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武侠小说

[武侠]碧玉鸳鸯扣[作者:逍遥淫子]



小弟第一编情色武侠,一改前人作风,将性技融入武功,再加乱伦情节,希望受欢迎,希望大家多给意见,否则很难写下去
第一回:传功

“花心,玉扣,左肉壁,再刺花心”,只听到练功房中传出一女子的吆喝声及一极重的呼吸声
只见房内东首站着一中年妇人,口中不停叫喊,房中间站了一十七八岁的男孩,该男孩双眼被蒙起,身穿一件白衣,白衣下身摺起,下身什么都未穿,光着屁股在用力向前挺。原来在这少年前放了一个假人,这假人用牛皮做成,只是下阴位置做得异常精细,跟一般女人牝户没有分别,大小肉壁,花心,以及那在牝户顶的玉扣都做得一丝不拘,那妇人叫那一个位置,少年便挺起肉茎刺去,大约有一盏茶的功夫,少年气息渐沉,那一下花心便刺了在肉壁上拍的一声,那妇人便打了少年一耳扣子,口中大骂“没用的东西,才一盏茶便不支了”
那少年不敢动弹,只是小声回了一句“妈,孩儿知错了………”
那妇人说:“除下黑布,看看自己的得性”
少年乖乖的除下眼上黑布,看了一下自己的玉茎,不禁低下了头,玉茎龟头已呈深紫色,马口已流出不少淫水,看样子不出三十下抽送,便要了泄了
那妇人再说:“一个假人都不能抽送三百下,嘿,要是换了老娘的玉洞,你三下也过不了,更何况找那贱人报仇”
“唉,当年你爹的逍遥十二鞭,不知吸尽几多女侠阴精,多少英雄的阳精也被他尽数吸去”
“去,再去练玄冥功”
男孩说:“是”,转眼便有仆人端上两盘水,一盘是刚烧好的开水,另一盘是用地牢藏冰溶开的雪水,那仆人将两盘水放在少年前,用手托起少年的玉茎,用勺子盛起一勺冰水往玉茎上一倾,换了是常人,玉茎必收缩无疑,但少年之玉茎不但不缩,反而龟头现深红色,比起刚刚要泄的样子更俱挑战性。
那仆人马上用勺子盛起开水往那玉茎淋下,少年面色不变,玉茎依然挺拔,如是者冷热互淋差不多一百回,少年的玉茎依然硬孛孛
那妇人此时面上才有一丝笑容,说到“来旺,继续帮少爷练三百回”,对那少年说“明儿,这才像个逍遥庄少座主的样子”,说罢便走出房去。
这座名叫“丁家堡”,庄主原是外号“乐不思蜀”丁子弁的庄子,这丁子弁是逍遥派的弟子,逍遥派原名“逍遥教”,由西域于东汉时传入中土,武功怪异,注重阴阳采补之道,派下男女弟子,除习武功外,更以“阴阳双收”为内功基础,男女乐悦间互采其精,以达强身延寿之效,但后来由于杂交太多,反而影响其力,以至男衰女竭,更被人灌以“大被教”之名以笑其杂交之俗
东汉未年,逍遥教主司马燃一改其教法,主张“采补有方,双修共悦,不滥不限,造福万民”,教中上下杂交大减,而以“阴阳双收”为本,更自创“逍遥十二鞭”,即玉茎十二种刺法,加以遥派教本身武功,自成一派,改称“逍遥派”。
此时,天下混乱,群豪并起,逍遥派参与王巾军之起事,但终为袁绍,曹操等围剿,司马燃突围,率数百弟子逃入深山,司马燃不久便病逝,由于没有儿子,只有一独生女司马若水,众人便立司马若水为掌门,这司马若水武功及采补术尽得其父真傅,更冰雪聪明,自创“妙兰六手”,此六手有三十六变化,任何男子之阳物,被此六手一弄,便阳精尽泄,江湖上未有人能在五手以外而不泄,司马若水是女子,这“逍遥十二鞭”当无法练,但自创了“玉门法”,其精妙处可以于交沟时使阴户收放自如,阴道可收紧及增加吸力,如胶如漆,寻常男子被其一吸,鲜有不泄者,如硬要强忍,“玉门法”会发出更大吸力,轻则连泄伤身,重则精尽人亡
而“逍遥十二鞭”则由派中男弟子依司马燃遗下秘笈修练,但众人资质所限,鲜有弟子练成全十二式,“逍遥派”精于采补练丹之道,也不用打家劫舍,光是帮人看病卖丹已可衣食丰足,那时男人多有数房妻妾,很容易患上“色痨”,如果找上“逍遥派”帮忙,便会遣出一男一女弟子,上其府上,教其及妻妾“阴阳双修”之道,收入甚丰。
传至南宋,这“逍遥派”已名满天下,弟子分布大江南北,这丁子弁便是“逍遥派”数百年来第一位可以练成“逍遥十二鞭”的男弟子,但他生性放浪,又好杯中物,便是不想当掌门,娶了同门师妹江小月,搬到杭州建庄自住,闲时不收徒弟,只爱和妻子双修,和朋友饮酒,不久便生下了独子丁天明,便是那练功房内的少年,而那妇人便是江小月,丁天明的母亲。江小月刚才催促丁天明练的便是“逍遥十二鞭”。
这丁子弁数年前到关外访友,回家途中,不知如何得罪了“辽东神女”龙应儿,被龙应儿施出独门功法,吸得精尽人亡,客死异乡,龙应儿得势不饶人,领其师兄“阴阳剑”屠英伟,来到“丁家堡”将江小月制服,屠英伟和江小月交沟足足三天,本来江小月的“玉门法”已修得不错,数次要将屠英伟吸泄,但因龙应儿在旁相坐,而丁子弁的母亲刚巧上山参禅,世孤力弱下,自已反比屠英伟弄得连泄十二次阴精,功力大损,休息数年而只能回复七成功力,所以更加恨上加恨,催迫儿子苦练“逍遥十二鞭”,以报父仇
话说那江小月走出练功房后,便走到内园一处小屋,屋内有十数少年及二姑娘在练功,有的挺住肉茎在刺假人,有的在练手脚上功夫,有两名挺起玉茎向躺在地上的两名少女的牝户中抽送,但见两少女面不红,心不跳,用大小玉唇一收一放,丝毫不落下风,他们一见丁小月入来,都叫了声“师父”,
江小月唔了一声,叫到“天儿,能儿,雪儿,和儿”,马上有四名少年应声上前,这些都是在丁子弁死后收的徒弟,一来自已要有阳气修练,二则多收弟子以便报仇,这些少年都是十或十一岁入门,满十二岁江小月便帮他们破瓜,以吸童子第一次阳精,童子第一次阳精是最纯阳之物,江小月一以其养伤,一化成阴精传给儿子。
江小月看了那四少年的玉茎,都是直直的,虽不大但龟头已涨成深红色,心下一乐,说道:“你们四个,今天师傅帮你开窍”四少年面上大喜,开窍即是破瓜,之后便可和女弟子“阴阳双修”,一起应道:“谢师傅”
当下江小月领四少年到了练功房,丁天明已练完玄冥功,正在用玉茎刺向假人,一见母亲带了四名小师弟入来,便知母亲要传功给自己,当下便停下,四名少年叫到:“大师兄”

丁天明笑道:“好啊,今天师傅帮你们开窍了”
说完便坐下调息,江小月道:“能儿,你躺下”那名叫能儿的少年便躺左地上,玉茎仍然硬挺,江小月用手拣起白袍,完来其下身什么都没穿,一双丰膄的雪白大腿,中间的牝户外玉唇现深啡色,但比一般人厚,内玉唇呈粉红色如少女一般,大小玉唇中的肉缝更是嫩红欲滴,五名少年不禁吞了啖口水,丁天明虽不是第一次见母亲的牝户,但仍暗暗喝采,心道:“娘的穴真不愧为”逍遥玉门“,完来江小月在逍遥派中,牝户以湿,温,紧,香,红名列逍遥玉门第一位。
江小月用手在牝户口弄了一弄,便一坐到能儿身上,手一抜,能儿整条肉茎便没入牝户中,一道热力由师傅牝户中传来,说不出的舒服,江小月一摆肥臀,便抽送起来。
能儿叫到:“啊,师傅…………啊”但觉师傅牝户内如湿紧的小路,将玉茎紧紧吸住,江小月只摆了六七下,能儿便大叫:“师传………………………”
一股至纯阳精便喷出直入花心,江小月提肛,吸气向后躺下双手撑起肥臀,运起内力将阳精吸尽,约一盏茶的功夫,只见江小月舒一口气,叫道:“天明,来吧”,丁天明等了很久了,急不及待地抱住母亲,将母亲一只脚放在肩上,手扶玉茎推送入母亲的牝户中,好一招“马摇蹄”
江小月啊的一声道:“好儿子,这一招”斜刺花心马摇蹄“有你爹五成了”
当下丁天明不作声,抽送了一百下,然后将母亲另一只腿也放到肩上,成“海鸥翔”之式,可是并不深插,只是送入约一个龟头,此仍刺激花心的最好方法,问道:“娘,舒服吗………”
江小月运起玉门法抵挡,但仍被儿子的玉茎肏得畅快非常,叫道:“好儿子,你用的好…………啊”
四少年望见大师兄和师傅过招,都不出声,心中不禁配服大师兄的功夫
但见丁天明抽送间,江小月突然拉开上身,露出一对白大乳房,丁天明叫:“娘,干吗?”
江小月道:“要…………要试一试我儿的真功夫”,原来“逍遥派”同门之间比试都不会将女方上衣脱去,是怕男子定力稍差,便太快泄阳精,而女方阴精未喷,倒损了男方之功,江小月如此做便是要试一试儿子的定力。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