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武侠小说

[武侠]吸精秘笈[作者:不详]



(一)
金陵城内,出现"女妖"。
"这是狐仙,专吸男人精液的!"打更六最先知道消息∶"药材铺梁春的儿子,就 是被吸掉了精,变成一只痨鬼!"
回春堂药局的大少爷梁乐生,是在初七晚遇到女妖的!
当时是初更,他尚在房内读书。突然,梁乐生感到窗外吹入来一阵香风。
"我觉得有些头晕┅眼花,这时候,窗门推开,跳入了一个女人┅"
他对父亲梁春说∶"她穿着淡蓝衣裙,面上蒙着黑布,只露出一双眼睛!"
"她的声音很娇,很好听,她对我说∶"公子,你太累了,姐姐来给你一点安慰好不好?"
"我跟着就迷迷糊糊的上了床,那姐姐坐在我旁边,伸手摸我大腿!"
"我┅下边被她碰到,马上就┅就硬硬的昂了起来,顶着裤裆!"
"她又柔声对我说∶'哟┅真不小呀。很粗壮的小东西┅来┅姐姐给你出火!'"
梁乐生有气无力的说∶"蒙面女郎解开我的裤带,将裤子拉┅拉了下来!她见到我的东西,爱不释手,她搓着我的小卵:'来,姐姐亲亲你。'她跟着就俯头,揭开一边的巾,用小嘴含着┅"
"这时,我已经无法忍了。'噢┅不好┅丢啦┅'我一阵抽搐┅"梁乐生面色微红道∶"我漏了!"
"但那个女人却一点也不闪避,'咕、咕'的将我喷出来的东西都吞了下肚,一点都没有剩!"
梁春皱眉喟叹∶"傻孩子,一滴精三滴血!鸡蛋都会变鸡仔,何况你的东西可以造人呢!唉,怪不得女妖吃个不剩了┅你┅你真傻!"
他拍了拍额头∶"你看过女妖的样子没有?"
梁乐生摇了摇头,跟着就咳个不停∶"她┅她┅吸完後┅面巾又垂回┅我┅自始至终┅没有┅见过她┅"
"哎!女妖事後又怎样?"梁春慌忙替儿子搓揉心口。
"她坐在我旁边,双手不停的按我小腹下,她手心会发热,按了一盏茶的时间後,我那里又再昂起。"
"唉!真蠢!"梁春一味叹息∶"色乃削肉利刀,女妖┅一共吸了你多少次?"
"到三更前┅她一共吸了我四次!"
梁春又气又急∶"她一共来了几晚?"
"一连三晚都来!身子是暖的。"梁乐生又咳杖。
"傻小子!"梁春骂起来∶"她吸了你的精,身子有了阳气,一定变暖的!"
梁春这晚睡在儿子的房内,又在枕下放了把铜刀,又预备了黑狗血。
"姐姐说我的精都出光了,她不会来啦!"梁乐生呻吟着。
女妖果然没有出现。
回春堂虽然平静,但两条街外王员外的宅子,就开始不安宁。
王员外的儿子亦准备县试,亦是挑灯夜读,这晚三更,当他读书读到有睡意时,一阵香风从窗外吹入。
"小公子,你累了,姐姐来安慰你好不好?"又是面上蒙着黑巾的蓝衣女郎。
王员外的儿子比较"正气",他怒斥∶"你这淫贱婆娘快走,我要叫啦!来┅"
"你敬酒不吃?"蓝衣女郎声音仍很娇柔∶"那就要吃罚酒啦!"她运指如飞,在王员外的儿子未叫出来之前,已点中他胁下。
王员外的儿子叫不出声,身子一麻就软倒!
蓝衣女郎抢前,一把抱起他,再将他放到软床上∶"你今宵活不了!"
王员外的儿子闭目待死!
"看看你的小家伙大不大?"蓝衣女郎并没有杀他,只是一手按到他的裤裆上。
王员外的儿子暗中念《心经》,想压抑欲念,但滑滑软软的手搓落那里,小东西无法不挺起!
"你怎逃得过?"蓝衣女郎又是娇笑,伸手解开他的裤带!
那小东西被她轻轻握住,红筋凸现,"怒"挺拔起。
"要你出得更多!"她伸手点了他小腹下数处穴道。
他只觉得几道热流在体内激荡,下边硬得像根柴!
蓝衣女郎的时又俯头,伸出舌尖,先在红彤彤的头上舐了两舐,再啜着┅吹着┅
"噢┅哦┅喔┅"王员外的儿子只忍了半盏茶的时间,丹田就发热,跟着就忍不住喷射而出。
"咕┅咕┅"女郎又吞下那些琼浆玉液。
他只觉得体内的热流源源而出,似乎停不了!
"噢┅噢┅噢┅你┅"王员外的儿子面上现出惊惶神色,他说不出话,但喉咙仍可发出声!
他的面颊开始凹陷,脸由红转青!
她伏在他肚皮上,似乎小嘴装不到那麽多,口角淌了不少出来!
她越啜越出,越吸越多┅王员外的儿子张睛凹陷,在她吸了一顿饭的时间後,他变成一具乾尸!
他是被吸尽精而死的!
王员外的儿子本来是略胖的,但死後尸身就缩短了尺多二尺!
翌晨,王员外才发现儿子的这件惨剧!
"我儿子是被女妖吸乾精液而死的!"他去报官!
郭康奉召来到王家。
这位金陵城的名捕头,看那尸身的肚皮上,留下几处乾了的精液,又仔细的看了尸身。
"贵州拜月教的吸精大法,又在中原出现?"他心里很惊异∶"拜月教已有好一段日子没有活动了,怎麽┅会跑到这里作恶?"
郭康验完尸,回到衙门,对知府表示∶"拜月教是一邪教,成员多是女子,她们喜欢舐吸男性的精,来增加本身的功力!"
"拜月教的教主是个女的,教内中人不喜欢吃肉,只吃素吸精,这次,她们重出江湖,一定有原因的!"
郭康顿了一顿∶"这帮妖女,多数喜欢在妓院躲藏,城内几间青楼,卑职准备去看看,假如有新来的妓女,一定与吸精案有关!"
这晚,郭康就来到怡春院,这是城内最大的,他换了便服,直入院内找到鸭母∶
"有没有新来的妓女?"
那鸨母是认得郭康的∶"大捕头,最近新来了两位北地胭脂,春蕊和夏荷,可惜┅捕头慢了一步,都给人包了!"
"谁包她们?"郭康面色一沉。
"是一个浙江来的盐商少爷,叫做林平之,他银两实在多得很,居然要两个小姐陪他!"
鸨母作出个神秘姿劣∶"这个林少爷,只不过是十八、九岁,生得俊俏非常,但想
不到这麽利害┅一次要两个女人才能顶得住!"
她眼睛眨了眨∶"他们就在天字第三厢,这时,大概在吃酒啦,这麽俊俏的男孩,有哪一个姑娘不喜欢?春蕊和夏荷这两个女娃,一定千方百计逢迎他的。院中的姑娘,都在猜林公子究竟┅利害到甚麽程度,可以一晚御两女!"
郭康装出着无其事的样子对母说∶"给我随便找个女的来,我这里有四钱银子,应该够花吧?"
"够!够!"母陪笑∶"捕头请坐,小姐就到!"
鸨母一离房,郭康就推窗而出,他一招"旱地拔葱"飘上瓦面。
"天字第三厢┅是这边了!"
郭康在瓦面逐厢细数,这怡春院他是十分熟悉的,终於,他来到第三厢。
他一招"倒挂金钓",双脚勾着屋檐,身子一弯,探身就看屋内情况。
里面有个十分俊俏青年。
他十分英俊,但身材稍为矮小,左拥着夏荷,右搂着春蕊,正在调笑,两个女的身上只剩下一个胸兜,下身的长裤已经褪去,露出两条粉光肉滑的大腿,穿着绣花鞋。
"林公子┅"夏荷要剥他的衣服∶"你穿得这麽整齐,怎麽玩呀?"
林平之在夏荷胸前摸了一把∶"你这小淫妇儿,只是喂极不饱!"
他手快的解下她的胸兜,夏荷两只小乳房豁了出来!
那双奶子浑圆、坚挺,虽然一手就可满握一只,但乳头小而带粉红,微微凸起。
"来,我要吃奶奶!"林平之一低头,张嘴就含着一颗奶头大口大口的啜!
"哎┅哟┅公子┅哟┅"夏荷将乳房大力的贴向他的面上,口里发出淫声荡叫。
那个叫春蕊的亦不甘示弱,她自己解开胸兜,松出两个较大的乳房来∶"公子,这边还有,我要你尝一尝!"
"唔┅唔┅"林平之的脸埋在夏荷的胸脯上,根本无瑕去看春蕊的,他随便的用手握着她的一颗奶子,用掌心的热力去烫、去磨春蕊的乳头。
两女的小腹贴在他腹上,不断摆动、磨扭。
"今晚,本公子就先干夏荷!"林平之啜了一盏茶後,松开了嘴。
夏荷眉丝细眼,乳头发硬凸起。
"我不依!"舂蕊呶长小嘴∶"要玩,三个人一齐玩!"
"好,好,你们两个都张开腿躺在床上,本少爷轮流给你们每人十下,看谁先捱不住!"
郭康看到这里,忽然听到远处有女的叫∶"郭大爷?你去了哪?"
习武之人,耳目比较灵敏,郭康知道母带妓女入房,自己不宜逗留,只好耸身爬到瓦面上,快步走回。
"喔!来得这麽快,大爷还没上完茅厕,你就来了?"郭康抽了抽自己裤头。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