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强暴小说

社团活动之中二魔法少女篇

诚启学院高中部新学期开学后,都会经历一个奇特的景观。

  「欢迎各位热爱篮球的学弟加入篮球部。」

  「棒球社在这里,是男人就应该在阳光下挥棒。」「只要加入动漫社,我们的社部的漫画随你看了。」没错,就是社团招募。

  看着眼前各个社团卖力的吆喝招人。海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社团吗?这种明显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谁会去参加呢。」对於社团这种打着幌子招人,实质上是骗取学校经费来满足自己的欲望的骗局。

  海斗可一点也不想参加。

  因此对於自己被突然拉进一间教室里,被一身魔女打扮的美丽学姐威胁着加入社团这件事情,海斗并没有多大的反应。

  海斗一边玩着手里的PSV 一边镇定的问道:「那么麻里学姐,也就是说,你想我加入这个连名字都极度中二的社团?」

  「极黑之炎魔法社」就是这个社团的名字,确实如海斗所说非常中二。

  「因为这是上天的安排,这是命运的指引,身为「极黑之炎魔法社」社长的我,万魔之焰樱井麻里在这里请求,请你务必加入。」海斗用手挡住了面靠的越来越近的麻里:「脸不要靠得这么近,让我考虑考虑。」

  手里高举着入团申请书。中二病晚期的麻里不断游说着。

  「有什么需要考虑的,冰焰之海斗,来吧马上签上这张强制魔法契约成为社团的一员,为伟大的魔法事业献身吧。」

  「哈嗯~ 」面对眼前这个彷佛长不大的孩子一样的学姐海斗深感头痛「既然学姐你想我加入,那你也要告诉我这个社团是干什么的吧。」「呵呵呵。这个问题问得真是好。就让我万魔之焰樱井麻里告诉你吧。」原地转了一圈摆了一个彷佛魔法少女的标准姿势,麻里用油性笔在白板上写到。

  「极黑之炎魔法同好会的建立时间非常久远,早在13年前个社团就已经建立了。社团主要以研究世界上各种与魔法相关的一切,除此以外,我们还关注各种灵异事件分析其与魔法是否有关联。你看,这就是历代的社员收集的关於魔法的详细质料。我们坚信魔法是确确实实存在的。」顺着麻里的手指看去,发现社团教室的一边摆放了一个巨大的书架,上满密密麻麻的摆放了诸多书籍。

  当然上面的那些「黑魔法108 式教学」「真。黑暗宝典」这些光看名字就知道中二到什么程度的书籍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左右看了看发现在中间夹着一本没有标注的书籍。随手翻了翻,发现是一本比较老旧的笔记。笔记的第一页上画着一个奇怪的魔法阵,旁边还有不少的标示。

  「居然一下子就翻到了我们社团第一任社长的笔记,海斗,你不愧是命中注定的新社员,」

  「这是什么来的?」

  海斗没注意到,麻里在身后窜了出来,整个身子压在了还抖身上。

  感受到背后那柔软物体的触感,海斗的身体也不由得燥热了起来。

  当然,麻里不可能知道海斗的状况,直接挂在海斗背上说道。

  「呵呵呵呵,这个可是伟大的第一任会长,在凝听到异世界的召唤后,花费了七七四十九天呕心沥血的完成的超超超强力魔法阵。传说中站在魔法阵的中央念动魔法咒语就会发生不等了的事情了。」

  听到背后的中二少女那慢慢中二气息的中二讲解,海斗捂头。

  「会对这个中二社团有所期望的我也是醉了。」「看来海斗社员是不太相信我这个社长的话语了。」「我还没有决定加入啊,混蛋。」

  「就让我万魔之焰樱井麻里让你见识一下这个魔法阵的强悍之处吧。」「听人说话啊,混蛋。」

  直接无视掉海斗的抗议,麻里拿着笔记自顾自的在地板上画起了魔法阵,由其熟练的动作来看,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不一会,一个巨大的布满奇怪符号的魔法阵就完成了。

  「

  站在魔法阵的中央,麻里看着手里笔记,念出了一大段奇怪且拗口的咒语。

  在海斗看来如果场景再配上白色得蜡烛的话,就是一个完美的邪教仪式了。

  看着麻里念完咒语后站在魔法阵里分钟都没有动静,海斗有点不耐烦了。

  「麻里学姐?」

  「……」

  只见麻里双目紧闭保持着刚开始的动作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对於海斗的问话也没有回应。

  「学姐?学姐?」不管是海斗怎么呼喊,麻里都毫无反应。

  「难道是为了骗我相信所谓的黑魔法而装出来的?」怀着这样的想法海斗笑了笑。

  「既然是装的话,胸部被摸就一定会有大反应的。」海斗双手手放在麻里的左胸上。双手温柔的抚摸。

  但很显然要让海斗失望了。对於海斗这猥琐的动作,麻里依旧像个木偶一样一动不动,任由海斗玩弄。

  这下子,就算海斗再迟钝也知道不对劲了。

  海斗按住麻里的肩膀摇晃了几下,然后大声呼唤了她的名字,但都毫无作用。

  虽然对於麻里为啥会像个人偶一毫无反应样感到疑惑。

  不过看她彷佛仅仅是睡着了的样子,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

  细细的观察着这时的麻里。海斗觉得,麻里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美女,精美的相貌配上一头黑色长发,身材也是一等一的棒,抛开那中二的性格来说,根本就是男人梦寐以求的标准巨乳黑长直。

  回想起刚刚伸手在那对弹性和柔软度都惊人的巨乳上揉弄的触感。海斗也不由得心跳加速,口乾舌燥。

  吞了口唾液,把心里的想法压下去。

  正当海斗胡思乱想的时候,原本紧闭眼睛的麻里缓缓睁开了她的双瞳。

  但看样子她对於海斗站在自己的眼前显得十分的不解。

  「那个?海斗社员。你站在我面前是有什么事情?」「啊!那个……」

  海斗显然是被吓了一跳,毕竟被自己刚刚意淫的对象问话,说话显得有点结结巴巴的。

  正当海斗想着怎样糊弄过去的时候。面前的麻里的中二病又发作,进行了一大段的脑补。

  「难道海斗社员已经被魔法的魅力所打动,打算和我一起进行伟大的魔法仪式?……」

  海斗很想打断这个在自己面前不断甩节操的中二少女,但自己刚刚才摸过对方的胸部,显得有点心虚,只好耐着性子听她说完。

  「麻里学姐,你真的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事情?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难道是我刚刚念动的咒语生效了,召唤出了灭死魔王阿历克斯的灵魂依附在我的身上?这可是难以想像的好事啊,可恶,早知道的话就应该拿摄像机把这流传千古的一幕记录下来。」「什么灭死魔王倒是没有,不过麻里学姐倒是像个木头人一样,不管我怎样叫都叫不醒。」

  「嘿嘿嘿。想知到是为什么吗?海斗社员。想知道的话就……」看着眼前的麻里一脸坏坏的笑意的举着手里的入团申请书,海斗推了推眼镜说道:「不,我不想知道。」

  说完便转身想走。

  「不,不要走啊啊!我说,我说就是了。根据第一任社长的笔记,据说念动咒语的人会进入一个精神恍惚的状态,在这个状态里,手术者有可能会接受到未知的信息。我已经说出来了,不要走啊。」

  麻里用力抱住海斗右脚完全没有一个女生样子的哀求。

  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已经暗淡,海斗忍着一脚把麻里踹开的冲动。

  「入团的事情,我考虑一下吧。不过这本笔记能借给我回家看看吗?」「当然没问题了,尽管拿回去看吧。我相信第一任会长的笔记一定会引导海斗学员你发现魔法的世界是何等具有诱惑力。」————

  费了一番功夫总算摆脱了麻里。

  海斗拿着这本记录着众多奇怪符号,彷佛中教黑魔法研究记录的笔记回到家。

  躺在床上翻弄了整个一个多小时,终於有了新的发现。

  笔记本每一页的纸角上都画有一个被圈起来的数字,而数字后面连着一个单字。海斗用笔把每一页的单字记录下来然后按照数字排好,得出了一篇手记。

  「不管是必然还是偶然,能够细心阅读并发现了这手记里隐藏记录的人,恭喜你,你将得到我留下来的东西。真真正正的催眠术。……」看完整片手记后,海斗深深的吐了口气,显然被手记里所写的东西完全震惊了。

  所谓的社团压根只是一个幌子,只不过是第一任会长用来奸淫女人的地方罢了。

  而最让人吃惊的是催眠术这东西居然是真的存在的。

  这不由得海斗不信,因为麻里在念动了记录在笔记上的咒语后很明显就进入了手记所说的浅层催眠状态。

  按照手记所说催眠状态的缺点很多,如没法修改记忆,持续时间短,因此作用其实并不大。

  而记录在手记上的催眠咒语却是能够让人进入深层催眠状态的强大咒语。

  看着眼前这段不算长的奇异咒文,海斗不由得吞了下口水。

  ————

  第二天放学后,依旧是在社团教室里。

  海斗在入社申请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而麻里在一瞬间把其夺走,高兴得上蹦下跳。

  「哈哈哈,伟大的魔法之神在上。极黑之炎魔法同好会终於再次迎来了新的社员了。」

  等麻里的兴头过去后,海斗才拿出了昨天的记录下来的手记。

  「学姐能教会我这一段咒文吗。」

  当然海斗还没有蠢到把完整的咒文交出来。而是把咒文分成了好几段打乱后让麻里看。

  完全不知道海斗的想法,麻里倒是很热心的教导海斗。

  ————

  麻里站在昨天画好的魔法阵上,

  虽然对着个奇特的咒文并没有多大的信心,但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海斗还是在麻里的身前开始念动那段生涩的催眠咒文。

  「 ¥」

  念完后,海斗紧张的看着和昨天一样双目紧闭的站在魔法阵中央的麻里。

  根据手记里记载,浅层催眠状态的维持时间非常短。大约只有3 分钟。如果超过了三分钟后,依旧没有苏醒。基本可以肯定被催眠者已经进入了深层催眠状态。

  看着手表里的指针一格一格的跳动。往日短暂的3 分钟却彷佛延长了无数倍。

  待三分钟过去后。

  看着麻里依旧没有醒来。

  海斗的心都快跳出来了…真的…催眠术真的存在。

  而且是被自己所掌握。

  压仰不住心里的喜悦,海斗彷佛疯子一样高兴的手舞足蹈。过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

  走到麻里的面前,海斗回想起手记里记录的解释。

  深层催眠仅仅是第一步而已。

  催眠控制,也并不是无中生有,你不能命令被催眠者做出不符合其思维的事情。

  正确的做法是要对目标加以诱导,让她觉得所接收的命令是她应该做的,必须去做的。

  海斗稍微想了一下说道:「麻里,你听到吗?」「是。听到?」

  「那么睁开你的眼睛。麻里,站在你面前的我是谁。」双目毫无光彩的麻里木然的说道。

  「新的社员……冰焰之海斗。」

  「我是社团的成员,也就是麻里你的后辈了吧。」「后辈?……社团成员……是……你是……后辈。」「那么相对的来说,前辈就是要照顾后辈的,后辈有困难了,当然要找前辈帮忙了。是不是?」

  「嗯……是的……帮忙」

  「既然后辈找前辈帮忙,也就是说,学姐你就是我最信任的人了。后辈的请求前辈是不能拒绝的,不但不能拒绝,还要全心全力的帮忙。你说是不是呢?麻里。」

  「是…的…帮忙……不拒绝。」麻里点了点头。

  「那么麻里学姐,我现在想好好玩弄你的大胸部,能请你帮个忙,把上身的衣服脱掉吗?

  这可是后辈的请求啊。」

  「后辈……的请求。脱……衣服。」

  麻里把白色的衬衫被脱了下来,露出了被束缚在窄小的水蓝色胸罩的惊人双乳。用双手把胸罩的纽扣解开。失去束缚的双乳在空中跳动了一下,引起一阵阵肉浪。

  双手攀爬上这对诱人的双峰,海斗的十指陷入进了润滑的乳肉里享受着双乳惊人的弹性。

  不断揉弄的同时还时不时的挑逗一下麻里胸部上的两点嫣红。

  「这对胸部还真是让人爱不惜手呢。麻里学姐」「是吗?谢谢……你的夸奖。」

  玩弄了一会麻里的胸部后,海斗的视线向下移动。

  「麻里,现在我想看看你的肉穴是怎么样的,能帮忙把裙子提起来吗?这可是社团后辈的请求啊!」

  「嗯~ 好的……因为是后辈……的请求。」

  麻里依旧像个人偶般抓住裙子的的末端缓缓的提了起来。露出遮挡住私处的水蓝色内裤。

  吞了吞唾液,海斗跪在麻里的前面用手拉下了麻里的内裤。麻里的私处便完全暴露在海斗施虐的目光下。

  麻里的私处上方有一茬稀疏的毛发,而完全紧闭的肥美阴户只留出一条狭小的缝隙。

  手指在阴肉上来回摩擦了一会后,便用力把紧闭的阴唇打开,露出了隐藏在里头的阴蒂和微微张开的肉穴。

  海斗迫不及待的把整个阴户含在嘴里。舌头不断的在上面搅动。细细品嚐这没有被开发过的处女之地。

  性器被不断挑逗,就算是处於催眠状态的麻里身体也开始有反应。阴蒂越发充血,肉穴更是不断流出淫水。

  松开了被逗弄得淫水直流的阴户,海斗吞了吞口水,把裤链拉下,露出了充血膨胀到极点的肉棒。

  「呵呵,因为麻里学姐的肉穴实在是太诱人了,害我的肉棒都硬起来了。学姐是不是应该负起责任帮我好好的发泄一下呢?」挺着肉棒不断在麻里的大腿上摩擦,海斗乐呵呵的说道。

  「是啊……是我的…责任…发泄……」

  看着像个木偶一样的麻里作出了回答,海斗继续引导麻里的思维。

  「那么,能请麻里学姐夹紧双腿趴在桌子上吗,我的肉棒要是能够插进麻里学姐大腿根部的话一定能够好好发泄发泄的。」「既然…这样…那就…把肉棒…插…进来吧」

  说完便趴在桌子上,双腿夹紧挺起了那圆滑的屁股。

  左手把麻里的内裤拉下,右手扶了扶。

  海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肉棒缓缓的没入了麻里满是淫水的大腿内侧。

  肉棒与嫩滑的大腿肉和微微张开的阴唇不断的摩擦,前所未有的快感有下体传来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海斗的神经。

  「啊,麻里学姐的大腿穴交,太爽了。」

  「是吗?……感谢赞赏。」

  海斗的双手绕过麻里的腋下,把麻里的胸部包住不断揉弄,而胯下则是不断进行冲击。藉着淫水的润滑,肉棒与大腿嫩肉不断摩擦发出了唧唧的淫秽声响。

  「啊啊啊啊,麻里学姐,我要射了,射在学姐的大腿穴里了。」浊白的精液在达到顶峰后喷涌而出,直接喷射在麻里的水蓝色内裤里。

  高潮过后好一阵子才恢复过来,海斗看了看时间,发觉才过了10分钟。

  虽然不是性交但第一次就当了个快枪手也让海斗感觉挺没面子的。不过看着眼前依旧保持着被肏姿势的麻里,海斗就把郁闷都抛在脑后了。

  海斗拿起被麻里扔在地上的胸罩把肉棒上的污垢擦乾净,并指示她把衣服整理好。

  麻里就这样面无表情的把沾满淫水精液的胸罩戴在身上,然后把大腿上的内裤重新穿上。

  一想到自己的精液正紧紧的贴在麻里的巨乳和肉穴上,强制的精子彷佛侵犯着麻里的私处一样,海斗感到自己的肉棒要矗立起来再战三百回合。

  但最后还是忍住了,毕竟深度催眠的时间快到了,现在把麻里就地正法并不是个好选择,毕竟来日方长嘛。

  海斗对麻里说:「麻里虽然你的内裤和胸罩里都沾满了精液和淫水,但那并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并不值得你留意的。以后你只要听到「淫欲魔法社」便会进入这种状态,我数到三你就会清醒过来,你会忘记刚才我催眠你的事情,只记得你是在帮我试验魔法而已。

  一、二、三!」

  随着海斗的响指,麻里清醒了过来。

  「怎么样?海斗社员有收获吗?」

  看见麻里对自己身上的异样视而不见,海斗笑着回答:「当然有了。而且是很大的收获。」

  ————

  接下来的几天里,海斗按照手记上写得方法不断对麻里进行测试。

  而这也让海斗对催眠的运用更加灵活,也更加彻底。

  踏着放学的铃声,海斗再次来到旧校舍的社团教室。

  现在的社团教室与前不久的布置相比改变了许多。

  最大的不同在於教室中间摆放了一张简易的架子床。

  而围绕着床边不断的刻画着魔法阵的不用多说,就是中二少女樱井麻里了。

  「哈哈哈~.冰上社员,你来了吗!我刚刚准备好社团活动的道具呢。」「社团活动?」

  对於海斗的提问,麻里相当热血的解释道:

  「没错,极黑之炎魔法社的社团活动就是举行魔法仪式。因为以前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有很多魔法仪式都没办法完成。但既然有冰上社员你在的话,这些魔法仪式都可以逐一试验了。」

  「原来是这样,今天要举行什么仪式?」

  「呵呵呵呵,当然是所有魔法仪式里最为神秘的恶魔召唤了。从异世界里召唤出强大的恶魔附在身上。以此控制恶魔的能力可是人类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啊!」「控制恶魔的能力?貌似相当有趣呢。那我要怎样做呢。」「嗯嗯,海斗社员才刚刚加入社团,很多仪式的事情都不了解,今天的恶魔召唤仪式全部由我来负责,海斗社员你只要把仪式所有的过程都拍下来就行了。」麻里拿出了一胎便携式摄像机交给海斗。

  但海斗显然对麻里拿出摄像机有点意外。因为按照他昨天编写的剧本里根本没有这东西的存在。

  而麻里也解释了一下。「因为上次海斗社员你反映了魔法仪式时发生的意外,我觉得应该把所有的社团活动都拍摄下来,以免错过了那些奇特的魔法景象。」「说的也是呢。」没有在意这点小意外,海斗打开了摄像机的电源。把镜头对准了麻里。

  「那么。麻里学姐要开始拍摄了。」

  麻里对着镜头说道:「我是「极黑之炎魔法社」的社长万魔之焰樱井麻里,今天是我们「极黑之炎魔法社」增加新社员后第一次进行的社团活动。我们将举行动人心魄的恶魔召唤。」

  「麻里学姐。请介绍一下恶魔召唤的步骤,现在做什么呢?」「首先我们要核实恶魔召唤的器材,海斗社员你还不赶紧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

  「什么?脱衣服?」听到麻里的话,海斗显示十分的「惊讶」。

  「当然了,等一下我要召唤的可是有名的「大肉棒恶魔」。而海斗社员的肉棒就是恶魔的载体了。」

  见海斗还支支吾吾的,麻里显得十分的不耐烦,直接扑过去动手把海斗的衣服给脱了个光。

  看着海斗那根还没硬起来的肉棒,麻里显得十分的满意。

  「海斗社员的肉棒相当不错,是十分优秀的载体。」「载体已经有了,接下来我要介绍的就是召唤「大肉棒恶魔」时要用到的。」说完后麻里毫不犹豫的把身上的衣服都脱掉,特殊部位上都写满了字句,青涩中带着成熟的肉体完全暴露在海斗的眼前。

  只见麻里的两个乳头上被圈着画了好几个心形图案,而心形图案的四周的胸部上则是写满了诸如:「处女胸部随便揉玩」「打炮专用奶子」「精液沐浴」等淫句。

  而下腹到肉穴的位置则是画上了阴道子宫的外形,肉穴上更是画了个显示重点的太阳。四周也同样写着:「魔法仪式用处女肉穴」「受孕子宫的精液搾取」「即将被大肉棒破处变成中古二货的肉穴」等字句。

  镜头由上而下,把麻里的变态裸体记录下来,海斗满脸笑容好奇的向麻里问道:「麻里学姐,你胸部上和肉穴上写得是什么东西来的啊?与魔法仪式有关?」「问得好,海斗社员。」麻里指着自己胸部上的字句说道:「我的胸部上画的可是召唤恶魔专用的魔法阵。而这些奇特的魔法咒语,据说可以让女人变得更加的风骚淫秽,以此大大增加召唤的成功率。」手指向下滑动,指到了被画了太阳标记的肉穴上:「而肉穴上的则是与恶魔订立契约的魔法阵,为了画上这个魔法阵我还特地把肉穴上的阴毛都一根根拔掉了呢。」

  欣赏了一下麻里的白虎肉穴,听完麻里的淫秽独白海斗催促道:「那么下一步是什么呢?」

  「最后的准备步骤就是让我这对大奶子上的魔法阵运转起来了。」麻里在身后拿出了一个瓶子,把倒出来的液体涂抹在自己的胸部上,泛着银光的胸部显得越发的诱人。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接下来就可以开始仪式了。我会用这对放荡的大奶子把海斗社员的肉棒紧紧夹住,念出咒语使出「大奶子乳交召唤术」来召唤「大肉棒恶魔」。海斗社员你可要好好的记录下来哦。」麻里用双手托起胸前的傲人双峰轻轻把海斗的肉棒包起来,上下套弄了一下。

  感受到原本还软绵绵的肉棒开始变硬后满意的点了点头,抬起头了看着镜头然后大声的说。

  「徘徊在异域时空的「大肉棒恶魔」,伍乃下贱魔法使樱井麻里,透过古老的「大奶子乳交召唤术」向汝发出召唤。我在此证明,我有着淫荡的小嘴,风骚的奶子,而我的身体也必将是下贱放荡的。若汝听闻,请回应伍的意愿,在此降临。」

  一边说,一边不断的起伏身子让自己的胸部能更加快速的摩擦胸前肉棒。

  念完咒语后,麻里看着胸前不断隐没的肉棒对海斗问道:「海斗社员,感觉怎么样?」

  「好…好爽,麻里学姐的大奶子夹得我的肉棒很爽。」「这是很正常的,说明我这对放荡奶子上的魔法阵正在正常运转。从奶子上转移到肉棒的魔力已经开始向异域传输信号了。」麻里说完便开始念诵新的咒语。

  感受着肉棒上传来的快感彷佛电流一样透过脊椎冲击着大脑,一波一波连绵不断。

  而相对於身体的快感,眼前的场景才更加刺激海斗的感官。

  一个绝色的美女身上画满变态的图案,嘴里说着淫秽的句子,不断摆动的身体为自己乳交。

  彷佛不把自己体内的精液榨出来就绝对不罢休一样。

  海斗快感的积累逐渐达到顶峰。

  「啊,麻里学姐。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样了。」「这是「大肉棒恶魔」在回应我的召唤,「大奶子乳交召唤术」就要成功了。

  海斗社员,等一下宝贵的恶魔精液喷出来的时候就是「大肉棒恶魔」召唤完成了,这可是珍贵的场面一定要记录下来。」

  满怀着激动的心情,麻里双手向内按住自己的胸部,力求让胸部能够更加紧逼的压住肉棒。

  疯狂的摆弄自己的胸部,发出了唧唧的淫秽声响。

  在麻里卖力的仪式下海斗感觉自己到底了快感的顶峰一声低哄后,埋没在麻里胸部中的肉棒开始了剧烈的颤抖,浑浊的精液在一瞬间溶出。

  早有准备的麻里张开大嘴一口一口的把喷射而出的精液给吞掉,即使这样还是有不少的精液喷射到了麻里的脸上和胸部上。

  吞掉了大良精液的麻里彷佛不满足一样,一口把海斗的肉棒含在不断吮吸着里面还没有射出来的精液。以确保全部精液都被吸食乾净。

  「哈哈哈,「大奶子乳交召唤术」成功了,异界的「大肉棒恶魔」终於被我召唤出来了。

  这就是宝贵恶魔精液了吗,太美味了」

  虽然被射了一脸,但麻里毫不在乎反而目不转睛的盯着被自己夹在胸部中的肉棒。只见射过一场的肉棒完全没有变软反而越发坚挺。

  「这次召唤出来「大肉棒恶魔」这么强大,看来以后的恶魔精液就不用愁了。」带着异样的语气,海斗适时的提问:「麻里学姐,恶魔精液是什么东西啊?」「恶魔精液是相当宝贵的顶级魔法材料。直接吃的话也能够发挥部分作用,比如让女人更加下贱放荡。可惜了胸部上和脸上的精液了,恶魔精液要是在射出来后不马上吃掉的话,效果会大打折扣的。也就只有子宫能够保存这么宝贵的精液」

  一脸平常的介绍了恶魔精液的用途,麻里认真的说道:「虽说,这次召唤是成功了,但我们不能保证每次都这么幸运。」

  「也就是说,要用到肉穴的契约的魔法阵了?」海斗的话立马的到了麻里的认同。

  「没错,最好的方法就是要让我的肉穴与「大肉棒恶魔」订立契约了。这样就能够随时召唤出「大肉棒恶魔」。」

  麻里爬上床跨坐在海斗的身上,海斗也顺势躺下,让麻里的肉穴能够更容易的压在肉棒上。

  麻里一边扭动腰部让自己的肉穴不断在海斗的肉棒上滑动,一边对海斗解说:「接下来我要使出的是名叫「处女膜开宫契约」强力契约。」「「处女膜开宫契约」?」

  「这可是是只有像我这样拥有下贱骚肉穴的处女,才能够使出「处女膜开宫契约」这种专门针对大肉棒恶魔开发的契约。」麻里停下了身上的动作,挺起腰部,用手把大肉棒恶魔引导到自己那完全没有被开发过的处女肉穴口。「我准备得差不多了,马上就可以发动。海斗社员你呢,摄像机摆好了吗?」

  海斗拿着摄像机,对准了两人即将完美结合的私处:「麻里学姐,我已经准备好了,保证把「大肉棒恶魔」插进学姐的肉穴里的画面完完整整的记录下来。」「很好。那么我记得破处的咒语是。伟大的「大肉棒恶魔」啊,在此时,在此刻。我下贱魔法使樱井麻里即将用我的下贱肉穴包容你,请在我的下贱肉穴里尽情的施虐,向我展示出你的力量。来吧」

  一段以气势磅礴的语气念出的淫秽语句后,麻里胯下一沉,让早就束势待发的肉棒瞬间贯穿了肉穴里那幼嫩的处女膜直达子宫口。

  「啊……」

  「啊……」

  同样的叫声出自不同的人,麻里是因为破处的剧痛而痛呼,而海斗则是因破处的快感的欢呼。

  感受到肉棒被剧烈收缩的腔肉不断夹逼摩擦得快感,爽得海斗差点握不住手里的摄像机。

  「好…好疼」插入肉穴的大肉棒不断撕扯着腔肉产生着一阵阵的痛感,但麻里强忍着这痛感开始了缓缓的抽插。

  深知破处的疼,海斗不禁对麻里担忧道:「麻里学姐,要不停一下,等痛感过去再…」

  「不…不行…不能停」麻里挥动自己的臀部,让肉能够不断吞吐海斗的肉棒。

  忍受着胯下传来的疼痛,麻里解释道:「「处女膜开宫契约」的第一步必须让「大肉棒恶魔」

  不断冲击子宫,这样做有三个目的。

  第一就是让「大肉棒恶魔」完全都沾满我的处女血,这样做能够让「大肉棒恶魔」知道,这个刚刚被破处的下贱淫骚穴的拥有者就是它的契约者。

  第二是让肉穴能够挖出「大肉棒恶魔」的形状,这样做能够让「大肉棒恶魔」意识到,契约者是一个足够下贱放荡的婊子,以此增加契约的成功率。

  第三点就是让「大肉棒恶魔」不断冲击子宫口,为最后的子宫契约做准备。」一边进行淫秽的解说,一边挥动臀部的动作越来越快。

  这淫秽的场面被摄像机忠实的记录了下来。

  且透过镜头可以看出,麻里痛苦表情开始消退,取而代之是享受性交快感的愉悦。

  「啊恩…好…好舒服…看来…肉穴已经…完全变成了…肉棒的形状了」海斗伸出空闲的左手揉弄着麻里那沾满了精液汗水的大胸部,胯下肉棒则是享受着对雌性徵服的快感。

  「麻里学姐的下贱骚肉穴太爽了,我感觉快要射了。」「是吗?那样的话,是时候执行最后的步骤了。」麻里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深吸了几口气。

  「最后的步骤?」

  没等海斗听到回答。只见麻里拉起自己的腰让肉棒除了龟头意外完全露出,然后用力下坐。

  「噗滋噗滋噗滋」

  彷佛听到了肉穴与肉棒快速摩擦得声音,海斗感觉到自己的肉棒一下子穿过了一个狭小的环口撞在了柔软的肉上。麻里与海斗都被开宫的剧爽给冲击得说不出话。

  「最…最后…的步骤就…是让「大肉棒恶魔」…插进子宫…里射精啊。」喘着粗气,麻里把抽插的动作改为摩擦不断扭动腰部:「必须让「大肉棒恶魔」意识到,我的下贱子宫能够完全保存它的宝贵精液才行。」「噗滋、噗滋」的声响传遍了整个教室

  胯下的快感让海斗情不自禁的不断挺腰冲击。

  「啊啊,麻里学姐,差不多要射了……」

  「要射了吗?好,我知道了。」麻里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面朝摄像机的镜头:「伟大的「大肉棒恶魔」啊,我的奶子证明了我的风骚,我的肉穴证明了我的下贱,而我的子宫也将证明我的放荡,请把宝贵的恶魔精液射进我这个放荡的子宫里,让强制的恶魔精液侵犯我的放荡子宫,在子宫里刻下你的印记与我定下契约吧。」

  一边说着内射宣言一边看到海斗即将射精,感受到在肉穴里上下挺进的火热肉棒传来了一跳一弹的脉动,麻里在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呜…射了。要射在麻里谢姐的下贱肉穴淫荡子宫里射精了。」「嗯啊…射吧…尽情的射吧…不用客气用尽全力把精液射进我的子宫里」最后龟头重重的冲击在子宫的嫩肉上开始了剧烈的喷射,浊白的精液一下一下击打在子宫壁上彷佛要把整个子宫都染成白色。

  「啊啊…精液…进来了…里面…子宫里。」

  麻里在剧烈的子宫内射中达到高潮,献出了自己的第一次潮吹。然后笔直的倒在了海斗的身上两人瘫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一边享受着高潮的余韵,一边慢慢等待体力的回覆。

  「麻里学姐,这算是成功了吗?」

  「应…应该是成功了。我起身来看看。」

  两人慢慢分开,感受到肉棒脱离肉穴时扯动的腔肉时又是一阵的颤抖。

  麻里双脚M 字打开,不顾自己刚被破处的肉穴暴露在海斗的眼里。直接把中指伸进去,彷佛在掏什么东西,最终掏出的却只有满手的淫水。

  麻里满脸开心的看着海斗:「一点精液都没有漏出来,看来「处女膜开宫契约」是成功了。」

  海斗拿起了刚刚因为高潮射精而扔到一旁的摄像机继续拍摄说道:「话说,麻里学姐。被「大肉棒恶魔」附体的话会不会有什么坏的影响的?」「好像会有点影响,「大肉棒恶魔」会不定时的出现,也就是说,海斗社员的肉棒会突然硬起来。」

  海斗适时惊慌的说道:「不不是吧,也就是说,我的肉棒会随时被「大肉棒恶魔」附身?这…这要怎么办啊。」

  「放心,不是还有我嘛的精液搾取出来就没有问题了。以后一旦大肉棒恶魔突然出现,海斗社员你马上来找我。用我这风骚的奶子,下贱的肉穴把「大肉棒恶魔」的性欲发泄出来就行了。」

  麻里理所当然的语气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一段看似普通的解答实际上是一段何等淫秽的求交尾宣言。

  「原来如此,看了以后要麻烦麻里学姐了。」海斗摇晃了一下已经完全恢复的肉棒对着麻里说道:「但是,学姐,你看现在…」见状麻里躺在床上,双腿M 字打开,双手把扒开了刚刚被破处开宫内射的肉穴:「刚刚说道到而已,「大肉棒恶魔」就出现了,海斗社员不要客气,请狠狠的用「大肉棒恶魔」肏我这个下贱的发出阵阵交尾气息的肉穴吧」海斗满脸邪笑用手扶着肉棒顶在了麻里的肉穴口上,轻轻一挺腰,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

  ————

  在此之后,海斗藉着「大肉棒恶魔」的名义不断侵犯着麻里,发泄着身体里的性欲。

  放学后的科室,休息的医务室,运动用品仓库,在学校的各处都留下了两人交合的痕迹。

  挂着清洁中的女生厕所,一阵阵肉体的碰撞声不断传出。

  在里面的一个隔间里,麻里的上衣已经完全打开露出了沾满口水的胸部,下身的内裤被脱了下来挂在了大大张开的大腿上,整个人躺在马桶盖上。

  而她的身前则是不断挥动肉棒在肉穴中不断抽插的海斗。

  「麻里学姐,真是不好意思啊。居然要浪费你宝贵的午休时间来帮「大肉棒恶魔」发泄性欲。」

  「你在说什么呢,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学姐的肉穴实在是太棒了,我要射了。」

  「射吧射吧,请尽情的射吧,但记得要射进子宫里哦。」在低声的哄叫后,浊白的精液再次注满了麻里的子宫。

  ————

  之后海斗多次施展催眠咒语,麻里的记忆早就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只要海斗愿意,不要说深吻打招呼,道别摸肉穴这种程度的尝试置换。

  就算是粗鲁的把麻里按在地上强奸。麻里也不会有过激反应,反而会全身心的配合海斗的抽插。

  社团教室里。

  麻里提起裙子把身下穿着的开洞情趣内裤露了出来。

  「海斗社员,我感觉子宫里的恶魔精液被吸收得差不多了,能请你用「大肉棒恶魔」帮我补充一下恶魔精液吗?」

  「当然没问题。」

  海斗挺起早就充血的肉棒,把麻里的一条腿挂着肩膀上,以侧身交的体位插进了麻里那极度湿润的肉穴里。

  就在海斗奋力抽插的时候。

  「铃……」

  海斗示意麻里不要出声。拿起手机接起了电话。

  「喂,找谁?」

  「嘿,海斗。放学后一起去打GAME吧。」

  海斗一边用肉棒冲击麻里的肉穴一边说道:「不了,我现在在进行社团活动呢。」

  「真是稀罕啊,你这家伙居然回去参加社团,我还以为你一直是回家部的呢。」「这个,这个的话……」

  「算了,社团活动玩得开心点啊。」

  挂断了电话,海斗一挺腰,让胯下的肉棒齐根没入麻里的肉穴里开始了剧烈的喷射。

  看着麻里被玩弄到高潮的母猪脸。海斗笑着说道:「因为社团活动很有趣啊。」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