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同事小说

公关公司的提拔

自从上次和老赵吃了饭,我就再没走出家门。但今天我必须出去一次,因为方便面只剩下最后一包了。我
懒懒的从床上下来,好歹洗了洗脸,穿上运动服默默的从家出来。
深秋的季节更显萧杀,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杨树叶,走在上面“咔咔”作响。虽然是晴天的午后但也让我
感觉出丝丝凉意。路过老赵经常等活儿的地方我特别观察了一下,老赵的车并没停在那里,看样子又出去
拉活儿了。我心里有一股怨气,王总这不是耽误我们的时间吗?如果公司不行了,干吗不痛痛快快的解散
?也省得我们惦记,这么一天天的耗下去算咋回事儿?忽然我又想到了丁颖,丁颖还是果断的,人家攀了
高枝儿,说走就走,估计现在在上海应该过得不错,有钱花,有好东西吃。我这算个啥?整天啃方便面!
难道没了你王总我就过不下去了?!我不信!
想到此,我忽然来了精神,快步从小卖部里出来,手里拿着方便面一边回家一边盘算,我打算再等三天,
如果还没王总的消息我就出去另谋高就,这也算是给王总一个交代,毕竟这么多年跟着她多少还是有些感
情的。
想着想着回到家,我无意打开手机一看,有三个未接来电,再一看号码竟然是王总的!我急忙回拨了过去
:“哎!王总吗?是我,小沈。”
“你干啥去了?给你打了三个电话咋都没人接?”王总口气里带着责备。
“对不起王总,我刚刚出去一下,忘记带手机了。”我急忙解释。
“行啦,不怪你。我给你打电话就是告诉你一声,明天晚上你跟我出去一下,吃个饭。”王总说。
王总的话简直让我有点儿受宠若惊,我强忍着兴奋的心情说:“好好,您说,几点?”
王总说:“明儿晚上六点,我开车过去接你。”
我急忙说:“好,我一定打扮好了等您。要不要我穿得妖点儿?”
王总说:“没外人,就咱俩,总之你穿得整齐点儿就是了。”
放下电话,我心情大好,心想:王总突然请我吃饭,必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跟我说,现在丁颖去了上海,公
司里的老人儿也就是我辈分最老了,王总联系不上丁颖,当然有重要的事情必须和我商量!
我越想越高兴满心期待着明天。
转天,我早早便起床,胡乱吃了些早点,然后把房间好好收拾了一下,衣服也洗了不少,晚上有王总请客
我自然省去了中午饭和晚饭,这些日子方便面真是吃腻了,再也不想吃了。
下午的时候我洗了个澡,然后坐在梳妆台前化了妆,虽然不知道王总会带我到哪里吃饭,但听她说让我穿
得整齐点,我料想这档次应该不低。因此我特意穿着一身黑色的女士西装,下面是一条黑色的直筒裙,黑
色的连裤丝袜,白色的高跟鞋,拿好手包对着镜子一照,还真有点儿高级写字楼里的白领丽人的样子,我
又找到了从前的感觉。
六点整,我准时下楼,但没想到王总的车已经停在那里了。
看到王总从车里向我招手,我急忙一路小跑,上了车我说:“王总,您早来了?咋不给个电话?让您等这
半天。”
几天没见,王总还是那么干练,一身棕色的女士西装,下面是一条褐色的女士长裤,脚上一双镶钻的黑色
高跟鞋,露出肉色丝袜的脚面,显得特别精神。
王总看了看我,笑着说:“没事儿,我也是刚刚才到。”
说着,她抬手摸了摸我的脸蛋,和蔼的说:“这几天没见,你咋就瘦了?”
王总这话顿时让我感到无比温暖,这些天的焦虑、委屈一起涌了上来,我的眼睛都有些湿润,委屈的说:
“王总...您不知道,这些日子我都是怎么过来的...”
王总见我动情,安慰我说:“好啦,好啦,一切都过去了。走,今儿我请你吃饭,也算是补偿补偿你,另
外我也有些事情跟你商量。”
王总说有些事情要和我商量,让我欣慰无比,我急忙用力的点点头。
到了目的地我才发现王总请我吃饭的地方竟然是敦化路上的天宝楼!这地方我虽然来过,但也仅仅是作为
陪客,在来安,天宝楼是数一数二的高级酒楼,擅长做鲁菜。下了车,我陪着王总走了进去。一进门就有
两位穿着得体的漂亮服务员迎上来,王总没说话,只是从上衣西服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的金卡递了过去。
服务员一见金卡,急忙恭敬的用双手接过来,转身到前台划了一下然后迅速走到我们面前恭敬的递给王总
,笑着说:“您是我们天宝楼的贵宾,谢谢您的光临。”
王总点点头说:“开个单间儿吧,就要芙蓉厅。”
服务员急忙点头,然后带着我们上了二楼。开了房间,我和王总先后走了进去,一进屋就闻到一股淡雅的
清香味道,屋里装修得十分典雅。
王总一屁股坐在正座上,我坐在王总对面。服务员送上菜谱,王总说:“先上一壶毛尖吧。”然后她把菜
谱推到我面前笑着说:“小沈,你点吧,爱吃啥你就点啥。”
我一听,急忙说:“王总,我哪会点菜?还是您来吧,我吃啥都行。”
推让了半天,还是王总点菜,王总随意点了几个,茶也送到了。我急忙起身拿着茶壶给王总满上,然后才
重新坐下。不一会儿的功夫,菜都上齐了,满满一桌,冷热荤素都有,十分丰盛。王总招呼着我吃菜,我
也的确饿了,一边和王总聊着,一边动起筷子来。
王总笑着问:“小沈,你跟了我不少年了吧?”
我吃了口菜急忙点头说:“我从大学毕业就跟着您了。”
王总点点头,给我夹了块肉说:“公司里啊,那些新来的人,我都信不过,唯独是你还有几个老部下我信
得过,你们才是自己人。”
听了王总这话,我笑着说:“这也是王总您体恤我们,所以我们才能跟着您这么久。”
王总点点头说:“论起资历来,丁颖第一,除了她以外就是你了,怎么说你也是公司的元老。”
我一听王总提到丁颖,刚想说什么,王总却说:“可恨丁颖那个小婊子!看咱们公司刚碰到点儿困难她就
先溜了!操她妈的!”
看王总生气的样子我心里偷偷好笑,心说:丁颖骂你是老婊子,你骂丁颖是小婊子,其实你们都是婊子,
咱们这个丽人公关公司就是个婊子公司。
我强忍着没笑出声儿,装作吃惊的说:“咋?丁颖另谋高就了?!”
王总一翻丹凤眼说:“你不知道?”
我摇摇头说:“她咋会告诉我?”
王总恨恨的说:“前儿我接了她的电话,她说她要去上海了,找到新东家了,还骂我无情无义,说什么我
拖欠她的工资奖金,说得那叫一个难听啊,给我气的!我当时就跟她对骂起来。”
我没想到丁颖去上海之前竟然还跟王总大吵了一次,瞪大眼睛说:“有这事儿!?丁颖那婊子也太过分了
!”
王总刚吃了口鱼,一听这话把筷子往桌子上“啪!”的一摔,气哼哼的说:“小沈,你不知道,我当初对
丁颖多好啊!真是把她当自己女儿看待,咱们公司最早的时候公关部只有她一个人,我怕她忙不过来,就
把自己也搭上了,出活儿的时候,好几次都是我给她打下手!!小沈,你也打过下手,你应该知道,打下
手的没好活儿,又脏又累,最后还不讨好。你说,我一个公司老总,给她丁颖打下手,我对她怎么样?!
小沈,你凭良心说!”
要是王总不说,我还真不知道王总竟然和丁颖之间还有这种烂事儿!回想上次我去土地局给丁颖打下手的
经历,也真是难为王总了。
想到这儿,我放下筷子气哼哼的说:“操她妈的丁颖!烂货!竟然让王总您这么高的身份儿给她打下手!
我要是早知道早就大嘴巴抽她了!”
王总见我也急了,气哼哼的说:“对!就该抽她!说什么我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操她妈的!小沈,你说
王总我是那种人吗?”
我急忙说:“当然不是!王总您为了我们大家的生计受了多少委屈,吃了多少苦,公司里的人谁不知道?
您别生气,跟丁颖那个万人操的烂婊子不值得!”
说着话,我又忙着给王总布菜。好一会儿,王总才长长出了口气,她掏出一根烟点上,使劲吸了一口说:
“小沈啊,我后悔啊,后悔看错了人,丁颖那个白眼儿狼,全公司我只给她配了车,对她这么好,最后她
竟然这么骂我,我能不伤心吗?”
我心说:谁让你对她这么好的!活该!
心里这么想,但我嘴上却说:“王总,您别伤心,丁颖那样随她去吧,公司里的人心里都明白您是啥样的
人,除了那个疯丫头以外,没人敢这么误解您。”
王总听了点点头,似乎气儿顺了一些,她使劲抽着烟,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趁着这功夫,我偷偷的吃了
几口菜,咸淡合适十分可口。忽然,王总掐灭了手里的烟头,长长吐出烟线说:“我最近感觉身心疲惫,
总是打不起精神来,想去外面散散心,可公司里还有一堆事情,我也放不下,今儿就是跟你商量这个事儿
。”
听王总这话,我心里一动,感觉似乎说到正题上了,急忙全神贯注起来。只听王总继续说:“你也知道,
前阵子咱们公司几乎停摆了,许多案子压在那里,最近我通过人脉打听,似乎形势有所好转,咱们也能重
新做事了。”
王总这话就好像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我顿时精神抖擞起来。
王总看着我说:“小沈,你觉得如果我暂时退居二线,谁能替我独当一面呢?”
听着王总的话,我脑筋快速旋转,心想:王总要是心目中没有合适的人选干吗今天偏偏请我吃饭?而且还
是到这么上档次的地方?若是王总没认定选我,又何必这么费劲儿?在车上,甚至打个电话就能解决的问
题干吗搞这么复杂?可如果王总已经认定我能独当一面又何必问我呢?
想来想去,我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只好说:“您要是让我说,我觉得会计部的刘会计老城持重,人也稳
当。她....?”
王总听了,摇摇头说:“刘会计太迂腐,没有魄力,再说她也不太了解业务上的事儿,不行。”
王总否定了刘会计,又增加了我一成把握,我继续说:“要说业务这块儿,苗倩虽说是个新人,但年轻有
朝气,人俊活儿好,也精通业务。”
王总听了,冷笑了一声说:“她?我根本就没拿她当个自己人。就冲她跟丁颖那个骚货走得那么近乎,就
不再考虑范围内。”
王总又否定了苗倩,我顿时觉得信心满满,因为在我印象中,也就是这两个人算是我的竞争对手,除此之
外就是丁颖,但丁颖已经出局了,那剩下的就只有我了。虽然优势很大,但我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只好笑
了笑说:“那我也不知道了。”王总冲我微微一笑问:“小沈,你就不想想我今儿为啥偏偏请你吃这顿饭
?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儿,这一点你还想不明白?”
王总这话听得我心里咚咚直跳,我感觉脸上发烫顿时有些紧张。
我看着王总说:“王总,我...我是怕担不起这么重的责任,怕辜负了您..”
王总冲我微微一笑说:“没有人是天生当领导的材料,当领导的都是锻炼出来的。我深思熟虑,这公司里
也就只有你能让我放心,也就只有你能独当一面!”
盯着王总的表情,我知道王总没和我开玩笑。回想昨天,简直是天壤之别,就在昨天,我还为自己的生计
发愁,可今天却犹如三尺杆头更近一步!丁颖的巧合出局竟然让我成为了王总的接班人!
想到这儿,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流了下来激动得说:“王总...我...我都不知道该说啥了...”
王总看着我激动的样子竟也眼眶微微湿润,点点头说:“小沈,其实这也是你应得的,你跟了我这么多年
,吃了这么多苦,为公司出了这么多力,你不像丁颖,白眼儿狼!你对我、对公司一直忠心,这些我都知
道。我今天就正式任命你为丽丽公关公司的总经理!”
听到王总的正式任命,我心情无比激动,激动得我甚至想跪下给王总磕几个头。
王总继续说:“既然任命你当总经理,那自然你的工资要涨,我的意思是给你的工资按照目前先涨三倍,
然后给你配辆车,就把我现在开的那辆别克给你用吧。另外,公司里的人事任免权也给你。总之,你就是
我的接班人。小沈,你看我这样安排你还满意吗?”
王总的这番话已经让我感动得说不出话了,我只能一边哭着一边用力点头。王总看着我,笑着说:“我也
不求你感谢我,只是你别像丁颖那样骂我就行了。”
这话刺激了我,我急忙擦干眼泪向王总表白说:“王总!您就是我永远的领导!我永远都听您的话!虽然
您把这千斤重担交给了我,但我永远是您最最忠诚的...”我实在想不起什么更好的词汇,顺口说:“我
永远就是您身边最最忠诚的一条狗!您让我往东,我就不往西,您让我跪着,我就不撅着!我绝对不会像
丁颖那样当白眼儿狼!我要做您身边最忠实的一条狗!您让我干啥我就干啥!绝无二心!”王总听了我这
番表白开心的笑了,她说:“小沈啊,虽然你这话糙了点儿,但是理不糙,说得好!这样我把公司交给你
也就放心了。”
说着,王总重新拿起筷子冲我说:“来,吃菜,吃菜,一会儿都凉了。”
接下来的气氛十分融洽,我忙前忙后又是给王总夹菜又是给王总倒茶,心里却不停憧憬着未来。
忽然,王总“呦”了一声说:“我这脚踝咋这么酸?”
我一听,急忙走到王总跟前蹲下身问:“王总,您脚哪里不舒服?”
王总伸出左脚用手扶着说:“感觉脚踝有点儿酸痛,我这脚踝年轻时候伤过一次,现在动不动就疼。”
我一听,急忙用双手把王总的左脚捧在怀里轻轻褪去高跟鞋然后翻起裤腿摸着她的脚踝问:“是这里疼?

王总点点头说:“没事儿没事儿,别管它了,起来吃饭吧。”
我急道:“比起吃饭,当然是王总您的身体更重要,脚踝疼怎么行?来,我给您揉揉。”
说着话,我调整了一下姿势双腿跪在王总面前,把王总的左脚轻轻放在我的大腿上然后把脚上的肉色短口
丝袜褪下来放到一边,随后用两只小手托着王总的脚踝揉了起来。
王总见我用心,也不再推让,一边吃菜一边说:“你们年轻人啊,年轻的时候要多注意保养,等上了年纪
不受罪,我就是年轻时候不注意保养,落得一身病。”
我抬头笑着说:“您那是为了事业操劳的,哪像我们整天像个孩子似的不懂事儿。”
王总低头看看我,笑着说:“你也别说,在我眼里你还真就是个孩子。”
听王总这话,我更高兴,讨她欢心说:“不,我就要做您身边的一条狗!您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王总眼里放出亮光,笑着问:“小沈,你还真想当我的狗啊?”
我忙正色道:“您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心吗?”
王总笑着点点头说:“那好,那...”
王总想了想突然笑着说:“来,你先给我叫一个。”
我脸上一红,但也不敢犹豫,急忙冲王总“汪汪”的学狗叫,顿时逗得王总开心的笑了。
王总越开心我就越高兴,只有把她哄开心了我才能获得更多的利益。捧着王总的臭脚我忽然心血来潮,一
低头,小嘴儿一张,含住王总的大脚豆用心的唆了起来:“嗯...啧啧啧..”我把王总的大脚豆当做鸡巴
头儿一样细心的唆了着,柔软的舌头围绕着脚趾打转顿时让王总十分舒服。
王总假意说:“你这是干啥....?”但也仅仅是说说便不再阻拦我了。
她掏出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吐出长长的烟线舒服道:“嗯,小沈啊,你很乖,知道怎么讨我欢心,我就
喜欢你这点!”说着话,王总还用手轻轻拍了拍我的头。
得到王总肯定的答复,我更加卖力气,一根一根的将王总每根脚趾都唆了得干干净净十分光滑,唆了完脚
趾还伸出柔软的舌头开始舔脚缝,舔着舔着我竟然觉得屄里阵阵发潮发热竟然流出了一股子淫水儿。
“嗯...好..”王总用脚在我嘴里拨弄,三个脚趾插进我的小嘴儿里来回翻弄让我的香唾都流了出来。
“来,活儿细点儿!”王总说着话抽出脚趾却把脚心顶在我脸上,我忙捧着王总的脚,伸出香舌从脚后跟
儿开始舔起,慢慢舔到脚心。这种情景让我想起了许多年前我刚刚进王总公司时候被她调教的回忆,那时
王总常常独自给我“开小灶”让我陪她一起观赏色情录影带,然后还传授给我许多操屄的技巧,我也经常
在王总的指挥下用她的身子做模特进行训练。做我们这行的不但要会取悦男人还要懂得取悦女人,虽然听
上去有些变态,但这就是现实。
转眼间舔完了王总的一只脚,王总顺势将另一只脚也送到我面前,我乖巧的继续为她服务着。
“呵呵,小沈啊,你这口活儿精进了许多啊?”王总笑着说。
“这还不都是您调教得好?”我吐出王总的小脚趾说。
王总摇摇头:“我不过是领你进门而已,这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
说着话,王总掐灭了烟头,她吃了口菜看看我忽然笑着说:“来,你围着这桌子爬一圈儿,对了,要像狗
一样爬。”
王总的话就是命令,我急忙四肢着地围着桌子爬了起来,王总看着我的样子哈哈大笑说:“好!有意思!
接着爬!不许停!”
看着看着,王总从椅子上站起来,她快步走到我的身后一弯腰将我的直筒裙撩到了腰部,顿时我那被黑色
连裤袜包裹着的大肥屁股暴露无遗,王总定睛一看竟然发现我只是穿着连裤袜里面并无裤衩儿,笑骂道:
“骚货!跟我出来都不穿裤衩儿!我又没长鸡巴操不了你,小沈啊,你咋这么浪呢!”
王总一边说笑着一边伸手从后面掏进我的裤裆里顺手一摸,这下可好,我刚刚流出的那些屄水儿顿时蹭了
王总满手都是。
“哎呦我操!冒水儿了!我操你的!舔我臭脚丫子也能让你冒水儿!我操你的!待会儿让你跟我的臭屁眼
子亲个嘴儿你还不就高潮了?!哈哈!”王总开心的笑着,从我身上找到了乐子。
她继续探手摸着我的屄说:“可惜我没长鸡巴,要不就你这样的,操死你都不多!哈哈!”
我此时已经不想说啥,只觉得王总的小手儿在我的屄上又摸又蹭弄得我十分难受,不禁微微哼出了声儿。
王总越发疯起来,她冲我说:“来!你再把腿分开点儿。”
我听她的话又把两条大腿用力分了分,王总用手在我的屄上“啪啪”使劲拍了两下,顿时淫水儿四溅。三
姨直起身绷直脚背一抬腿“啪!”的一下不偏不倚,结结实实的正好踢到我的屄上!顿时踢得我“哦!”
的叫了一声直翻白眼儿!我只觉得屄里一阵酥麻一泡热尿就要憋不住了。
“快爬!”王总在后面大声说。
我急忙答应一声迅速的往前爬,我一边爬一边回头说:“王总,我不是丁颖,我是您身边最忠实的一条狗
!”
我这话却触动了王总的霉头,王总听“丁颖”这名字就气儿不打一处来,她瞪着我凶狠的骂:“你跟我提
那个浪婊子干啥!气死我了!”
说着话,王总再次抬脚“啪!”的一下又是结结实实踢在我的屄上竟然踢得我屁股直哆嗦!我颤抖着叫了
一声说:“王总,您要是想出气就把我当成丁颖吧!”
这下更让王总来气,我三番两次的提到丁颖几乎把王总逼疯了。就这么着,王总紧紧跟在我后面,一下一
下抬脚踢着我的屄,她下脚又狠又准每次都踢得我嗷嗷乱叫好不热闹!
“啪!啪!啪!啪!..”王总左右脚连续开弓,脚背重重拍在我的屄上,我再也忍不住“呲!”的一下一
股热尿喷了出来,热尿顺着我的连裤袜乱喷,一直喷到了大腿上、地面上。
王总见竟然踢出了我的尿,这才开心的哈哈大笑说:“哈哈..尿!尿!...哈哈..逗死我了!哈哈...”我
强忍着一边继续爬一边喷着尿。心里想着只要王总开心高兴我的目的就达到了。直到王总玩儿够了,她这
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冲我说:“行啦,起来吧。”
听了王总的话,我这才从地上慢慢站起来,感觉腿都酸了。王总笑着看看我,见我的大腿上都是尿,笑着
说:“你快把袜子脱了吧,骚哄哄的。”
我点点头不好意思的把连裤袜脱下来,刚想处理一下,王总却一伸手冲我说:“给我。”
我惊讶的看着王总问:“您...要这个干啥?”
王总说:“你别管,快给我。”
我只好把手中湿漉漉的裤袜递后她竟然将最湿润的部分放给王总,王总接过来竟然在鼻子底下使劲闻了闻,然后又另我吃惊的伸出了
舌头舔了舔,最进小嘴儿里使劲吮吸了一下,这才笑着说:“你个小骚货!真
够骚的!”
要知道,那上面可都是我的尿啊!看着王总的动作我有些发呆。
最后,王总舔了舔嘴唇把丝袜扔给我说:“扔了吧。”
我这才回过神儿来迅速将裤袜扔进墙角的垃圾桶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