惜爱。

  他脸在她温暖的胸口,张口贪婪的吸吮着。

  今晚,他一定要好好品尝她人的身子!

  “啊……不……”

  嫩的唇法克制的逸出娇吟,他一边贪婪的吸吮舔弄,另一手也邪恣的揉捏着那份弹性及柔软。

  “不……”她想推他,但不知为何,全身就是使不出力气。

  她怎会样?天雪在心中疯狂的大喊,可自口中逸出的是声声令人脸的娇声喘息。

  “住手……”

  她企阻止他,可是他的爱抚是如此魂,略微粗糙的大手在她细嫩的乳房扛揉搓,手指也捏那敏感的小,带她一阵阵法言喻的快感。

  “啊……好舒服……”

  “舒服吗?”他一次有讨好女人的动。

  “嗯……”

  可是他们样是不对的!她应该不,而不是回应他……

  她想问清楚,看清楚他的,想跟他样做是不可以的,可是,她什也做不了,只是贪心的想要他自己更多快感。

  “啊……”

  “喜吗?”他不断在她胸前落下热切的吻。

  “嗯……”

  天雪力的,模样我见豫。

  她脸上泛着迷人的酡,胸口有一股疼痛感,下泌出湿湿热热的蜜汁,沾湿了她柔软的毛发。

  她畏怕着份陌生的感,可是更怕他停下来,那强烈的空虚及受会将她整个淹。

  在药效的催化下,她所有的理智、道德教、女人的矜持全然淹在强烈的海中,再也法回,也法抗拒。

  “想要就出来!你不,我怎会知道?”

  他边边把大手往下移,来到她的腿之不客气的伸入她早己湿透的小穴。

  “不!”她本能的了腿,不想让他侵入。

  他眼眸了,可不允她拒他。从来有女人敢对他不的。

  尤其她只是个小小妓女。

  “有人可以拒我!”他的手指毫不客气的侵入她的小穴,戳揉她敏感的核心,引来她一声闷哼。

  “不!好痛……”

  “怕痛就乖乖把腿打。不然会更痛。”他手指更加深入的占有她。

  “呜……不……”

  她不想听他的话,可是她的身背了她的心意,乖乖的把腿打,向他呈最稚嫩的花心。

  “才乖。”他宠弱的她唇上印下一吻。

  修的手指在她湿淋淋的花瓣上抚弄着,拇指不断摩擦她早己脤变的小核,引得她内的火焰不断的燃烧。

  “啊……”她情不自禁的扭动着身,造成他更深入的占有。她想回身子,他的大手用力捉住她的腿,她根本动弹不得。

  他的手指在他内缓缓的抽动,嫩肉受到外力摩擦,带她一激情又混合着痛苦的快感。

  她星眸微,香喘吁吁的在他怀中忘情的扭动身子,法抗拒的迎合着他的律动,享受那欲仙欲死的快感。

  “啊……快一……”她忘情的叫着,水汪汪的眼中是激情,充了对他的渴望。

  原本推拒他的手也改为住他的项,他一个热情如火的吻。

  “热情似火,样才对……”

  他低下含住她粉色的乳尖,另一手不断在她的小穴抽送,逼她分泌出更多爱液,让她的疼痛降到最低。

  “啊……”快感像是全身都要化掉一般,此此刻的他已经完完全全沉溺在情的感官世界,只想得到更多的快感。

  “想要我了吗?”

  她力的,他低咬了一下她粉色的小乳尖,像是在惩她,惹得她叫一声。

  她力的,他低咬了一下她粉色的小乳尖,像是在惩她,惹得她叫一声。

  “真的不要?”

  她了,眼角再也忍不住的流下晶莹的珠,白而美丽的脸得清楚楚可,令他心中不禁泛起一惜。

  “不要哭了,我会舍不得的。”

  知她被他一哄,眼更止不住落了下来。“我……想要……”

  她止不住的嗓泣喊,内的渴望令她抛弃了一切,只求他足她内那不知名的渴求。

  “我……求求你……”她手的抱住他,身子似有自己的意不断向他,让他情的品尝舔弄,迎合着他手指的抽送。

  “啊……好舒服……”

  “我可以让好更舒服。”

  她睁迷蒙的眼,在火早己熄灭的黑暗房,努力想看清楚他的模样。但是……

  “啊------”

  她痛叫一声,得自己快被狠狠的撕裂。好痛,好痛……

  “果然是个宝贝……”他在她唇上印下一记深情的吻。

  “好痛!不要……”她痛喊着,手的他的胸口捶了好几下,要他停止对她的折磨。

  他把自己的坚挺慢慢撤出,她才松了一口气,他又慢慢的推。

  那份被裂来的痛楚又再次回到她身上,可是她可以感已经退去了些。

  他握住她孅细的腰不断在她身上律动,享受那被包覆吸住的感。

  “你真是个令人魂的西……”

  他手在她不停晃动的乳房上揉捏着,手指捏那凸起的小,感受那一份柔软及温暖。

  “啊……”那股酥麻的快感令她法话,只能不断出娇吟。

  听到她一声声娇媚又似哀求的呻吟,更加刺激了深埋在他内的渴望妖,令他一次比一次更加用力的戳刺,恨不得狠狠的占有她每一寸,让她永也忘不了他,永也法抗拒他!

  在他霸道又专制的攻占下,她已经迷得法思考,只能任由他一次一次的侵略、占有……

  就在她以为自己因那强烈的快感而死去,他突然握住她的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啊-----”他出一声野般的低吼,然后身子猛然一僵,接着她只感到一阵强而有力的射入了她的内。

  好,好……

  第二章

  好晕喔……

  天雪迷迷糊糊地睁眼,全身仿佛被人拆后又接起来一样,又又痛。

  可是她不能赖床,不然爹爹可会肚子的。

  就在努力挣扎想起来床,一强而有力的手臂又把她抱了回来。

  “啊------”

  她被狠狠的吓了一跳,张口就是震破人耳膜的尖叫声。

  “一大早就吵!你可真不乖……”

  “什?”

  她还不来及弄清楚状,霸道的唇已经封住了她的,完全把她的呼吸去,让她晕向。

  是?

  他怎可以如此狂妄大胆?她好歹也是良家女……啊!他的手在摸哪?

  天雪在心中疯狂的呐喊,可是对方活的舌已强行入她的唇,大手不安分的在她胸口揉捏。

  天雪一美眸得大大的-----她有穿衣服吗?不然怎他的抚摸感如此直接?

  “不!”她用吃奶的力气推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你是?要做什?”

  “你怎不可爱……昨晚不是还很热情吗?”

  “你……你胡八道什?”她又羞又愤的低吼着,对眼前的一切都还搞不清楚是怎一回事。

  昏昏暗暗的,可以定,不是她的房。

  “是哪?你又是?”她问。

  男子低沉带着蔑的笑声回荡在房中,“你样是想要我多你一些两吗?然你的滋味比我尝的女人都棒,可是小妓女,太贪心,样是不可爱的。”

  天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下意地想移动身子,自腿传来的闷痛---

  瞬,她明白了一切。

  “不-----”她似狂的小猫咪猛打眼前个陌生的男人,放声大叫,想脱个恶梦。“你是恶梦……!---------”

  “该死的!”

  那男人一声低咒,一大手粗暴的压在她唇上,也顾不了香惜玉。只想阻止可怕的叫声。

  天雪彻彻底底的被吓坏了,她只能浑身颤抖着,死命的反抗。

  而她越是挣扎,越是令他的火又再次燃起。

  “不要再动,否我不敢保我会不会……哎啊!你敢咬我?”

  段傲杰也火大了。一个小小的妓女也敢咬他?

  “你不想活了吗?”他凶狠的手一,把她狠狠的倒在床上。天雪感到一阵天旋地,根本来不及反应,他已经扑上来了。

  “不-------”

  他用膝她的腿,不要理会她的挣扎反抗,巨大的坚挺已经抵在她湿润的小穴前。

  “不!不要……啊!”

  天雪眼睛睁得老大,不敢相信他已经在自己的内;而且她为的剧痛有出。

  代表她之的猜想是真的!

  “不……”她一下如泄了气的皮球,只能躺在他的身下,任他布。

  “早乖不就好了?”他在她身上律动起来,仿佛一渴耐的野,不断在她身上索取他想要的甜蜜滋味。

  不!她一定是在作梦……

  “我在作梦……一切都是恶梦……”她喃喃着,眼再也不止不住的流下来。

  “是梦吗?”他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用力的动自己的腰,近似粗暴的在她的内出。“样清楚的感,也是在作梦吗?”

  “不……”她出力的哀吟。

  “忘了,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他出舒服的喘息,“我会让你永忘不了我!”

  他封住她的唇,把她的抗声全逼回去,霸道的舌强行跟她在一起,几乎要她的呼吸一同去。

  天雪全身颤抖,屈辱感使她全身如火般灼热,脸上的悲伤更加刺激了眼前的男人。

  “有人可以抗拒我!包括你!”他邪恶的咬着她的乳尖。

  “不要…”她努力抗拒着他不断带来的快感,但是她越抗拒,那份魂的感更加强烈。

  为了征服她,段傲杰可以用了所有的技巧;可她欲比固执,仍然抗拒着他。

  真是不可原谅!

  他一把拉起她,将她身子,逼她像小猫一样跪在床上。

  “不要---”她拚命抗拒。

  “由不得你!”

  他自身后入她,引得她一声闷哼。

  “样……好脸…不可以……”她想挣扎,可是他的手自她的腋下握住了她的乳房,用力的揉捏着。

  “不会啊!样我可以更深入的入你的身。”他在她背上落上热辣辣的吻,意的听着她那魂比的呻吟。

  从有女人可以如此影响他,只有她能令他变成疯狂的猛,不顾一切的占有她,只想自她口中听到她也渴望他……

  激情后,两个人已是筋疲力竭,再也法移动。天雪很想逃走,可是他老实不客气的压在她身上,她根本有会。

  不样也好,她可以冷的回想到底生了什事……

  “请问,小姑娘在哪?”

  天雪抱着刚完成的花鞋问道。是小姑娘请她做的。

  “请问你们有看到小姑娘吗?”她客气的询问来往身边的人。

  “她在忙,空。”一个妓女口回应,然后就被客人拉了。

  天雪可兮兮的看着自己手上的鞋。她必须找个小姑娘交她,否今天爹看大夫的药就着落了。

  天雪努力找了半天,于找到了小的房;见房,她便找了个角落坐下来等着。

  知道她一坐下,夜工的疲感使击倒了她,她不知不她打起了瞌睡……

  走廊的另一端,段傲杰悠哉的走向小的房。

  他的段家唯一的承人,年使拥有以数计的财富,而他本人更是得俊逸不凡,不少姑娘对他充爱慕之意。

  自从他的父母世之后,家族的老就不断逼他成,甚至还的直接把女人放在他床上。

  他不是不近女色,只是他自己可以定要何、跟哪个女人上床,而不是像一样,便跟个女人做那件事。

  他会择自己想要的对象!

  就像此,他瞄到角落有个人正在那打瞌睡……

  平常他不会有多的心思心其他人,但一刻,他的仿佛自己有意似的,走向在角落打瞌睡的人儿------

  他蹲下来,目光在她身上梭巡,但她低着,他看不到她的脸孔。

  段傲杰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自嘲----他一定是不止常了,竟蹲在地上偷看一个打瞌睡的小女娃!

  可是不知道为什,他就是得眼前个小女人打瞌睡的样子有不出的可爱…

  哎,他把浪在小女娃身上做什?还是去找小好好温存吧!

  段傲杰站起身,腰的玉佩落在地上,出清脆声响。

  他伸出手想捡,有一小手比他更快一步,所以他捉住的是那小手。

  他一抬,两人四目相交,他的心竟然不由自主的震了一下----

  那是一张秀丽而白的脸庞,水蒙蒙的大眼上方有着的睫毛,鼻子小而微,小小的樱唇得可兮兮。

  她令人想拥入怀中好好的疼惜……

  段傲杰收回手,天雪把玉佩捡起,到他面前。

  “你的西。”

  “.”

  话一出口,段傲杰自己也吓了一跳,他竟然会对她如此客气?

  他忍不住探问,“你怎在打瞌睡?”

  “啊!”天雪想起了自己的目的,忙爬起来,“我是来找小姑娘的,怎睡着了呢?真是糟糕!”

  “找她?你和她是什?”话一出口,段傲杰就忍不住失笑。在妓院中的女人不是妓女,还会是什?

  一般的良家女是不会出在个地方的。

  不知道为什,他心中浮起了一可惜及不悦。

  他不喜她躺在的男人怀中娇啼婉……非常的不喜。

  天雪匆匆跑到小的房前,此刚好小的丫鬟走来,天雪和她交谈了几句,丫鬟接鞋子,了她。

  段傲杰不太明白她们在做什,但他的目光就是法从她身上移。

  她话的睫毛眨啊眨的,嫩的小口一张一,细的身子宛如中惹人爱的小白花……

  他强烈的想知道,她到底是?叫什名字?

  他正想走向她,她已经往走廊的另一边走去,眼看就要消失在他面前。

  “等一下……”

  天雪停住步,回看了他一眼,下一个花朵般烂的笑容,然后迅速消失在走廊,留下他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儿。

  段傲杰不明白自己是怎了,只知道她的笑动了他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

  于是,他心中下了1------

  他要她!

  “啊!”

  天雪从回忆中猛然醒。

  是他!那个掉了玉佩的男人!

  她猛然挣他,哭喊道:“我跟你冤仇,你为何要串通老来害我?”可惜水也法挽救她的清白……

  “你是我的,也改变不了。”段傲杰用力的抱住她。她的水令他的心仿佛被人揪扯着。

  不,一切己回不了。在她对他一笑之后,已然注定了两人不清的未来……

  她不想哭的,可水就是止不住。

  失去了女人最宝贝的贞操,她又有何颜面活在世上?不如死了算了!

  可是在死前,她想再见爹爹最后一面……

  趁着房内人,天雪强忍着全身的痛溜出了房,儿是花楼的后。

  此刻她更加定,自己是被人计了。

  小心翼翼的察看四周,天雪小心的往后移动,于让她顺利跑了出来。

  爹,我回来了!死前,我一定要再见你一面…天雪一边跑一边哭,眼在半空中形成晶莹的亮珠。

  看见自己破的家就在前方,她的流得更急了。

  不能让爹爹看到她的眼,否他会担心的……

  天雪用袖子拭去了眼,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稳住自己。

  “爹,我回来了!”

  她跨家,找不到她想找的人。

  “爹,你在哪?”

  就在个候,一阵厉的呼喊自屋后传来,她忙往屋后,爹爹正拿着斧。

  “恶魔!你来!我砍死你!砍死你……”

  “爹!”

  天雪想去,但他把斧朝向她,“不准来!你是鬼,不准!”

  文老爹目光直,神情疯狂,似乎也不出面前的人,只是拿着斧胡的舞着。

  “爹,我是雪儿,不是鬼……”

  “雪儿?”

  “对,我是跟你相依为命的女儿啊!”

  “女儿……对,我和佩心生了一个女儿,她好可爱,胖嘟嘟的……她五生日那一天……啊!佩心死了!佩心死了……”文老爹浑身颤抖,似乎又陷入了回忆。

  “爹?”

  “不要靠近我!你带走了佩心,不可以再带走我的小雪!”他凄厉疯狂的大叫,手中的斧不断的逼近天雪。“走!走……”

  “爹,娘死了!她生病死了!你不要再逃避实了……”天雪的眼又止不住的落,在地上出大的声响。

  “爹!”天雪趁去把恐怖的武器藏到他拿不到的地方,再到父身边,“爹,你事吧?”

  “小雪?”

  “是,我在。”

  文老爹突然哭了起来,手的握住女儿。“小雪,你去哪了?我到处找都找不到……我怕你被鬼捉去了,就像当初鬼捉走你娘一样……”

  “爹,对不起!对不起…”她心疼的抱住年的父。“我回来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你事不要跑,外面黑黑的,小心你娘找你。”

  “我知道了。”她心酸的抹着眼。

  突然,一阵腹声传来,天雪抬起汪汪的大眼问道:“爹,你有有吃西?”

  “有。”他。“有米了……爹去找工作……不怕,爹会好好照顾你和你娘的……”

  “爹!”天雪的心都快被揪得不成形了。看到自己唯一的人变成如此,她怎能不受?

  “我们屋去,我煮西你吃。”

  “好,吃西……肚子就要吃西……”

  “对,我煮好吃的西你吃……”天雪带着又变得呆的父走入破的小屋。

  不管她的家有多破,她只有一个家。不管她爹有多疯,她也只有一个人。

  些是她有的,也是她存在的理由。

  煮了蕃薯粥及一些小菜,看父仍吃得津津有味,天雪心中已经有所悟。

  昨晚也是她一生也合不了的伤口,可是她有多的心思来自怨自艾。

  如果她一死了之,爹爹来照顾呢?

  反正一切都已经去,她未来的日子仍会是平而单的。

  安好爹爹就寝,天雪又拿起针线始作活,一如往常那般。

  只是她忘了,命常常会捉弄人的…

  第三章

  两个月后

  幽暗的房中传来声声令脸心跳的喘息声及女人的娇吟。

  偌大的床上,一男一女赤裸裸的交着,床边有一个可照出全身的大。

  男人躺在床上,女子跪在他腿之,男子粗大的坚挺正在她的樱桃口中一一出。

  做为一名妓女,技巧是必备的,男人都喜一套。再她在正在取悦的个男人可是人中之龙,不但有,人又得帅。然脾气以捉摸,不她不会介意的。

  “再快……”段傲杰着眼享受着,手同抚摸着她颤的乳房。

  小目光流盼,对眼前的男人抛媚眼,还娇媚的着雪,像了要讨主人心的小猫咪。

  男根被她的小口吞吐着,他内的火也被她活的舌挑动。他手指缓缓滑到她的股沟,在那早已湿淋淋的花瓣抚弄着,引出女人最动人的呻吟声。

  “啊……”

  “嘴角不准停!”

  她急忙再含住他的坚挺,而柔、而猛烈的吸吮套弄,法控制的哼吟疑是最令男人的催化剂。

  段傲杰手指凶狠的刺入她的小穴,掏弄着,磨蹭着,晶莹的爱液也着他手指的律动而不断往外流。

  “啊……好舒服……”

  “想要吗?”

  “想……”她咚咚的脸孔十分娇媚,不断的。“我想要。”她爬到他身上,表情充挑逗。

  两个月来他似乎对她趣大,今天好不容易他想要,她必须用一切技巧来讨好他。

  否他若不再来找她,那她当段夫人的美梦就泡汤了。

  “那就自己来,让我看看你有多想要!”

  小跨坐在他的腿上,男人的坚挺直的插入她的小穴------

  “啊……”

  她的瓜子脸如火,腰肢不断动,手也不住揉捏自己的酥胸,口中不断逸出淫声浪。

  “好棒……好舒服……”

  她俯下身将自己的酥胸送到段傲杰面前,他把其中一个微颤的乳尖含住,猛烈的吸吮,还用牙咬,直逗得她全身酥软,浑然忘情。

  她不断的在他身上移动,速度越来越快,得自己快要融化了。

  “我不行了……”

  “那怎行!我还玩够呢!”

  他一个翻身,把她压在床上。“既然你想要,我就让你要个够!”

  他抬起她白嫩的大腿,下身用力一挺,把自己深深的刺入她内,直顶到她的花心。

  “啊……”她闷哼了一声。

  很快的,内强烈的需求令她扭动起来,手不断在他强而有力的臂来回抚摸。“用力刺穿我!占有我……”

  听到她样淫荡的要求,他不再等待,始在她身上不停抽送,手也不断揉捏她那柔白细嫩的乳房,指尖还捏她樱桃般的乳尖。

  “啊……好舒服……不要停……”

  每一次,她都可以从个男人身上得到所未有的快感。他的每一下撞击都把她推上快感的高峰,她仿佛入了愉悦的天堂,一切全都消失,只剩下的快乐。

  “啊……”小娇喘吁吁,雪白的身布香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她吐出足的气息,他有停下来,仍然在她的身上律动着。

  “公子……”

  他让她翻身,“趴着,屁股抬高!”

  “可是我……”

  他打了她屁股一下,“抬高!”

  小再怎懂得床上技巧,也禁不起他粗暴的占有。她的小穴已经作痛。

  “不要……求你……”

  “你有格阻止我,花的是大爷!”他再次占有她,一也不香惜玉。

  事实上,他子想的只有一个女人。

  自从那夜之后,他一直忘不了她含着光指责他的大眼。

  不应该样的!她只是个妓女,玩一玩就算,就跟他眼前的女人一样。

  他段傲杰要什女人有?他不可能会对一个小妓女动心的!

  他海中浮那小妓女娇喘、流哀求的娇弱模样,不可思的,他感到一阵熟悉的电流直顶。

  他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在一声野般的低吼后,迅速的她的内----

  小松了一口气,另一方面也很不悦。

  她知道他不可能让一个妓女孕育他的子嗣,他一始也很明白的和她了。

  只是,她仍然抱着一希望,希望他会对她日久生情,把她为小妾。

  那她的下半辈子可是有享用不的富……

  “公子,你好坏,弄得人家死去活来的。”她嘟起唇撒娇。

  段傲杰微微一笑,上眼不再理会她。

  小见他似乎不想和她话,她也只好乖乖上嘴,倚在他的胸口,沉沉睡去……

  不知了多久,丫鬟来到床边低声报,“姑娘,她来了

  小睁眼,看了一下身边的男人----还好,吵醒他。

  她手的着衣,下了床往前去,有注意到在她后,床上的男人也缓缓睁了眼,

  ”小雪,你来啦?“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天雪一听到小的声音,上站起来。”姑娘。“

  ”坐吧!把你的西我看。“

  ”好。“

  天雪急忙把自己一个月来的荷包、手帕、鞋子等,让她一一挑。

  ”哇!小雪,你的手艺真好!恐怕京城最出名的师傅都比不上你……每一个我都好喜!“

  ”姑娘捧场。“

  ”那我全了!“

  ”是吗?姑娘,你人真好!“

  ”哪,是你手巧…对了,你爹的病好些了吗?“

  天雪,”一也有好。不也有再恶化。“

  ”是吗?你也太劳累,我看你脸色很糟糕,会不会的生病了?我帮你找大夫好好看一看……“

  ”,不用了……我只是睡好,不事的。“

  ”样啊……小紫,帮我多取些子来。“

  小紫上从柜中拿了两来。

  小把子塞到天雪的手中,”你要多些的西吃……你看你瘦,一吹就像要被吹走似的。“

  ”我事的。“天雪只拿了自己该得的两。”我该拿的就拿,不该拿的我不会贪求。“

  ”可是……“

  ”我爹还在家等我,我要快回去了。“

  ”是吗?那好吧……对了,我要跟你订上些手巾,还要麻烦你帮我做件衣服。“

  ”衣服?好啊。“

  天雪正要询问衣裳主人的身裁,看到一个高大又令人不安的熟悉身影自内房缓缓走出来。

  她的心不由自主的狂跳着,伴着那人接近,她的袋更是一片空白。

  ”我……我要回去了…“

  天雪几乎不出自己的声音,只得房子好像在她面前旋起来。

  她站起身想,膝一软,眼前一黑---昏倒了。

  ”可的小雪,有个半疯的爹,日子已经够苦了,在又有了孩子……不知道孩子的父是?“小同情的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的天雪。

  段傲杰在一旁有话。刚刚大夫来看她了,她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但她不良,身子十分虚弱,如果不好好照顾,小孩可能会不保。

  她有孩子……是的?是他的吗?可是他才跟她共度一夜……可能吗?

  ”她也是妓女吗?“段傲杰忍不住问。

  小闻言失笑,”如果她是,也不会如此贫潦倒了。“

  段傲杰起了眼------她不是?

  两个月来,有几次他想找她来服待他,可是老她已经从良回家了……

  他面表情,沉默的听着小着天雪悲伤的身世-------

  她的名字叫文天雪?

  很美的名字……

  他的目光落在床上那个白的小人儿-----她看起来是那脆弱,仿佛一睡就会一直睡下去,永都不再醒来。

  个念令他十分的不舒服----

  就在此,床上的人儿有了动。

  ”小雪,你事吧?“小忙心的问。

  ”我事……“

  ”事就好。小雪,你肚子的孩子……“

  ”什孩子?“天雪簌簌抖,心中有着强烈的不安。

  ”你不知道你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吗?“

  一个熟悉又充敌意的声音从阴暗的角落传来,令天雪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她望向话的人,身子忍不住颤抖着。

  段傲杰站起来,一步步走向她,俊美的脸庞有任何表情,宛如冰冷的雕像。

  天雪低下,逃避他那冰冷的目光。

  ”姑娘,我必须走了……“她急急忙忙下了床,只想逃,逃他!

  他更快一步地把她拉到自己面前,逼她面对他。”想去哪?“

  天雪不明白他为何如此生气。该生气的是她才对啊!可是她已经下定心,不再想起跟他有的一切----

  ”对不起,我要回去了。我爹在等我……“

  ”既然如此,那你就快跟我实话。“他眸灼灼的盯着她,似乎要洞穿她的牛子,洞穿她的心、她的魂……

  ”我不懂你在什……“

  ”段公子,你样会吓坏她的。“一旁的小插口。

  段傲杰注视着天雪水汪汪的大眼,深吸一口气,冷冷的口,”她有了我的小孩还到处跑,样才是会吓死我吧?“

  花楼恶少 2

  你的怀抱如此温暖

  让人想一辈子依赖

  永不

  第四章

  ”你放我……“

  女子挣扎反抗的呼叫声不断回,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望向声音的来源。

  ”不要……“

  着来人跨大,所有人都愕住了。

  平常一脸严冷漠的主子抱着一个女子来,而那女子手用,不断捶打、挣扎,明了她十分不甘愿。

  段傲杰大步走向大,仿佛他怀中抱的只是一小猫小狗,不是一个人。

  而事实上,他也为她必须好好一。以她样弱的身子,如何平安的生下他的儿子?

  ”全部的人到大前集合,我有事要宣布!“段傲杰吼道。

  他一吼,所有人才似被解了定身咒般,多久,段家所有的人都集合在大前。

  ”你放我下来,样不好看!“天雪咬牙切的。他大刺刺的在那多人面前搂着她,她的名可以已经被破坏殆了。

  而她在还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

  ”叔叔、西轩。“他喊着正跑到身边一老一少。”替文姑娘准备一舒、安的房、房每天照三餐替文姑娘送上品,等会儿让女把她打理干……“

  ”我已经够干了!“天雪忍不住抗。她可是很注意自身的清洁的。

  他突然低了她一下,迅速得令她法反应。

  ”我知道你最香了?“我看着她的目光,还有话的香,都令她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一夜。

  两个人魂的那一夜……

  她本能的避了他的目光,只感到自己的脸好好,心跳好快好快……

  段傲杰不再逗她,对众人宣布道:”我叫你们集合,就是要通知你们,位文天雪姑娘是段傲杰的未婚妻,也就是你们的女主人,以后得听她的吩咐。“

  话立刻引起一引起了一阵动,大家都论纷纷,所有好奇的、鄙视的、困感的目光全落在天雪的身上。

  他到底在做什?

  个问一直在天雪的心中桓,惹得她的心火越来越旺。可是她知道她必须保持冷,不可以再出任何笑话。

  她被一群女到一个房,一入便见到一个又大又豪的浴池。

  ”是主人专用的。不主人有吩咐,从今天起,你也可以使用。“一个叫慈姨的对她解道。”是天然温泉,常泡会有很棒的治疗效果。主人你有孕在身,所以不可以泡太久。等孩子生下来,你就可以常来儿。“

  天雪听到她,脸一下了,”他也,真是……“

  ”文姑娘,你真的太了。对孩子不好的……“

  慈姨,你帮我。”

  “帮你什?”

  “帮我逃出去。”

  “我有有听啊?”

  段傲杰的声音自她身后传来,令天雪背脊一僵。

  “少爷。”慈姨和其他婢女恭敬的向他行。

  天雪仍背对着他---她在全身光溜溜的,根本法面对他!

  突然,她被人抱了浴池,起的水花令她大叫,发和脸都湿透了。“你在做什……啊!”

  她还抱怨完,整个人已经被他拉了怀中。她想推他,他已经找到她的唇,深切的、渴望的吻着她。

  “唔……”她小手抡起拳拚命的捶打他的胸,但是一阻止的效果也有。

  “从一见到你,我就想要你……你注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就因为你的私心,毁了我的清白……在你还想怎样?”

  段傲杰知道是他的,他以为她的小妓女,有想到老为了让他意,竟然一个辜的女孩下迷药,而他也太性急,察到她的异常就占有她。

  只是事实已经生,也挽回不了。

  “但是你已经有我的孩子了。”

  “你如此肯定孩子是你的?”她高傲的抬起下巴,目光挑衅。

  段傲杰看着她清丽的脸蛋,不由得想到那一天晚上她在他身下香喘吁吁的娇媚模样,心中一阵荡漾。

  一强烈的占有自他的心底涌上…他曾考放她走,但个念一直被他推翻。

  “你肚子的孩子一定是我的。除非你还有另外的男人。”他目光灼灼的瞪视她,一把抓住她细的手臂,“啊!你肚子的小孩不是我的!”

  “我……”她力的挣扎。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她的月事一向不是很准……她的心已经很了,他又来凑一……可恶!

  “就算孩子是你的又如何?你不用担心,我不会你的……”

  她话还未完,就被他霸道的唇吻住,所有的话也被他逼回肚子。

  “有话等下再,在先让我一解相思之苦……”他低着,大手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游移。

  “你休想再碰我!”她生气的喊。

  “你可知道,我对你念念不忘…”

  “你要女人多得是。”

  “可是我只想要你。”

  “不!”天雪想要阻止他,但她再怎试,仍是受制于他。

  “你逃不了的……”他不断在她的项及胸前雪白的肌落下令人战栗的吻。

  “不要!”

  “你有格拒我!”

  他的话令她心火大盛,“因为我只是个弱小可欺的女子,所以你要对我怎样就怎样?你以为你是?”

  见她手死命的挣扎,他索性用一大手捉住她的手拉到她身后,逼她不得不挺出胸脯。

  嫩的乳尖着她的挣扎而颤抖着,雪白的酥胸也在水面晃出人的弧度,看来格外魂。

  “两个月不见,你还是那甜美……在让我来尝尝你是否甜蜜如昔?”

  “不!住手……”

  他低下一口含住她樱桃般的乳尖,用力的吸吮舔弄。天雪猛然倒抽一口气,忙咬住下唇,不准自己叫出声。

  她不会让他得意的。不!

  段傲杰见她到了地步仍然如此倔强,心中不由得起了惩她的念。

  从有女人敢拒他,只有她,总是对他不要、不行、不准。

  他贪婪的吸吮着她甜美的乳尖,另一手也同揉捏、挑逗,加入融化她的行列。他知道她究会屈服的。

  “住手!你不可以……不准碰我……”她咬牙切的,可是自胸口传来的酥麻感令她全身忍不住颤动。

  她的肌似上等,令他爱不释手。他的大手慢慢往下移,来到了她的腿之……

  “不可以!”她小脸咚咚的,秀发微,嫩的小口微启,如此人的画面,早已令他的情之火燃到最高。

  “你以为你拒得了我吗?”

  他的大手硬拉她的腿,抚上了那灼的花瓣,来回抚弄。

  “不要……”她一,羞得粉脸通。

  他原本捉住她的手已经松,她手抡起粉拳不断打着他,可是对他来像在替他按摩似的,一阻止的效果也有,反而更加刺激了他身为男人的征服感。

  他如果有让她口要,他就不是男人!

  “不要…”一次天雪的意可是很清楚的,所以她告自己必须反抗到底,不可屈服在个可恶的大男人手中。

  可是她的身背叛了她。

  他不断在她的胸前吸吮,而粗暴,而咬,已经挑动了她潜藏的情。

  她不禁也回想起那一夜,他的爱抚,他的拥抱……

  当他的拇指找到了藏在花瓣中的小花核不断摩擦,上引得她的身失控的颤抖。

  “不要……放了我吧……”她手推着他的肩,推不。他的手指邪恣的抚弄着她嫩的花瓣,缓缓侵入了她密的小穴,抽送起来。

  “啊……不……”她捉住他的手臂,力的晃着,下唇几乎快咬破了,仍忍不住逸出魂的呻吟。

  天!她好,好温暖……

  当他的手指在充甜蜜津液的柔嫩通道抽送,怀中的小美人就会出令人魂的娇呤,刺激他的神经。

  “嗯……”

  天啊!她不个高喊渴望,需要解脱的女人!不像她,仿佛只有望在控制她的身。理智已经不存在…

  “小西,你看起来好人,令人好想一口吃了你!”他咬她的耳垂。

  只见天雪全身泛起樱桃色,星眸微,朱唇微启,简直是一个天生来迷惑男人的的女人。

  “不要……”

  “不你不要!你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有任何男人可以抢走你!”段傲杰霸道的宣告。

  “不……我不属于任何人,包括你……”她香喘吁吁的反。

  什?

  倔强的小女人,到了个候还如此嘴硬!“好,那我也不用对你太客气了!”

  “什?住手……”

  她想拒他,还是法抗拒他的大手把她的腿拉。

  “住我的腰,不然你会沉入水中。”

  “我宁愿沉入水中……啊!”天雪突地大叫一声,因为他已经深深地刺入她的内。“不……”

  “有女人可以对我不。不若是你要‘不要停’的话,我倒可以接受。”他惩似的用力往上挺,让她必须抱住他的子才能保持平。

  天雪冷不防地咬住了他的肩,但他不感到疼痛,因为下腹传来的快感早己淹了一切。

  “小西,你是我的,我不会再放你走了!”

  “不……”

  天雪越是想抗拒内那越来越以忍耐的快感,就越是感强烈,深深的烙印在她的魂中……

  她知道,她辈子是忘不了他了……

  两个人在水中激起了不小的水花,配合着天雪抑制不了的娇呤,形成刺激的催请剂。

  天雪咬住樱唇,全身抖不停,感快要融化在他强而有力的臂弯中。

  他的每一次占有,都似乎要把她狠狠穿透,而她只能像个力的布娃娃,任中他布。

  “喜吗?”他气息不稳的问。

  她咬手的。

  “不喜?”

  那他可要更加力了。

  在他执意征服她的念下,她只能助的任由他把自己带到纯粹感官的世界,本能的迎合着他。

  于,在快感即将爆的顶,他顶住了她的最深处,控制不了的颤抖着,把自己火热有力的子全都射入她的内,毫不保留……

  激情后,他仍不愿放她,抱着她坐在池边的妃椅上,享受着眼前的景。

  天雪很讶异他打池边的扇木后,迎接她的竟是一片幽的竹林。吹动竹,传来迷人的音津,吹拂来,暖暖的,柔柔的,有着竹,百花及泥士的气息。

  如此的祥和,如此的宁,如此的足…是她未曾有的感。令她更加感动的,是他那强而有力的怀抱。

  仿佛在他的怀抱之中,所有的不幸及两都不会攻击到她,因为有她挡着、着。

  她上眼情享受他带她那以言喻的快感及愉,感受着他强壮的身在她身上的温暖,的抱着他,仿佛他是她的一切。

  她有的一切!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