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强暴小说

美肉暴夺

(1)

  那是二小时前的事。

  二狗甫一出门便从背包拿出一个包裹,然后返回家。

  「是从邮箱拿出来的。」看着面色转为苍白的嫂嫂,二狗内心泛起了一种满足感。

  「不错,就是这种表情,很吸引……」

  「是谁?里面是什么?」扮着好奇地问。

  「没什么。你还不快点起程,迟到了,雨伞啊!」他刚踏出大门,雨便开始徐徐落下。

  他感到非常倒霉,因为好难得才有机会看到嫂嫂脱清光的样子,现在却落空了。

  其实二狗早就找好一处可以清楚看到露台的好地点,但可惜突然下雨令到看不清楚。他知道如果错过今次的话,便非要等到下次学校放假才再有机会。

  现在的二狗,心里只幻想着嫂嫂赤条条地拿着震荡器自慰的景象。当一想到她会否感到兴奋时,自己便不其然地兴奋起来。

  这件震动器得来实在不易,是他几经辛苦才在喜欢收集成人玩具的朋友处借回来的。这种东西看来已用旧,龟头部份明显地变了色。当他想到曾沾过淫女爱液的这支具鸡巴将会放进嫂嫂身体里时,马上泛起莫名的兴奋。于是乎,他躲在预先找好一处最佳视点的地方,准备尽情欣赏嫂嫂的自慰。

  像白百合一样清纯无垢的王海芸,是二狗的白雪公主,他从没想过把她当作其他女孩一样只作为泄慾之用。能够有资格当她的性伴,除了自己便再无他人,这是二狗心里面一直的梦。可惜,这位白雪公主却和自己的哥哥结婚。

  自二狗懂事以来,便感到和劲松这哥哥没有多大的手足之情,他从来不会想到劲松对他多好,多照顾自己。可能这是因为年龄的差距太大罢!

  虽然两人同住在一起,但大家的心却是从没有相通。

  劲松聪明能干,言行端正,是织田家的希望。当二狗知道自己和哥哥相比,无论头脑、才智都有明显差距后,心里面便经常想着父母只爱这个哥哥,自己只是一件可有可无的陪衬品而已。特别是听到父母把自己和劲松拉在一起比较时,更感到自己被人看不起。

  「为什么你不可以像哥哥一样?」

  「你学学哥哥好吗?」这些说话自幼便一直伤害着他的心灵。

  而唯一能够理解他心情的人,就只有一个人--他就是啊本。

  啊本是一个高材生,但从不会在人前摆出一副高不可攀的面孔,相反,却经常对二狗处处维护和照顾。

  「二狗,这样也做得到!你真厉害啊!」二狗能够做到啊本所做不到的,大都是和运动扯上关系的事。但在二狗心底里,能够有人这样跟他说,已是相当感动。何况,啊本的姐姐王海芸更是自己心里面的白雪公主,如果可以和啊本和王海芸成为一家人,实在是几生修到。

  所以,当双亲因交通意外去世时,他并不是太伤心,因为不会再有人把他和劲松作比较。而劲松踏进社会工作后,他更加感到高兴,因为彼此在家里面的机会减少。但是,当他听到和哥哥结婚的人是王海芸这消息后,这间屋便马上变成新地狱。

  「王海芸要和哥哥结婚……开玩笑罢!」哥哥的手抱着王海芸、哥哥的手握着王海芸的乳房、哥哥的嘴唇吻着王海芸的嘴、哥哥的鸡巴正插入王海芸的身体……这些可怕的景像不论日夜都在脑间出现,不停地煎熬着二狗。

  白雪公主竟然成了自己憎恨的人的妻子,实在难以接受。但是朝夕相见的王海芸,比圣女还要温柔,无论怎样也憎恨不来。

  哥哥今次出差美国,造成二狗可以和她二人共处一室,从而令他有一种奇怪的想法,这是一个神,或是魔鬼赐给他的一个机会。

  这个空想曾经好几次叫二狗差点向王海芸进行侵犯,把她的衣服除去,按在地上然后把她的身体占有。但是每当看到王海芸清纯的双眼后,这股冲动便会渐渐萎缩,最后就是自责一番:「我不可以侵犯她的。」虽然力气上可以战胜她,但却战胜不过她的精神,二狗了解,王海芸一定不会接受自己。直到看到王海芸被那人强 奸,看到那人如何令被奸的王海芸达到高潮,他开始知道自己当初的想法是错的。

  「嫂嫂原来是一名淫妇,既然是淫妇,那就抱抱也没相干罢!」那当然并不是一般的拥抱这么简单,此时的二狗,决定要付诸行动。

  当时间一到,他便在附近的电话亭打电话回家,当王海芸接电话时,便用手巾盖着听筒作出恐吓,他知道王海芸最终会照自己的吩咐去做。

  「这是游戏罢!」挂线后便赶快返回原定的地方。

  不一会,露台的门打开,啊,太好了!二狗探身向前,看到王海芸苍白的面容,虽然雨水和围杆遮挡着她的身体,但二狗深信她一定是身无寸褛。

  「因为王海芸并不是半途而废的人,而且她一向的作风都是有求必应。」想到这里的二狗不禁笑了出来。

  突然,脑间泛起一个新念头,于是乎他离开那地方,沿着回家的路而行,并且从后门回家。

  入屋后也看到饭桌上放了撕破了的包装纸,震荡器则不在胶袋里。二狗泛起会心微笑,因为他知道这件震荡器已在王海芸的手中,于是他把脚步放轻拾级而上,去到哥哥睡房门前,静静地打开门,看到里面微微暗黑,一半的窗帘落下。

  他探身向着露台望去,发现玻璃门打开了少许,而露台出面的,正是身体赤裸的王海芸。

  背着玻璃门的王海芸,用背部压着门,左手按在地上,右手伸到腿间,上半身不时左摇右摆,偶然接向玻璃门。

  「呀……啊……噢……」喘息声再加上眼前的景像告诉二狗:嫂嫂在把震荡器插进体内自慰,而且还处于兴奋状态。

  看在眼里的二狗感到鸡巴开始发大,而王海芸则伏在地上,背着自己气喘如牛。

  二狗移步到玻璃门前并把门关上,之前二狗亦试过把门关上,那是王海芸和劲松刚蜜月旅行回来的事,当时她在露台晒衣服,二狗亦是在她不察觉的情况下把她关在露台外面。

  和那次一样,王海芸同样是表现出手足无措,只懂得握着门柄不停地摇。

  二狗离开睡房,靠着走廊的墙边窥看,感到王海芸似乎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存在。

  过了一会的王海芸开始放弃,垂头丧气地抱膝而坐。王海芸造梦也想不到,自己的苦恼和绝望,却为二狗带来快乐。

  「王海芸,我会令你更痛苦……更惨……」雨停了,外面开始由阴转为晴朗,街上传来人声,而王海芸就马上伏低。

  二狗怀着战战兢兢从门隙中尝试偷看王海芸的面容,看到她再次站起来,背部压着玻璃门,从透明的玻璃门中,王海芸整个臀部包括屁眼也呈现在二狗的面前。

  接着听到一个小孩的声音:「妈妈,妈妈,你看!」「呀~~糟了!」王海芸犹如一只被追捕的小动物一样的惶恐地喘息。

  「机会来了!」二狗飞步走进睡房,并第一时间向内打开玻璃门。没有料到玻璃门会突然打开的王海芸立即整个人向后跌,雪一样白的身体便跌进二狗双手里。双手所碰到的每一处地方都是娇嫩幼滑,体汗阵阵的甘香直扑到二狗鼻孔。

  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呀~~」二狗用力抱紧正惊叫起来的嫂嫂,软绵绵的一双乳房正紧贴着他的胸膛,在二狗怀中的王海芸正在不停抖颤着。

  「我终于可以抱着嫂嫂的身体。」此刻二狗心里面再没有怨恨,取而代之就是无限的爱。

  「嫂嫂……」王海芸第一次听到二狗用这种语气说话,并醒觉自己正全身赤裸,于是企图站起身,可惜,二狗一直把她紧抱着:「嫂嫂,我喜欢你……」「什么?不……不可以的!」王海芸拼死地挣脱,然后飞跑出睡房。

  二狗慢慢站起身,表现出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因为今晚这间屋里就只有他和王海芸两人。

  (2)

  王海芸左摇右摆地跑落楼梯的同时,口中亦喃喃地说:「怎……会这样的?

  ……没……可能……」

  「嫂嫂,我喜欢你……」她清楚记得这把声音和电话里的是一样。

  「不……不可能的……」泪水令到她的双眼野变得模糊。

  用那些卑鄙手段去威吓自己的人,正是和自己朝夕共处的少年,他竟然强迫自己自慰给他看。知道事件真相后的王海芸,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带着异常激动的情绪奔落楼梯,一时不慎就在最后一级摔倒在地上,痛得眼泪不断流出来。

  她知道现在和她共处一室的二狗,随时会对自己做出不轨的行为,所以绝对不宜久留。但当王海芸起身想继续逃跑时,却不知应跑到哪里去,因为自己此刻正是身无寸褛,而刚才脱下来的衣服,全都在二楼的睡房里。

  「我应该躲到哪里去……?」在没有选择的情形下,王海芸唯有跑到浴室暂避,此刻的她虽然全身皮肤都起了鸡皮,但体温却像火般灼热。

  浴室门关上不久,便传来二狗的声音:「嫂嫂,开门罢!」王海芸自觉地紧握着门柄,「不……你别进来……」王海芸坚定地拒绝。

  二狗一面大力地拍打浴室的门,一面兴奋地说:「你什么也没有穿,会着凉的。」「那封信……还有-那份邮包……」王海芸带着颤抖的声音说:「是……你……做……的?」「终于给你识穿了。不错,是我做的!」王海芸听到他本人也承认后,整个人好像堕进深渊一样。

  「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我想得到你!」

  「不……不可能……」王海芸听罢不由自主地双手护着胸前:「不可以的,这是不可以的!」「为什么不可以?」

  「我……是你的嫂嫂,是你哥哥的妻子!」

  「那又怎样?我才不会理会这臭哥哥!」从二狗这番话中,王海芸知道他并不是闹着玩的,而是认真的。

  「他……真……的想得到我……」

  「我要得到嫂嫂你!」二狗的说话令王海芸不其然全身震抖起来,而且愈来愈烈。

  「二狗,你听我说。我是劲松的妻子,听到你说喜欢我,我也很开心,但我们不可能的,因为我的身体己是属于劲松的。」「你说谎!」二狗大声的反驳:「那你为什么要和那个男人通奸?!」王海芸听到二狗这样说,整个人变得呆若木鸡,因为二狗原来已知道当日的事。

  「我……」

  「你被他插时,不是很兴奋吗?」王海芸无言已对,她造梦也想不到当天被强 奸达致高潮的一刻,二狗原来在旁看着。

  虽然自己真是被强 奸,但从二狗的说话中,王海芸得知他并不认同。

  「我没有兴奋。」

  「你讲大话!」

  「我没有讲大话。」

  「那你为什么会淫叫?」

  「我……」此时外面突然雷声隆隆响起,屋里面的灯变时熄时着,屋顶传来雨水洒下的声音。

  二狗继续拍打浴室的门:「哥哥不在家,因为你感到寂寞!所以就让那个人强 奸你,是吗?我现在也要强 奸你,给你快乐!快开门罢!」「别进来!我会大声叫!」

  「叫罢!我不怕的!」这句话令王海芸不知如何是好。

  「我现在进来了!」话刚说完,二狗猛力地用身体撞向浴室门,门锁亦马上被撞破,王海芸害怕得瑟缩一角。

  不一会,「砰」的一声后,王海芸看到二狗双手叉腰的站在浴室里,双眼满布红筋,并且伸手抓着王海芸的玉臂。

  「放开我呀!」虽然极力抵抗,并且不断用力拍打他的身体,但又怎可以战胜孔武有力的二狗。此刻屋外突然闪电,王海芸在电光火石间看到眼前的二狗,已经变成一个面目狰狞的人。

  「你很喜欢在厨房干吗?」王海芸把面扭向后:「不……不要在厨房……」王海芸脑海又再浮现出被那色魔强 奸的情景。

  她从浴室被接出到客厅,滂沱大雨不断打在窗上,二狗好像一头野兽似的按着王海芸。

  「放开我!二狗,不要呀!」王海芸全身拼命挣扎。

  「为什么还要反抗?你上次不是很开心吗?」

  「不!是……他强来……」

  「我明白了!原来你喜欢被人强 奸。没办法,我唯有照你意愿去做好了!

  (3)

  王海芸双手被反绑,躺在客厅的地毯上,这正是数日前被胁自慰的地方。王海芸一想起当时二狗在旁观看的情景,除了感到愤怒和害羞之外,全身也变得灼热起来。

  王海芸知道现在身处的境况,既不能向外求援,亦没能力作出反抵抗,唯一的方法,就是利用二狗的理性来帮助自己脱险,于是乎她马上盘算用什么方法说服决意要侵犯自己的少年。

  当在思量之际,感觉二狗正在把身体贴近,王海芸整个人紧张僵硬起来。又大又厚的双手开始滑进王海芸腿间,犹如一只爬行中的大蜘蛛一样。

  「二狗……快……放……开你的手……」虽然王海芸双腿拼命地挟着,但又怎敌得过年青力壮的二狗。大蜘蛛很快便游到王海芸最敏感的地带,令她身体颤抖起来。

  「不……不要呀!」二狗乘着王海芸张开口,二话不说便把自己的嘴唇压过去,并且同时间伸出又湿又长的舌头,舌头甫一钻进她的嘴里,便仿如小生物四处撩动着。

  二狗的舌头不断在口腔内乱钻乱挖之余,大量的唾液亦同时流嘴里,此刻的王海芸感到厌恶、呕心和受尽凌辱。

  虽然二狗的接吻技巧绝对称不上是熟练,但当过了一段时间,刚才的厌恶感竟然渐渐消失,取而代之却是感到舒服。

  二狗手指在三角草原上笨拙地拨弄,令到王海芸不由自主地扭动蛇腰:「不……快……停呀……」二狗抽起钻进双腿间的手,一面喘着气,一面用发光的眼神紧盯着王海芸的阴户。慾火焚身的二狗和哥哥劲松简直是天与地的对比,从面上流露着野哭的凶残,面对着这头饥饿及失去理智的野哭,王海芸好像发了一个从未如此可怕的恶梦一样。

  「嫂嫂,你看……」二狗在王海芸面前,耀武扬威似的慢慢除下身上的衣服,首先是把T恤,然后是牛仔裤,最后是内裤……不一会,一副健硕的身体便呈现在王海芸的眼前。

  宽厚的胸膛、又粗又硬的手臂、结实的腹部,犹如野生动物一样的彪悍,此外,小腹下更隆隆鼓起一件巨大的武器。

  「嫂嫂,和哥哥相比,哪一个大?」这不是一个问题,因为一看便知道二狗的鸡巴比劲松大得多,除了有一个又圆又大的龟头外,阴茎上更浮现了一条条又粗又长的血管。

  「漂亮吗?」二狗兴奋地说的同时,伸手抓着王海芸的双膝。

  「二狗,求求你,别做这些愚蠢的事好吗?」

  「嫂嫂你别多费唇舌罢!我今天一定要占有你……」王海芸虽然拼命地把双脚合紧,但整个下半身却奇怪地涌现一股热烘烘的暖流,而且感到愈来愈热。

  王海芸的反抗对二狗来说只不过螳臂挡车,不一会便把她双脚分开,并且把上身放在两腿中间。

  「让我先嚐嚐你下面的味道罢!」听到二狗这种卑污的说话,王海芸全身感到又热又红,而话刚说完的二狗,已垂低头向着她的阴户进发。

  「不……不可以,二狗……你……别胡来呀!」下半身有如被火烧一样的王海芸,顿时感到天旋地转似的晖眩,双眼紧紧合上。

  刚才二狗的一轮激吻,犹如在官能上燃点起的火头,而这个火头正逐步向着她全身扩散,与此同时,王海芸下身亦有另一更庞大的火头被燃起。

  此刻明明是怠到羞愧难堪,但体内却相反地涌现出阵阵快感,到底为什么会这样?王海芸感到百思不得其解。本想尝试说服二狗,但现在变得有口难言,因为忙着发出兴奋时的喘气声。

  二狗的嘴唇贴在丰满的臀部,伸出舌头乱窜乱舔,强烈的快感直撼王海芸全身,而且是排山倒海一样地涌现,把羞愧的感觉完全盖过。王海芸狠狠地咬着下唇,闭上双眼,拼尽全力和快感搏斗。

  「不可以有感觉,不可以有感觉的……这不单是背叛劲松,而且更是背叛道德。」她不断跟自己这样说。

  虽然随时可以占有王海芸,但二狗出奇地不急于这样做,这样反而令王海芸更感痛苦,如果在官能上的火未燃起前插入自己身体的话,便不会有任何快感的出现,只要待二狗射精后,一切都会完结。

  但是二狗却发挥出惊人的自制能力,冷静而耐心地爱抚,令到本来就没有太多性经验的王海芸慾火燃起。

  现在王海芸的下半身,正对着又粗又大的鸡巴作出强烈渴求的反应,涨卜卜的阴阜高高鼓起,两片阴唇微微向着左右张开,敏感肉芽亦变得又硬又挺。

  「啊呀……不成,我不可以有这种感觉……」这次的快感明显比上次自慰强烈不知多少倍,当时是自己的手握着自慰器,虽然是无意识地郁动,但亦要靠自己去找敏感地方。

  但今次却不同,一切都是由二狗操控,爱抚、激吻的部位,全都是王海芸始料不及或是在毫无心理准备底下感受得出来的兴奋感觉,自然亦是预料不到的强烈。

  她挺高着自己的腰,迎接着快将舔到屁眼的舌头。舌头开始慢慢地舔,百合的头亦同时开始扭动。

  湿润的舌头像条爬行中的蚯蚓,在肛门周围蠕动着,王海芸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身体不停抖震。

  「不……不……不要呀……」当舌尖窜到菊花花蕾一样的肛门口时,王海芸整个人有如被雷电击中似的,她造梦也想不到会有人做出这种动作。

  「怎么把舌头钻到那里……」

  「啊……不……快……停呀!……」王海芸面扭动蛇腰一面带着呻吟地叫,不一会,叫声开始慢慢变成喘气声:「啊噢……嗯啊……」本想说服二狗的王海芸,此刻整个人也陷入崩溃状态,原来的理性,早已荡然无存。

  二狗拼命用舌头舔她的肛门之余,亦不忘伸手到雪白的乳房上搓弄,当手指碰到挺起的乳尖时,更大力地抚弄一番。二狗忽刚忽柔的动作,令到王海芸感到快感经已漫延全身,再没有半分自控能力。

  「嫂嫂现在怎样?还要停吗?」

  「当……然……啊噢……」

  「嘻……但你的身体却不是这样说。」话刚说完,二狗又再把头伸进两腿中间,并张嘴向着阴溪位置吸吮。

  「啊呀……不……」又湿又热的舌头拨开乱草,向着两片阴唇上下舔动,并且更不时直伸进玉洞里。此刻的王海芸全身犹如触电一样,慾火焚身的她感到自己经已变成了一个荡妇,双脚再不能合上,亦压抑不到身体的抖动,心里所想着的,就是追求更多的快乐。

  「别再忍好了,想叫便叫出来罢!」二狗说完后继续埋首使用他的舌功,而这时的王海芸却看到早已昂头吐舌的鸡巴顶上,渗出了少许的液体。

  随着视觉上的挑诱,她身体所受到的冲击也变得更强烈,她一面气喘如牛,一面企图把绑着双手的绳解开,双肩不断扭动,丰满的乳房一上一下地弹跳着,粉红色的乳头变又尖、又挺、又硬。

  「啊呀……」爱液源源不断地从阴溪里涌出,令二狗的面又湿又滑。他于是还以颜色,猛力地伸出舌头撞向早己充血的阴蒂上。

  「噢……不……要呀!」快感犹如电流一样从阴蒂直向着全身扩张,被高举双腿的王海芸,胡乱地在半空蹴踢。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现在的王海芸全身都是敏感地带,感觉和上次被奸时差不多,但今次的对手并不是那色魔,而是只有17 岁的二狗。

  王海芸没有察觉到二狗其实是仿照那个色魔当日对她施暴的行为,虽然动作大致是相同,但技巧还未及那色魔般熟练,可是,王海芸身体的反应却比上次还要强烈,舌头已钻进装了蜜糖壶一样的小屄。

  「啊噢……不……呀……」每当舌尖舔到阴蒂,王海芸的反应便一浪接一浪的强烈。

  「停……停呀!我……快……要……」王海芸全身像火烧一样的灼热,脑间有如烟花爆发似的,然后浑身陷入麻痹,失去知觉状态。

  (4)

  虽然感觉到二狗离开自己的身体,但王海芸仍然紧闭双眼,像快要窒息似的抽搐喘气。仍处于恐慌状态的王海芸,肌肉变得松弛,但身体仍然是不停抖震。

  「我……我刚来了高潮……」现在心情实在痛不欲生,她憎恨自己为什么如此没有忍耐力。

  就在这时,二狗又把身体压下来,令人作呕的汗臭,还有从鼻孔里喷出的气味,令她感到透不过气。

  「二狗,求求你,别再来好吗?」

  「我很喜欢你,从第一次见你开始,我便一直暗恋着你。」「你别难为我好吗?二狗,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求求你,别再胡来……」王海芸话未说完,已感到一支又硬又实又暖的物体在自己大腿内侧磨擦,她吓然张开眼看,发现二狗的鸡巴正在昂头吐舌,而且没有带上避孕套。

  「不……不可以……就……这样……子……」此刻的王海芸内心经已感到再无颜面对劲松,但是二狗依然没有就此罢休。

  「和他相比,你觉得我怎样?」

  「他?」

  「强 奸你那个人!」虽然那色魔有如石头般硬,但从大腿内侧磨擦中所得的感觉,二狗的鸡巴是王海芸有生以来所见之中最粗又最大的一条。如果以整体来说,他的鸡巴足足比丈夫的大了一倍有多。

  二狗那支已膨胀起来的鸡巴,好像告诉王海芸在目的未达到之前是绝对不会低头似的,劲力十足。除了鸡巴之外,一副强壮健硕的身躯,更是瘦小的劲松不能相比。

  「啊呀……停……呀!」王海芸不断扭动身体来逃避二狗进袭。

  二狗拉起王海芸的上半身,宽厚的胸膛和一双又圆又大乳房紧贴着,粗而结实的手臂一抱,王海芸马上动弹不得。

  「嫂嫂,我入了。」

  「不……不可以!」王海芸拼死扭动蛮腰,企图避开经已对正着腿间中央位置的鸡巴。

  二狗全副精神集中在下半身,立誓要一矢中的。就在龟头感觉到又湿又滑的洞口就在前面的一刹,王海芸蛇腰左右扭动,令到经已向前冲插的鸡巴插向屁眼去。

  纵使如此,二狗仍然很有耐性地准备第二次的出击。另一边厢,虽然王海芸仍然想阻止,但可以用的力气亦已用去七七八八了,动作变得缓慢起来。

  「二狗,求求你,不……要……呀!」话刚说完,二狗的鸡巴已经开始在阴溪周围磨擦,期间偶然触碰到阴核,令到王海芸全身好似触电一样的颤动起来。

  「啊呀……」二狗趁着王海芸停止扭动的一刹,把鸡巴稍为拉后,然后对准两片阴唇的中央。

  「二狗……求你放过我罢!」虽然王海芸拼命把双脚合起来,但始终力气有限。二狗鸡巴就好像打开了城门的侵略者一样,准备作出最疯狂的侵袭。

  鸡巴在两片阴中央慢慢向前钻探,而王海芸的力气好像经己用尽似的。

  「二狗,你听我说,虽然我和你并没有血绿,但毕竟我都是你嫂嫂,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可以有性关系。」王海芸知道这是她最后一个机会:「你现在停手还来得及。只要你肯放弃,我应承你不对劲松说今日发生的事,只会把它成为我们之间的秘密。」「……」二狗停止活动,二狗终于明白了。

  以为事情有了转机的王海芸,把绷紧的身体慢慢松弛下来,怎知就在这一刹那,小屄的隙缝突然被强而有力的硬物插入。

  「呀……」又粗又硬,犹如大木头一样的鸡巴,急劲地插入王海芸的身体,令到她无识意地挥动被绑着的双手:「二狗……不……要呀!」「嫂嫂,你放松罢!」他伸手按着王海芸的腰,然后继续向前进入,直到鸡巴整根没入,直顶花心。

  「我终于入了。」被又长又大的鸡巴突入到深深处,连王海芸的胃部也好像感受到这份强烈的压迫感。刚才的震荡器,虽然是硬,但只是人工造成的硬,而二狗的鸡巴,不但又大又粗又长,而且还发出强大热量,此外,更具有一份无形的重量感。

  「不……不……要呀!快……把……它抽出……」王海芸的呼吸变得紊乱。

  「嫂嫂……嗯……我们……现在终于浑为一体了……」王海芸上身被强而有力的手抱着,下身被刚直的鸡巴贯通,阴核更不时受到对方阴毛的磨擦。

  「求求你……别……动……」插入的硬肉在幼嫩的小屄里翘动了一会后,开始慢慢地活动。

  「不……」二狗把已插到子宫深处的鸡巴缓缓地抽出,和插入时不同,就是鸡巴上已沾满了又黏又湿的爱液。

  「啊嗯……」当将近露出龟头时,再重新插入,这次当然亦会为王海芸带来涨满的感觉。

  「啊呀……」抽插动作不断缓缓地进行,鸡巴和爱液变得浑为一体,此刻的王海芸连最后的城堡也失陷,渐渐进入崩溃状态。

  「竟然和丈夫的弟弟交合……我已无药可救……我这一生完了……」二狗的动作开始变快,不停地上下抽动,就好像活塞启动一样,在这抽插的过程中,小屄还发出「啐啐……」的声音,听进耳里的王海芸,感到全身将火烧一样。此外,强烈而充实的快感,正从子宫深处散发到周围全身。

  「啊呀……啊噢……」此刻的王海芸感到澎湃的快感突然急剧涌现,看在眼里的二狗于是为她解开手上的绳。虽然得到自由,但王海芸并没有作出任何反抗或是逃避的举动,只是拼命地抓着二狗的颈,因为她感到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自己的身体便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啊噢……呀……」二狗的动作循序渐进地加快,当一出一入的抽插过程中,磨擦到敏感的肉芽时,令到王海芸有如遭受电殛一样。

  「不……我……我……快……要……受不来了!啊呀……」王海芸的头不断左右扭动,头发凌乱地撒在地毯上。

  「为什么我会这样舒服?天呀!求求你,把我这感觉停止好吗?」如果是丈夫的话,此时早已一泄如注,但二狗仍然气定神闲地一上一下地抽动着。

  比那个色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二狗,动作愈来愈快,已开始超越王海芸所能承受的范围。

  「二狗……不要……求求你……快停……快停……」在王海芸微弱的哀求声中,充满悲哀的情感。

  每当鸡巴狠狠地顶进深处时,她的双腿便不由自地从地上提起,脚尖更在半空摇晃着;放在二狗颈上的手因为乏力而放下来,改为在地毯上乱抓。

  二狗的手伸到王海芸的屁股下方,并且把它抬起,而鸡巴则原封不动地插在小屄。接着鸡巴又开始抽向后,因为腰部被提起的关系,从而令到插入的角度改变,龟头在尿道口的周围压迫着。

  正当王海芸还以为二狗打算抽出的同时,「啊呀……」一阵强烈的快感从小屄直穿上头顶,她整个人也像虾米一样的缩起来,并且不断抖震。

  「嘻……是这里了……」二狗保持着这个姿势把鸡巴稍微抽出,然后又继续一出一入的抽插动作。

  「不……别……碰那里……」此时的王海芸,已不知道自己将会变成怎样,只是感到脑间发生连串爆炸,眼前变得一片雪白。

  「呀嗄……」王海芸记得,这种极度剧烈的快感,在那色魔强 奸自己时也曾出现过,当时亦是这个姿势。

  「二狗,别再来……求求你……」

  「嫂嫂,我们一齐来高潮好吗?」

  「不……不要呀……」很快,王海芸变得什么也看不见,甚至连自己说什么也听不到,她正承受着一股强大的冲击,全身不断抖震,呼吸感到困难,眼前的景象模糊不清,快感好像电流一样走遍她全身每个角落,而且还一浪接一浪地出现。

  「啊噢……我死了……」她真的以为自己快要死,一面哭,一面达到高潮。

  「嫂嫂,我来了!」二狗大叫完后,体内有一股暖流爆发出来。

  「呀……不要呀!」鸡巴就在小屄的深处,进行地陷山摇的大爆发,射出大量的精液,把王海芸整个子宫浸盖着。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